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一級爽快片無碼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星期四

      又是平凡的一天,爲幾位員工做過性服務 后,周娟娟還是職業性地化好妝,
    整理好儀容。還有一個多小時下班,看樣子沒什幺人會來要求性服務了。

      咦……怎幺又有一張性服務卡。周娟娟好奇地拿起那張小小的卡片,這個時
    候應該不會有人要才對?

      呃?秦、秦大爺?是秦大爺要求性服務!

      秦大爺是設計部的保潔員,七十出頭了身體還很硬朗,據說爲公司服務了幾
    十年了,而且一直拒絕退休。像他這樣的,每周最多只有一次性服務資格,怎幺
    找上了我?以前好像都是找小蘭……

      「愛好:正常體位。希望表現淫蕩熱情。喜歡扮演父女?!怪芫昃晟晕⒀芯?br/>了一下秦大爺的性愛好,笑著發出了請他前來接受服務的信息。

      喜歡扮演父女……周娟娟突然明白了,自己今天穿著的不是成熟的OL裝,
    而是一條粉紅色的連衣裙,可愛的荷葉領,緊身的上衣緊緊地包裹著豐滿迷人的
    身體,尤其是自己這對豪乳,更是顯得裂衣欲出,性感中帶著嬌俏。裙子則只到
    膝蓋上二十五公分,露出了半截渾圓雪白的大腿和修長挺拔的小腿,加上自己今
    天打扮得也是可愛青春,烏黑的長發扎成兩個辮子搭在圓潤的肩膀上,一個黃色
    的卡通發夾爲她的發型更增添了幾分俏皮。唇膏是粉紅色的,使得櫻唇顯出一種
    年輕的誘惑,本來是想看看自己老不老,畢竟要嫁給小正了,沒想到秦大爺看到
    了,想來玩我……

      周娟娟又是自豪,又是羞澀,這時門被敲響了。周娟娟柔聲道:「請進!」

      一位頭發已經開始花白的老人站在門口,背影有些佝僂,表情則有些不好意
    思。周娟娟想起他喜歡扮演父女,趕緊迎上前來,嬌笑著:「爸爸,回來啦,累
    不累?」

      「啊,不累,不累?!骨卮鬆斔坪鯇χ芫昃陮I的表演有些驚奇,趕緊道。
    周娟娟卻想起了自己的第一個丈夫,就是自己的爸爸……媽媽死得早,自己剛到
    十五歲,就嫁給爸爸了……那時候我也是這樣打扮,在爸爸下班回家的時候迎上
    去……

      「爸爸,工作了一天,肯定辛苦了。去躺著娟娟給你按摩,好不好?」周娟
    娟笑著伸出小手,挽起了秦大爺干枯的手,緩步走向床邊。

      「乖女兒……爸不累?!骨卮鬆斠查_始全心扮演起父親的角色。

      「嗯……爸爸騙人?!怪芫昃昃锲鹦∽?,把秦大爺推倒在床上:「娟娟知道
    爸爸工作很累?!?br/>
      「乖女兒真孝順……」秦大爺有些感動地趴在床上,周娟娟就伸出手去,開
    始輕輕地按著他的背。

      「爸,舒服點沒?」周娟娟微笑著揉捏秦大爺的肩背,秦大爺舒服得幾乎忘
    了自己來干啥的了,呻吟道:「呃……真舒服……」

      「還有更舒服的呢……爸?!怪芫昃晖浦卮鬆敺藗€身,仰躺在床上,就
    伸出小手去解他的褲帶。

      「乖閨女……你慢點……爸年紀大了……」秦大爺輕撫著周娟娟的秀發,喘
    息起來。

      秦大爺半硬半軟的肉棒正在周娟娟粉臉前輕輕跳動,周娟娟媚笑著擡起眼,
    柔情似水地看了秦大爺一眼:「爸……娟娟讓你舒服……」就輕輕地張開小嘴,
    含住了秦大爺的肉棒。

      「爸……你還好硬呢?!怪芫昃暌恢皇稚斓角卮鬆斝厍?,挑逗著他干枯發皺
    的胸口,一只手緊握住肉棒的根部,小嘴鼓鼓地含著肉棒,含糊不清地笑道。

      「爸老啦……不行啦……」秦大爺看著周娟娟紅潤嬌豔的櫻唇含著自己的肉
    棒,正在努力地吞吞吐吐,不由得有些感歎起來。

      「嗯……嗯?」周娟娟又一次擡起眼簾,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奇怪地看著秦
    大爺。這閨女的嘴真厲害……秦大爺感到自己的肉棒在周娟娟濕潤溫暖的小嘴裏
    不停地勃起,勃起,就想要爆炸了一樣。

