國產一級爽快片無碼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大鵬和秀巧兩口子自從搬入新居之后,經常都聽見包租的淑君和旺財兩夫婦大吵特吵的,幾乎吵到天亮才罷休。他們吵得左右鄰居都不能入睡。尤其是大鵬兩夫婦更加難過。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被人如比吵過,現在一旦聽到吵鬧聲音,更加不能入睡了。而且他們又是一對新婚夫婦,聽到此種聲音,不禁感到驚奇。
      旺財和淑君為什幺事吵呢?原來淑君是一個天生奇異的女人,她的陰戶生得十分闊大,而且子宮又生得非常深入。而旺財呢?他的陽具,卻生得小得可憐,而且很短。所以在性生活方面,旺財就不能使淑君滿足了。
      每當淑君要求旺財行房的時候,旺財就有點懼怕起來。他總是戰戰兢兢,常有臨陣退縮之表現,而淑君就覺得十分吊癮。
      及至玩至旺財高興的時侯,那條肉蕉硬了,然后插到淑君的陰戶里去,淑君卻覺得一只老鼠走入大洞似的,她感到空空無物,且毫無快感可言。
      所以每當旺財和淑君相好的時侯,淑君必定會大罵旺財,甚至大吵特吵,大鬧特鬧的,把通屋子的人都吵醒了。不過如今屋里人都習慣了,倒也不覺得有什座難過之處??墒切聛淼拇簌i兩夫婦呢?因為他們沒有習慣這種吵鬧的聲浪,所以就覺得奇怪起來。
      他們奇怪的是什幺呢?原來他兩夫婦也是一對陰陽兩俱不合的冤家。
      這天晚上,大鵬睡到半夜的時候,忽聽到隔房有聲響,側身再聽清楚一點時,聽到淑君對旺財道:“喂!快上來開波吧,我的底下癢得很了,老公快點用幫我止癢吧!”
      旺財道:“今晚我不想做了!”
      淑君怒罵道:“什幺?你說什幺話!你是什幺意思?不想作我?你這話從何說起。你是我的老公,我是你老婆,你不應該盡責任嗎?”
      旺財道:“不是我不盡責任,而是每次干你時,總被你大罵一頓,難道我盡了責任還要挨你的罵嗎?”
      淑君道:“哎呀!這話虧你說得出來,你學人做什幺男人?一個妻子都不能慰籍,虧你還是男人呢!”
      旺財道:“我可管不了那幺多!”
      淑君道:“我也管不了那幺多!你趕快脫下褲子吧來弄吧!否則,我就偷漢子勾男人,看你戴綠帽,才覺得舒服吧!”
      旺財一聽老婆要讓他戴綠帽,他就驚慌起來。他馬上對太太說道:“好!好吧!你別吵了,我來插你就是了?!?br/>  淑君道:“這還差不多!”
      這就是旺財和淑君的前奏曲。大鵬聽到也感到奇怪了。他心里想:想不到除了我兩夫婦是一對陰陽不合的夫婦之外,還另外有一對呢!
      大鵬等了一陣之后,又聽淑君道:“哎呀!我好癢呀!我的下面更加得得厲害了,為什幺你的肉腸還不插到陰戶里去呢?”
      旺財道:“太太,我的家伙早插進陰戶去啦!”
      淑君道:“我怎幺沒有感覺到呢?”
      旺財道:“我的家伙此時正在你的肉洞中出出入入呢!”
      淑君道:“哎呀!你這死鬼,真是我的大冤家。你的肉腸細小得可憐,我的陰戶又那幺大,都不知我和你怎幺可以做一世夫婦呢?”
      旺財忙道:“太太,我盡力就是!”
      淑君又叫道:“哎呀!你這沒用的人,天下間最沒用的就是你了?!?br/>  淑君說罷,一巴掌照著他臉上打去,只聽“拍”的一聲。大鵬這邊聽得十分清楚,他不禁暗暗吃驚,他的心里推測著,淑君的陰戶一定是很巨型了。否則不會如此的。
      大鵬又想到自己是一個巨型陽具的人物,假如能配上淑君就好了。他想了一下,不覺肉蕉又硬起來,這時他又禁不住淫興大發。他馬上對妻子迫:“來吧!秀巧,我的肉蕉又硬了!你讓我來一次吧!”
      秀巧一聽到丈夫要插她,就覺得是件痛苦的事,這大約與她的陰戶生得太小有關系吧。她丈夫的肉蕉實在太長,太大了。她恐懼地說“不要了吧!”
      大鵬聽了太太的話,就不高興了。他道:“你是我的太太,你有這個義務的?!?br/>  秀巧道:“哎呀,也沒有天天要的道理呀!”
      大鵬道:“你為什幺會這幺討厭呢?”
      秀巧皺著眉頭,滴下眼淚來說道:“你插死我算了,我大概是前世欠你的吧!”
      大鵬道:“那你就快脫衣褲吧,我的肉蕉好硬了!”
      當下大鵬就翻身上來,騎在秀巧的身上。他把秀巧的乳罩拿掉,秀巧的乳房生得雪白高聳,柔若無骨,像個皮球一樣。大鵬把她玉乳抓了一回之后,雖然捏得秀巧周身酥癢起來,可是她一見丈夫的肉蕉,就害怕起來了。她總是擔心小穴會脹裂。
      她曾經用尺量過丈夫的陽具,足足有七寸長,差不多有寸半口徑那幺大,難怪秀巧見而生畏,心驚膽顫了。
      這時,大鵬壓在秀巧身上,他把肉蕉對準了她的陰道口,準備插進去了。只見秀巧在閉著雙眼,不敢望他,下身的兩條大腿,盡量張開來,張得大大的,但是心里卻緊張得很,連陰唇也在顫抖。
      大鵬把肉蕉向她的陰戶插了進去,誰知僅僅進了一個龜頭,秀巧就呼痛連連了。而這時大鵬卻不理那幺多,挺著陽具,用力一插?!白獭钡囊宦?,就把整恨肉蕉都進她的陰道里去了。只聽秀巧大聲叫道:“哎呀!痛死我了!”
      秀巧一面哭,一面叫,面青唇白,十分痛楚。然而大鵬毫無憐香惜玉之心,還是不斷抽插著肉蕉,痛得馮秀巧大叫道:“哎呀!你插死人了,求求你輕點吧!”
      秀巧隨床動哀嗚,十分凄涼。這聲音給淑君聽到了,卻感到十分有趣。
      只聽見秀巧又叫道:“老公呀!你慢一點插吧!你的肉蕉太大了,我的陰戶就要裂開啦!哎呀!實在痛死我了!”
      淑君一媳馮秀巧大叫大呼,又聽她說丈夫的肉蕉又長又大,心里不禁羨慕起來了。她心想:假加兩對夫婦交換一下就好了。為什幺大鵬的肉蕉這幺大,而我丈夫的小呢?這太不公平了。何不交換來玩一下,豈不是大家都得到快樂嗎?
      淑君雖然這幺想著,但她又說不出口,只好任由人家插得凄涼不勘了。
      過了一會,馮秀巧嬌喘噓噓的聲音傳來,她對丈夫哀求道:“??!老公!我實在受不了啦!”
      大鵬道:“忍著點吧!”
      他依然故我的狠狠抽插著。秀巧哀聲道:“求求你!可憐我吧!快把肉蕉拔出來!哎呀!我同你打飛機好了!我實在受不了!”
      秀巧十分凄涼的對丈夫求情。大鵬看她實在可憐,無可奈何的,只好把肉蕉拔出來秀巧的痛苦一解除,立即用手替丈夫打飛機。只見她的手捏著大鵬的肉蕉,上上下下的套動著。不一會,大鵬的肉槍也就噴射了,于是他過癮了,一切突然變得清靜了。
      隔鄰房的性事做完,淑君感到十分可惜。淑君雖然同旺財插了,此時陰戶中仍然癢得厲害,但也不敢出聲。她實在沒法,惟有叫旺財用手同她挖陰戶來過過癮。
      旺財無奈何,只好用手插進她的陰道里去挖,挖了一會、淑君的陰戶里的騷癢才消失了。他們一直睡到天亮。
      次日,淑君因為知道大鵬的肉蕉大,她就對大鵬十分要好,總是借故討好他,同地親近。她的一舉一動,都變成一個淫婦的樣子。大鵬也和她周旋,兩個雖然肩來眼去,但各懷心事,不敢明言。因他們一個是有婦之夫、另一個是有夫之婦,怎幺可以相親相近呢?
      淑君忽然計上心來,走去戲院買了兩張戲票回來。她對旺財道:“旺財,有個朋友送了一張戲票誦我去看大戲,你知道我不喜歡看大戲,不如給你去看吧!”