      「閨女……你慢點……別把爸吹出來了……」秦大爺笑道。周娟娟趕緊吐出
    已經堅硬如鐵的肉棒:「爸,你還是插娟娟的小穴吧?!?br/>
      「嗯……」秦大爺想直起身來,卻被周娟娟伸出小手,輕輕的按住了。

      「爸你躺著就好,娟娟來服侍你?!怪芫昃晔幮χ缱谇卮鬆斏砩?,粉嫩
    的陰唇對著秦大爺高舉的肉棒緩緩地套了下去。

      「輕、輕點……」秦大爺畢竟年紀大了,被周娟娟火熱緊窄的陰道緊緊地裹
    住肉棒,不由得有些喘不過氣來。周娟娟趕緊停住動作,嬌笑著:「爸爸放心
    ……娟娟知道……不會讓爸爸還沒舒服就出來的……」

      「好閨女……」秦大爺緩了口氣,一雙干枯的手顫抖著伸向周娟娟那對因爲
    俯身而顯得更加驚心動魄的豪乳。周娟娟媚笑著解開兩顆扣子,將上衣從光滑的
    香肩褪落到腰間,露出了那對被簡單普通的胸罩緊緊包裹著的肥嫩乳球。

      「娟娟啊……奶子都長這幺大了……」秦大爺將罩杯推了上去,兩只渾圓的
    半球就彈跳出來,嫣紅的乳頭鮮豔欲滴,已經硬硬地挺立在乳房的頂端。

      「嗯……嗯……娟娟的奶子終于長大了……可以讓爸爸揉了……」周娟娟緩
    緩地開始套動,溫柔地控制著頻率。秦大爺則雙手緊緊地抓住周娟娟垂掛下來的
    那對雪乳,用力地揉搓著,干瘦黝黑的手指深深地陷入潔白柔軟的乳肉裏,同時
    還不輕不重地撚著周娟娟敏感的乳頭。周娟娟嬌媚地呻吟起來:「啊……爸…
    …輕點……好酸……」

      秦大爺笑著將周娟娟的一顆乳頭含進嘴裏,淩亂的胡渣子扎得周娟娟嬌嫩敏
    感的乳暈又疼又癢,令人戰栗的快感使得她緊緊地繃緊了身子,本已濕潤膩滑的
    美穴內更是一股股淫水不停地流出,每次向下套動的時候都從美穴和肉棒之間的
    縫隙裏擠出一大股,很快就將秦大爺花白的陰毛打濕了。

      秦大爺又開始沈重地喘息起來,周娟娟強忍著快感,降低了套動的速度,柔
    聲道:「爸,要歇會嗎?」

      「不用,我還不老?!骨卮鬆敋獯跤醯赝又麦w:「不信我在上面?!?br/>
      「爸~ ——」周娟娟撅起小嘴,嬌嗔道:「你別逞能啦,讓女兒服侍你就行
    了?!?br/>
      「嗯……好閨女,你只管動,爸沒事?!?br/>
      「那我動啦,爸你自己注意哦……不舒服的話趕緊說?!怪芫昃曛逼鹕碜?,
    開始加大套動的幅度。

      「嗯——知道……」秦大爺還是不肯服老,也盡力迎合起周娟娟的動作來。
    周娟娟閉上眼睛開始享受小穴裏傳來的充實熱脹的快感,雖然秦大爺硬度不夠,
    不過大小還是不錯……讓我叫他爸爸呢……我第一次也是給爸爸的……

      周娟娟一邊飛快地用濕滑不堪的小穴套動著秦大爺的肉棒,發出一陣陣輕微
    的水聲,一邊閉上眼睛,輕輕地咬著嘴唇,回想起自己十五歲那年,剛嫁給爸爸
    的時候,也是這幺和爸爸做愛的……

      爸爸要是還在的話,也和秦大爺差不多年紀了吧?不知道還能不能做愛了?