      旺財聽說大喜,即刻答允。淑君又走到秀巧那里去,她對馮秀巧道:“喂!我今晚請你去看大戲,你先行一步,我馬上來?!?br/>  淑君把戲票遞給她。秀巧是個戲迷,見到淑君請她看大戲,她當然大喜了。她連忙道:“哎呀!周太,讓你破費了,真謝謝你啦!”
      秀巧果然吃過晚飯,就去看戲了。秀巧走進戲院,才發覺旺財在鄰座,她問道:周先生,你太太怎幺沒來呢?“旺財道:”我太太不喜歡看大戲,所以她叫我來看?!靶闱梢膊槐P問,就看下去了。大鵬這天放工回來,不見了太太,正想追問,而淑君已走過來道:”你的太太同我丈夫看大戲去了?!按簌i道:”真的嗎?“
      淑君道:”這有什座奇怪,你戴綠帽子,你還不知道嗎?“勞大鵬聞言大喜,忙問道:”你丈夫同我老婆勾搭上了嗎?“淑君道:”這有什座奇怪的。虧你還不知道呀,他們兩個早已勾搭上了,幾乎連我都騙了?!按簌i道:”周太太,為什幺你愿意讓丈夫勾引情人呢?“淑君道:”我當然不是愿意的,但后來他們說出原因,我也心服了?!按簌i道:”什幺原因?“
      淑君撒嬌地打了他一下,才笑道:”你太太的陰戶太小了,她說每次和你做愛時都相當痛苦,而我丈夫的肉蕉也細小,所以他們就脫下來看看。他們原不想勾搭的,但又想試,怎知一試就快活起來,因此他們便常常幽會,我也不理他們?!按簌i道:”是真的幺?“
      淑君道:”是真的呀!“
      大鵬道:”沒騙我?“
      淑君道:”我怎會騙你呢!“
      大鵬呆呆的看著她。淑君又道:”喂!你的肉蕉是否太大呢?“大鵬聽淑君如此大膽,這件事她也敢說出來。因此,他對她就想入非非,而對自己的太太也不理了。
      他說道:”淑君,你的陰戶是否很大呢?“
      淑君見他說出如此挑逗的話,就浪起來,她說道:”鵬哥,不如我們脫下來研究一番好嗎!“大鵬道:”??!好呀!“
      淑君笑道:”你先脫吧!“
      大鵬道:”假如我的蕉硬了,怎幺是好呢?“
      淑君笑道:”你是壞東西,大家不過研究一下生理,怎的你又想入非非?正經一下好不好。我們就脫吧!“淑君說完,立即把衣服脫去,她躺到大鵬的床上。大鵬見到淑君好像一頭大肥豬一樣,她那兩只肉乳,十分碩大,差不多好像大湯碗反轉來似的。然而她的陰戶呢?說來真是令一般男人害怕呀!她的陰戶周圍有六寸的縱橫,陰唇兩邊高高突起,好像兩個包子一樣,而且陰肉也十分豐滿。
      大鵬看得呆了,心中大喜,他立刻上床抱住了淑君。
      淑君道:”哎呀,你這人真壞,你是想占便宜呀?我現在要和你研究生理??!你為什幺來玩我?“大鵬笑道:”你好動人呀!“
      淑君道:”那就快脫衣研究一下吧!“
      大鵬哈哈笑道:”你真是姣婆呀?好吧,我也脫下衫褲給你看看吧!你的陰戶的確夠闊了,但我的蕉也是巨型之物呢!“說罷,他便脫下褲子來。大鵬的褲子一脫下,肉蕉就跳出來,粗粗長長的,好像大鐵棒似的,龜頭正在一跳一跳的耀武揚威。
      淑君看了他的陽具,不覺吃了一驚,她說道:”哎!你的肉蕉真是太大了,也太長了呀!“大鵬道:”你的陰戶也不小呀!“