      小穴裏的肉棒突然變得火熱漲硬,秦大爺也抽風般喘息起來。周娟娟一驚,
    趕緊停下動作:「爸,要出來了?休息會好不好?」

      「好閨女……你真會疼人……」秦大爺感動地伸出手摸著周娟娟已經被汗水
    打濕的發鬢:「不但不故意夾我,還想著讓我多做會……」

      「爸——娟娟想你多舒服會嘛……」周娟娟又嬌嗔起來,秦大爺笑著拍了拍
    她光滑的粉臉:「不用了……我夠了?!?br/>
      「嗯!那娟娟要自己舒服了哦!」周娟娟笑著仰起臉來,繼續套動起來,剛
    才怕秦大爺受不了刺激一直沒叫床,這時也叫了起來:「爸……你好硬啊,娟娟
    的小嫩穴好舒服……好漲,好酸,好麻啊……娟娟的小穴、被爸爸的大雞吧撐大
    了……」

      秦大爺很明顯受不了這種刺激,急促地喘息著伸手緊緊抓住周娟娟的雙乳。
    周娟娟叫的更淫蕩了:「爸、用力捏……把娟娟的騷奶子、捏破……啊——啊
    ……腫了……受、受不了、受不了了——爸、娟娟受不了了——」

      「閨、閨女……爸要來了——」秦大爺高喊一聲,用力向上挺起身子,將肉
    棒深深地擠進周娟娟陰道深處,噴出了一股股精液。

      「啊——爸……娟娟好舒服……爸……還是爸操得娟娟舒服……」周娟娟其
    實沒到高潮,但是秦大爺既然射精了,她作爲性服務員當然得先滿足秦大爺。

      兩個人保持著姿勢喘息了一會,周娟娟才微笑著緩緩擡起雪臀,秦大爺軟掉
    的肉棒頓時帶著一股白色的液體從她那兩片柔嫩的陰唇間滑了出來。周娟娟趕緊
    湊過臉去,伸出柔滑可愛的小舌頭,開始細心地幫秦大爺清潔起來。

      「周小姐,多謝……以前就該找你的,你真敬業?!?br/>
      「……」周娟娟含著秦大爺的肉棒正在吸吮,沒有說話,只是擡起嬌媚的眼
    睛,溫柔地看了他一眼。

      「真是多謝你了,最少有十年沒這幺舒服過了……」

      「我也要多謝秦大爺呢……」周娟娟嬌笑著吐出秦大爺的肉棒,幫他拉上褲
    子:「秦大爺讓我又找到了原來和我爸做愛的感覺,自從我爸過世了,就再也沒
    有過那樣的感覺了?!?br/>
      「哦,你也嫁給你爸了對吧?!?br/>
      「是啊,我第一次就是給我爸的呢。秦大爺,你怎幺這個年紀還不退休?」
    穿好衣服,周娟娟繞到秦大爺身后,一邊幫他按摩肩背,一邊柔聲問道。

      「我這樣的老光棍,退休了就找不到女人了。就這幺點退休金,也嫖不起。
    所以我還是做工,每星期都能有一次?!?br/>
      「哦……秦大爺一直沒有結婚啊?!?br/>
      「是啊……我年輕的時候,女人還不少,可惜都要房子才肯結婚,那時買不
    起房子,錯過了……現在老了,房子也有了,卻沒有女人了……」秦大爺想起往
    事,傷感起來,兩顆老淚從滿臉的皺紋間滾落。

      「對不起,我隨口問問的,秦大爺你別難過!」周娟娟趕緊安慰老人。秦大
    爺笑了起來:「唉,果然是老了,總喜歡啰嗦些傷心事……沒事,現在挺好的,
    每個星期可以和你們這幺漂亮的女人做一次,還有什幺不滿足的?!?br/>
      「嗯,只要秦大爺愿意,我以后一定讓秦大爺更舒服!」周娟娟笑道。

      「好了,快下班了,我也該走了,今天多謝你啊,周小姐?!骨卮鬆斝χ?br/>身。

      「秦大爺客氣了,再見?!怪芫昃昴克颓卮鬆旊x開自己的性服務室,也開始
    整理妝容,準備下班了。

      仿佛回到了剛剛嫁給爸爸的時候,周娟娟歡快裏帶著一點傷感,輕輕地哼著
    歌,在廚房裏忙碌著。兩條俏皮的小辮在耳邊隨著她哼著歌的節奏緩緩地晃動,
    周娟娟心裏免不了有一些得意的甜蜜。

      看樣子我還不老呢……小正也想娶我,今天秦大爺也找我……

      將一碟燒好的菜端到餐桌上,家門忽然打開了,周亦正一下子跳了進來,捧
    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伸到周娟娟面前:「媽!」

      「干嘛……」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雖然是自己的兒子,可是他真的要
    正式向自己求婚了?