      淑君道:”比起你的可要小一點了?!?br/>  大鵬道:”不會吧!“
      淑君道:”怪不得聽見你的太太晚晚叫痛呢!“大鵬道:”她的陰戶實在太小呢!“
      淑君道:”我的陰戶恐怕也頂不住呀!“
      這時的淑君見到他的陽具后,心中大喜過望,立即用手去抓住他的陽具,只是捏得一半,另一半仍虎虎生威突出來。
      這時大鵬哈哈大笑道:”淑君,為什幺你又來非禮我呢?“淑君道:”你先來非禮我,所以我也要非禮你呀!“大鵬道:”你真是風騷!“
      淑君道:”你要*奸我嗎?“
      大鵬道:”我*奸你又怎樣?“
      淑君浪道:”你敢嗎?“
      大鵬道:”我們大家研究生理嘛!當然敢啦!難道你也用*奸手段報復我嗎?“大鵬說完之后,就抱起淑君,兩個人便緊的抱在一起。大鵬的嘴對著她的嘴吻了下去,他一手在她乳房上撫摸著,摸捏著,另一只手指扣得她的騷水直流,給他玩得不亦乎,她渾身上下都酥麻了。她說道:”好癢哦!“大鵬道:”哪里癢呢?“
      淑君道:”還有哪里呢?不就是陰戶嘛!“
      大鵬道:”來,我來幫你搔搔養吧!“
      淑君道:”死鬼,你說要*奸我,為什幺不開始進攻呢?“大鵬道:”我怎敢*奸你呢?“
      淑君道:”沒有關系的呀!“
      大鵬道:”*奸是犯法的行為,我是一個好人呀,怎能去犯呀?“淑君道:”哎呀呀,你是一個假君子呀。你*奸,我不控告你,你也不會犯罪呀!既然你怕犯罪,不如大家研究生理吧!“大鵬道:”你不會想嗎?“
      淑君道:”可是你不敢呀!“
      大鵬道:”試試看吧!“
      淑君道:”我的陰戶很深的,你的肉棒插進來研究研究吧!“大鵬聞言哈哈大笑:”淑君,你真是風騷的婦人,虧你能夠想出這個名詞呀,這幺的研究生理,豈不也是性交嗎?“淑君道:”不錯,因為你怕犯罪,所以我才想出這個名堂來呀!“大鵬道:”對!有道理?!?br/>  淑君笑道:”研究生理既不犯法,又不傷風化,豈不兩全其美嗎?“大鵬說道:”你不怕我的肉莖又長又大嗎?
      淑君道:“我就是不知道怕不怕,所以叫你來研究一下。你的肉莖插入我的洞洞之后,就知道怕不怕了?!?br/>  這時,大鵬就翻身上馬。他跨在淑君的上面,壓到她身上去。淑君心頭一跳,一陣肉緊,她立即把大鵬緊抱著不放。
      淑君笑著說道:“快把你的肉莖插到我桃源洞去吧!”
      大鵬故忌慢吞的捏著弄著。淑君急了,她催促道:“我的肉洞癢死了,快來吧!”
      大鵬捏著她的玉乳道:“淑君,你發騷了。你的肉洞為什幺會癢呢!我們現在是研究生理呀!你何必這幺緊張呢,慢慢也來不遲呀!”
      淑君道:“哎呀!你又在說便宜話。你想吊我的胃口?冤家,你這樣的作弄我,我就要咬死你了?!?br/>  淑君說完之后,果然狠狠在大鵬肩頭上咬了一下。她的身體不停的扭擺,肉洞痕癢難忍。只聽見大鵬叫了一聲。大鵬叫道:“痛死我了,你為什幺咬我呢?
      淑君道:”你為什幺作弄我呀?弄得我周身騷了起來,你又不把肉莖插到我的洞里去,所以就要咬你?!笆缇f過之后,立即用手去拉男人的肉莖。
      不拉猶可,一拉,他的肉莖竟軟了下來。淑君大吃一驚,說道:”你的東西怎幺軟了呀!“大鵬道:”你為什幺咬我,你一咬我就軟了嘛!“淑君說道:”唉呀!冤家,我以后不敢咬你了,請你硬硬吧,哎呀!我難過死了,假加你不硬,我可就要跳樓了?!斑@時的淑君終于連眼淚都流出來了,淑君急道:”哎呀!你害得我好慘呀!“大鵬見她的態度也好可憐,而他的痛也過了。望著淑君裸體扭動,乳房搖曳,他的東西馬上又硬了,當他的東西觸到淑君的下體時,她立刻知道了。她大喜的說道:”哎呀!好了,你的東西終于又硬了,可以插我了,快把你的東西插到我的洞去吧!“這時,大鵬也不好再作弄她了。忙把那東西對著她的肉洞說道:”好了,我開始*奸你了,但你千萬不可咬我,否則那東西會再次軟的?!笆缇溃骸蔽也灰懔?。你不用*奸,我等著你來奸哩!“大鵬道:”不咬就好了?!?br/>  淑君道:”快插進去吧!快!“
      淑君說罷,又用手去垃他的東西,同時把兩腿張開來。她的肉洞便大大的張開了。大鵬只一稍用力,他的東西一插而入,只聽到”吱“的一聲,整條巨棒就很順利的插入淑君的肉洞去了。淑君叫了起來:”嘩!入進去了“大鵬道:”好嗎?“
      淑君道:”好!太好了,你的又大又長,快頂到我子宮去了,雪!好過癮哦!“大鵬笑著說道:”你的陰戶也不錯呀!“
      淑君道:”我先生的東西還沒有你一半大,那能插得我過癮,哎呀,太舒服了!“大鵬因為自己的東西太大,大得她太太頂不住,一插進太太的陰道就叫痛,所以每一次和他太太性交,只插了一半,就停住了,往往不能盡興?,F在就大大的不同,大肉莖遇到了大肉洞,揮灑自如十分過癮。所以大鵬也說道:”過癮,實在好過癮,你的肉洞大小正適合我的肉莖,好舒服!“大鵬一下下的抽插著。這也許是許久以來,他未嘗過這樣好的滋味。他靜靜享受,不停的猛烈干著。淑君被他插得,又舒服又過癮,她嘴里不停淫聲浪叫,陰道里淫液浪汁橫溢。
      大鵬感到特別痛快。他以前插他太太,從來沒有過插得她陰水直流。他聽到淑君的叫聲,抽插得更狠了。她便把屁股住上迎,迎湊著肉莖,大鵬也跟著往下送。這時淑君實在太舒服了。大龜頭在小桃源洞里,不停進出,把一個浪穴插得只是淫水直流不止。穴口上的兩片陰唇,也隨著大肉莖進進出出不住地煽動著,穴里的嫩肉也向外直翻。
      淑君的心里也癢了,人也快軟了,身體就象要飄起來一樣,一陣陣地打冷顫。大鵬一見她快到了,也叫出聲來了。他知道她快要泄了,就猛頂了幾下,連根插到淑君的穴里。突然,淑君發狠了,用力的把嫩穴,狠很的一夾,大鵬惑到巨棒好像被咬住似的,一陣特別的舒暢,涌向自己的全身。大鵬的全身酥麻,屁股溝里,好像觸電一樣。大龜頭上,一陣熱燙,龜頭上的馬眼一張,”滋“的一聲,就射出了一股熱熱濃精,又黏又燙,全都射在淑君的穴心上了。
      淑君也在同時把恥部一挺,穴心用力一吮。她的全身,只是發抖。穴心上一陣奇酥怪癢,傳遍速了全身。穴里也泄出了白液,兩人足足糾纏了四十五分鐘,才在同一時間泄身了。
      淑君全身軟綿綿無力了,大鵬也有些飄飄蕩蕩了,他氣喘如牛地壓在她的身上,一動也不動。淑君也嬌喘噓噓的,躺在床上不動,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淑君只覺得,全身都處在舒暢和疲乏之中。肉洞里,已是十分舒暢了。好半天,他們才恢復過來,淑君伸手在大鵬臉上摸了一把,笑道:”大鵬哥,你真會干,弄得我舒服死了!“大鵬笑著說道:”你還滿意吧!“
      淑君道:”當然滿意,如不滿意我就不會這幺累了?!按簌i道:”你的肉洞又大又深,我們是半斤八兩的?!笆缇溃骸蔽乙蚕矚g你的大肉莖,好粗好長!頂得我心花怒放?!按簌i道:”其實你做我老婆才適合呢!“
      淑君道:”可是偏偏就不是?!?br/>  大鵬緊緊把她摟在懷里,不一會,地們便相擁著睡著了。
      且說旺財和秀巧。這一晚他們在百樂門戲院看戲,看到十二點。這晚所演的的戲,正是”豬八戒大鬧盤絲洞“。秀巧和旺財看得十分過癮,可惜他們不是兩夫妻,否則,必定大大慶祝一番。
      因此,他們各懷心事。因為每天晚上都聽到各人床第之間的事,他們就無奈地對望苦笑。但他們也不敢說什幺,一直到散場,兩人才一起回家。
      回家之后,各人都睡著了。這一層樓,是分開兩截的。前一截就是旺財,和大鵬兩家后一截是其他三房客住。全樓都是旺財包租的,因此旺財和大鵬兩人在前座。
      旺財一行到房門口,即聽到一陣十分刺耳的聲音,是女人被男人奸淫時發出聲音。這種聲音,秀巧也聽到了。她覺察到這聲音是由她房出來的,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起來了。為什幺自己房中有這種聲音呢?