      「媽,嫁給我,好不好?!怪芤嗾χ虻街芫昃昝媲?,一只手捧著玫瑰,
    一只手托著一只水晶發夾,伸到周娟娟眼前。

      好漂亮的發夾……周娟娟不由得又想起了爸爸向自己求婚的時候送的那只白
    金發夾,自從爸爸過世以后就再也沒戴過了……還有小方向自己求婚的時候,送
    的那只銀發夾。那時小方大學剛畢業,還沒什幺錢,所以買的發夾也很便宜,不
    過心裏還是很高興……

      下次出門,我就可以戴滿三個發夾了……周娟娟的俏臉上神情急速變幻,周
    亦正有點奇怪,輕輕地又叫了一聲:「媽?」

      周娟娟回過神來,看著周亦正的眼神第一次帶著羞澀,畢竟他要成爲自己的
    第三個老公了:「小正,你……真的要娶媽?」

      「咦?」周亦正臉上吃驚略帶著不快:「我一直說要娶媽啊,可不是開玩笑
    的!」

      「……」周娟娟白皙的粉頸也羞得通紅,垂下長長的睫毛沒有說話。周亦正
    看到她的神情,知道是答應了,笑著站起身來,把玫瑰放到一邊,把發夾小心地
    插到周娟娟的頭發上。

      「嗯,好了,媽現在是我老婆了?!怪芤嗾粗芫昃?,開心的笑了起來。

      「要、要告訴你哥……」周娟娟略帶局促地轉過臉去。周亦正有些不滿:
    「不用告訴他吧?」

      「咦?」周娟娟睜大眼睛:「還說要結婚,你連婚姻法都沒看過???女人要
    嫁新丈夫的話,雖然不用舊丈夫同意,但是得讓舊丈夫知情?!?br/>
      「知道啦知道啦,那你告訴他吧?!怪芤嗾χ斐鍪秩?,就要抱周娟娟。
    周娟娟趕緊羞澀地退具有、起來,同時拿出手機,撥通了周亦方的電話。

      「小方……嗯,跟你說一聲,媽準備和你弟結婚了?!?br/>
      「???太好了!恭喜媽!替我恭喜小正!」周亦方歡呼起來。

      「你什幺時候回來?我們好辦婚禮?!?br/>
      「呃,媽,我這裏今天出了點事,一時回不來,沒事沒事,就是麻煩而已,
    你別擔心?!?br/>
      「那我跟小正說,等你回來再辦婚禮了?!?br/>
      「好……我這的事明天告訴你們……今天確實沒時間……真沒事!媽,恭喜
    你和小正??!你趕緊先去和他打證吧,他想和你做愛都想瘋啦!」

      「真是的——不跟你說了?!怪芫昃晷χ鴴焐想娫?,正對上周亦正期待的目
    光。

      「小正,你哥那出了點事,一時回不來。我公司那個小陳也請了半個月假,
    估計我現在請不到假,我們的婚禮可能要等半個月才能辦了?!?br/>
      「沒事……我們先去領結婚證吧?」

      「嗯……媽明天去公司申請,后天去領證,行吧?」

      「行……」周亦正笑著抱住了周娟娟,對著她嫵媚的櫻唇就吻了下去,周娟
    娟掙扎兩下,抵不過兒子有力的擁抱,軟軟地放棄了抵抗。反正現在算是他未婚
    妻了……親一下沒事的。

      周亦正喘息著含住周娟娟柔軟的雙唇,笨拙的試圖將舌頭伸進她嘴裏。周娟
    娟知道兒子雖然不是處男,不過沒談過戀愛……嫖過,也和他們單位的性服務員
    做過愛,但是肯定沒真正接過吻。

      今天就讓小正知道接吻是什幺回事好了……是不是他的初吻?笨笨的……周
    娟娟的呼吸也粗重起來,微微的張開小嘴將周亦正熱情的舌頭放進自己的嘴裏。

      的確如周娟娟所想,這是周亦正的初吻。他機械地將舌頭在媽媽嘴裏激烈地
    攪動著,試圖去找到媽媽柔膩的舌頭,終于在他孜孜不倦的探索下,周娟娟也將
    香甜的舌頭帶著清香的津液送進他嘴裏。

      這下周亦正更加把持不住,雙手的動作狂熱起來,一只手已經伸向周娟娟胸
    前,用力地揉搓起一只高聳的乳房,胯下的肉棒也硬硬地頂住了周娟娟的小腹。
    周娟娟一驚,趕緊躲開兒子的嘴,用力將他推開:「先、先吃飯,菜都涼了!」

      周亦正戀戀不舍地停止了動作,火熱的目光盯得周娟娟面頰像發燒一般,良
    久,才笑道:「好?!?br/>
      周亦正三下兩下就吃完了飯,然后仰靠在椅背上,興緻盎然地看著周娟娟心
    不在焉地吃飯。周娟娟剛放下碗,他就站起來走到周娟娟身邊,又想上下其手,
    周娟娟趕緊雙手緊緊地抱住胸部:「小正……還不行?!?br/>
      「媽——?」周亦正有些奇怪,又有些不滿。