      這明明是男女交合的聲響?!迸呐摹暗娜馀c肉接觸,和”滋滋“的淫水聲,以及”吱吱“的床板活動聲,還有”雪雪“的過癮之聲。
      秀巧聽得不禁無名火冒三丈,她想立即沖進房去看個究竟。她正要踏進房間里的時候,旺財立即拉住她。
      他細聲對她說:”秀巧,何必性急呢?不如回到我房間去聽聽是誰吧,或者問問我太太就知道了?!靶闱烧J為旺財說得合理,她就同旺財走進他的房間去。她踏入房門就叫道:”周太太!周太太!“誰知她叫了幾聲都沒有人應。這時她大吃驚,立即去開燈,電燈亮了之后,果然不見淑君,旺財也感到奇怪。
      為什幺不見淑君呢?他們兩人正在猶豫之間,隔房有一個女人說話了。只聽她呻叫著說道:”??!大鵬哥,你真行,你的話兒不但又長又大,還很硬哩!插進我洞里好舒服哦!“接著又是床板”吱吱“之聲不斷地響著,接著又是氣喘噓噓之聲,和插穴時的”噗滋“之聲。一會兒,又聽到:”哎呀!你的肉莖插得我舒服死了!雪!快活死了,好男人,你把我插到天亮好了!“”哎呀!這些聲音,不正是淑君的聲音嗎?“旺財說道。他和秀巧都聽得傻住了。倆人你望我、我望你。秀巧立即感到很離過,知道自己丈夫和淑君正在偷歡。她面對著旺財,不禁臉紅了起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兩人都窘極了。一會兒,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坐到床邊上。但就在這時,又聽到了大鵬在說話,他說道:”淑君,你這個肉洞真好,我可以放心橫沖直撞,不像我太太那樣,稍一用力就又哭又叫的。你的淫水這幺多,一定好過癮吧!“淑君道:”我從來沒有這幺舒服過,他的東西太小了?!按簌i道:”我也是這樣,自從結婚后,每插到一半,她就叫痛,不知道她的陰戶為什幺生得那幺細小?!笆缇溃骸蔽蚁壬娜馇o還不是一樣!插到我里面一點感覺都沒有?!按簌i道:”對了,我有辦法?!?br/>  淑君道:”什座辦法?“
      大鵬道:”就是不知他們愿不愿意?“
      淑君道:”說說看嘛!“
      大鵬道:”不如我和旺財商量,兩家交換太太來玩吧。我睡他的太太、他睡我的太太。淑君,這辦法你贊成嗎?“淑君道:”妙極了,如果能這樣就太好了?!?br/>  大鵬道:”就是怕旺財不肯?!?br/>  淑真道:”就是她不贊成,我也要偷偷和你來?!巴A艘粫?,淑君又說道:”不知秀巧會妒嫉嗎?“大鵬道:”我跟她說說看!“
      淑君道:”如果行,這樣一來,你太太也不用辛苦,而能享受到樂趣了。等他們回來之后,我提出向他們說明?!斑@樣的話,旺財和秀巧都聽得清清楚楚。旺財不由得感到十分有趣。他望望秀巧,誰知道秀巧嘩然一聲,倒在床上哭起來了。
      這把旺財弄得莫明其妙起來。他不知所措,低聲道:”你哭什幺呀!他們的話你不是聽到了嗎?哭有什幺用?我們還是想辦法對付他們吧!“秀巧道:”他們已經做出來了,我們還有什幺辦法呢?“旺財想了一會,他靈機一動,心里想道:何不乘機同秀巧做起那事呢?一來可以試試秀巧的滋味,二來,也是報復的行動呀!
      于是他對秀巧說道:”其實他們所說的話也是有道理的。因為他們兩個都是大碼之物,而我們封是細小之物,巨大對巨大,細小對細小,也是合理之事?!靶闱沙烈鞑徽Z,旺財也知到,即使秀巧不愿意,也不會出丑的。因為已經有她們兩個先做了。旺財想到這里,就大忙起來了,因為這時的秀巧已經伏在床上了。旺財就乘機睡在她身邊,他伸出手輕輕的抱著她,安慰她道:”秀巧,你何必傷心呢,既然他們可以做得出,我們也可以做,你的意思怎樣?“旺財說過之后,更加把馮秀巧抱得緊緊的。這時的馮秀巧聯想到旺財這番話,才知道自己的身體也在旺財的懷抱中。她感到甚難為情,羞得不敢看旺財一眼。
      但她一想,自己丈夫的肉莖實在太長,不能適合自己的肉洞,同時又聽到他們在說旺財的東西小,如果交換做愛,也是個好辦法。不過秀巧是個正經的女人,對這事是不便開口的,反正她又是沒有什幺意見的。當下,秀巧惟有不出聲,連動也不敢動。
      枉財見秀巧不言,知道她是怕羞,他就再進一步,去把秀巧身體各處摸了起來。接著,旺財就把自己的衣服脫個精光,然后又去摟著秀巧,撫摸她的乳房。在她耳邊輕輕道:”他們玩得那幺高興,我們也來試試吧!看我們是不是比較配合一點?!靶闱梢宦犕數脑?,羞得無地自容。她偶而望了他一眼,見他全身赤條條的抱著自己,不由心中一震蕩。像這種行為,她從來未曾做過的,所以她不覺失聲叫了起了。隨即又道:”周先生,這多難為情,怎幺可以呢?“旺財道:”怕什幺?他們都已經做了。我們就試試吧!“秀巧道:”不太好吧!“
      旺財道:”起來吧,我替你脫衣服!“
      秀巧聽旺財要為自己脫衣服,心中不禁驚慌起來。她不知所措,忙用手掩若玉乳。但旺財一動手時,她的全身都酥麻了,只好任由旺財把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脫去。不一會兒,旺財已將她的外衣脫下了,只剩三角褲,可是這時秀巧用手拉住褲頭,不讓旺財再脫了。她說道:”周先生,不要了嘛!“旺財在秀巧耳邊說道:”我好愛你呀!你給我吧!“秀巧粉面通紅地說道:”如此丑怪的事,怎做得出來呀!“旺財道:”有什幺不可以呢?來吧,乖乖!“
      旺財又去脫她的三角褲,但還是被她阻止了。
      旺財無可奈何,只好用力在三角褲腳一拉。只聞”嘶“一聲,她的三角褲就破了一邊。余下的一邊很容易就拉開了,這時秀巧的肉洞就可全部見到了。只見秀巧又是”唉呀“一聲,把頭伏在他的胸前,不敢看他了,她的心直在跳動著。
      這時旺財緊緊抱著她,一直在撫摸著她的乳房。旺財道:”秀巧,我來插你了,你仰起身子吧!“秀巧嬌軟無力的說道:”我怕,你的東西長不長呢?“她真的十分害怕害怕大肉莖,她已經被丈夫粗硬的大陽具弄怕了。旺財溫柔地摟住她輕聲說道:”不,不會的,你用手摸摸就知道了?!罢f著拉著她的手,放住自己的肉莖上。秀巧用手去摸他的肉莖,輕輕捏了一下。只見他的肉莖,十分堅硬,竟如鐵棒似的,但是就不及丈夫的粗大,秀巧的心里登時踏實了許多,她即刻擺正了姿勢,把兩條大腿左右張開,這時她已不再畏羞了,她的兩手緊緊抱著男人的身體。
      旺財立即給她一個甜吻,隨即用手玩弄她的乳房、捏弄著她的風流洞,感到洞里已濕潤潤了。這時馮秀巧被弄得全身酥軟了。她說道:”哎呀,不要再玩我了,癢得要命了。我的那里實在難過極了,你要弄,就快把你的肉棒插進去吧!“旺財聞言,就把肉棒對準了她的小穴。而秀巧也用手去拉他的肉棒,帶到自己的陰道口。他把龜頭在洞口磨了幾下,陰戶中隨即流了淫水出來。旺財稍稍用力,把肉棒一頂,就進去了。秀巧覺得十分舒服,并無痛苦的感覺。她就大叫起來道:”唉呀!好快活哩!為什幺你弄我不會痛呢?真的是十分舒服哩!“旺財道:”好了!這就真的太好了!“
      旺財也是從來沒有一次過癮的?,F在可就不同了,她的肉洞和他的肉棒合得來,所以感到很過癮。他見馮秀巧發出淫語浪聲,他也十分高興。他挺起了大肉棒,不斷出出入入,秀巧的陰戶被地插得”噗滋“作響。
      旺財狠狠地插著女人的陰穴,那根肉棒越頂越硬,好像要插死她才甘心似的。秀巧的穴里感到好充實,但不會像大鵬插她時那幺痛苦。她的小穴里脹脹的,每一下都頂在穴心子上。她原來那癢的地方,被他一頂就不再癢了,反而穴心子上,舒舒坦坦的。如果他的肉棒不用力頂,陰道里反而又會癢了。
      旺財一陣狂抽猛插,女人小穴中的浪水又流出來了。秀巧一邊挨插,一邊想著:原來性交是這幺舒服呀!只是自己的丈夫的肉棒太大,所以就只有痛苦而沒有快感。要知道做愛是這幺好,早就該和旺財偷情了。
      兩人快樂得不斷發出淫聲浪語,這些淫聲浪語傳到了鄰房,大鵬和淑君知道旺財和秀巧在隔室干開了。倆人高興地慶幸計劃成功了。淑君不由哈哈笑道:”鵬哥,我們成功了!我們可以繼續經常在一起開心了!“大鵬也樂得緊摟住淑君。他說道:”是呀!我們有好日子了?!笆缇溃骸蹦愕奶臀业南壬谕娴枚嚅_心,他們也舒服死了?!按簌i道:”他們是一對配合的貨色。我也為也們惑到高興,從今以后,我的太太也得到歡樂了?!笆缇@時高聲叫道:”秀巧,你們玩得開心嗎?“秀巧回答道:”好呀!舒服死了!“
      淑君道:”這你應該感謝我才對?!?br/>  秀巧道:”感謝你什幺呀?“
      淑君道:”感謝我借一個老公給你呀!“
      秀巧道:”哼!是你先搶走我的先生呀!“
      淑君道:”所以你就奪走我先生,是嗎?“
      秀巧道:”這是公平交易嘛!哎呀!雪雪!我太妙了!你老公玩得我好舒服哦!“淑君道:”我也好過癮哩!你先生的大肉棒插死我了!“秀巧道:”淑君,你老公也很會弄的哩!“
      她們淫聲浪語的互相呼應著。過了一會,忽然見到淑君和大鵬兩人赤身裸體地推門走了進來。淑君哈哈大笑道:”痛快吧!你們兩個東西,也這般快樂舒暢嗎?我們是來觀戰的?!靶闱珊鋈灰娮约旱恼煞騺砹?,不由險紅了起來,說道:”阿鵬,我對你不住,但這是旺財叫我給他弄的。本來是不關我事的,你可別怪我!“大鵬笑道:”沒關系的,我也弄他的太太呢!“大鵬說完之后,就和淑君一起坐在床沿看自己的太太和旺財交媾。這時淑君和大鵬都是赤條條的,她和他也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戳艘粫褐?,只見旺財喘著氣說道:”哎呀!我要出精了!“秀巧道”哎呀!我也快樂了死了,你暫時停下來吧!“他們說過之后,已是喘著氣,動彈不得。淑君大笑道:”你們也太不中用了,還不到一小時,就無能為力了!“而大鵬這時陽具已筆直,他說道:”淑君,我的陽具又堅硬了,你躺下來,再給我弄一弄吧!“淑君聞言大喜道:”可以呀!你真有本領,這幺快就又硬起來了。我是任你插不厭的,我們就在這里干一次給他們看吧!“淑君說完之后,馬上睡到床上,粉腿高高抬起。旺財和秀巧見了此情形,便馬上坐起來,看他們兩件巨形的東西在大戰。
      只見大鵬的東西果然粗大,好像鐵棍似的,而淑君睡在床上,一個洞口露了出來。秀巧看了大叫道:”哎呀!淑君,你的陰戶好大好深呀!你張開來好像大洞似的,難怪你不怕我先生的大肉棒呢!“這時大鵬壓在淑君身上,挺著又粗又硬的肉棒插下去。只聽見”滋“的一聲,整條大肉棒盡根沒入。淑君叫道:”好!快活!妙極了,“秀巧看得春心大動,也說道:”財哥,我們也來吧!“此時,兩個男人、兩個女人,同在一張床,大戰不休,干得死去活來。
      自從這個晚上之后,這兩對夫婦不時地互相交換著做愛,以方便尋歡作樂,他們共同生活在一起,過著十分美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