      「小正……法律規定性資源也是資源的一種,屬于國家所有,任何人不得隨
    意處置……除了工作需要、特殊情況或者婚姻狀態,不應隨意發生性關系……」
    周娟娟不好意思地揚起水汪汪的媚眼,歉疚地看著兒子。

      「媽不是經常在公共汽車上和人做愛嘛……真是的?!怪芤嗾桨l不滿。

      「那是特殊情況……」周娟娟輕輕地笑著。

      「我不管……媽,誰叫你那幺性感,我好想和媽做愛?!怪芤嗾p手搭上周
    娟娟的雙肩,輕輕地撫弄起來。

      「小正!乖。反正我們后天就打證了,只要打了證,媽就和你做愛好不好?
    現在沒打證真的不行,我們要做守法公民?!怪芫昃陥詻Q地看著兒子,在這樣的
    目光下周亦正也只能放棄,哭喪著臉道:「可是我現在好想要!你看,我都硬成
    這樣了!」

      周娟娟偷眼看了兒子的褲襠一眼,果然頂起了高高的帳篷。真是的,年輕人
    欲望太強烈了……她想了想,歪著頭笑道:「那……那小正去嫖一次吧?」

      「都能和媽結婚了,還嫖什幺……」

      「小正,你趁還沒和媽結婚,要嫖趕快去哦。不然等結婚了,就沒這幺隨意
    了?!怪芫昃晷Φ?。

      「那好吧……」周亦正無精打采地走向門口,周娟娟歉疚地看著他出了門,
    也有些無精打采地做起家務來。

      「第一人民妓院到了!」公交車停在一棟富麗堂皇的建筑物前,周亦正下了
    車,看著「第一人民妓院」的霓虹燈招牌在漸濃的暮靄中閃亮,建筑物兩邊是一
    對楹聯,上聯「和諧洩欲」,下聯「文明嫖娼」。

      真是廢話。賣淫法早就規定了傷害妓女的重則槍斃,輕則抓去強制變性成女
    人終身賣淫……誰還敢不文明,不和諧?

      走進妓院大門,一位身穿筆挺制服的工作人員迎上前來,臂章上金色的「妓
    院監察」令人心生敬意,而頭上綠色的大蓋帽更表明了他的身份。這年頭,連個
    拉皮條的都戴上大蓋帽了……

      「歡迎光臨!先生要嫖妓嗎?」綠色大蓋帽笑著問周亦正道。

      「嗯……」

      「跟我來?!咕G色大蓋帽笑著領周亦正走向妓院裏面。

        「先生要消費幾等的?」

      「一等吧?!固氐鹊膶嵲谔F了。

      「好的——」帶著周亦正穿過一條長長的花廊,進了一間寬大的房間,綠色
    大蓋帽打開曖昧的粉紅色燈光,問道:「先生要點號嗎?」

      「不用,給我安排一個美女吧?!怪芤嗾蔚拇_實不多,不認識什幺妓女。
    畢竟才工作沒多久,工資不高。

      「好咧!先生請休息一會!」綠色大蓋帽退出房門,周亦正無聊地躺到床上
    看著電視,新聞裏正在播放著一對專家就新婚姻法修改發表意見。

      孔慶西:「……我認爲,將女性法定結婚年齡從十五歲提高到初次月經來潮
    的半年后是非常行之有效的舉措,體現了與時俱進的思想,是符合唯物主義和科
    學發展觀的?!?br/>
      司馬北:「我覺得還是規定女性丈夫人數增加到五個效果更佳,更能體現社
    會主義的優越性。畢竟現在的男女比例是十比一?!?br/>
      孔慶西:「這樣不符合自然規律。你知道,女人身上只有三個洞?!?br/>
      司馬北:「不一定要同時過夫妻生活啊,女性不像男性,勃起了才能性交,
    所以她可以分批次和自己的丈夫行房?!?br/>
        ……

      這些專家真坑爹,每天都只會在這裏耍嘴皮子……周亦正無聊地想著,這時
    門被敲響了:「您好!可以進來嗎?」

      聲音又軟又甜,倒和媽媽有些相像,想到周娟娟誘人的身體,周亦正有些臉
    熱起來,趕緊道:「請進!」

      一位高挑苗條的妓女走進房間,披著一件幾乎透明的薄紗長裙,性感的內衣
    一覽無余。笑著鞠了個躬:「很高興爲您服務?!箶E起頭來,齊下巴的短發使她
    顯得清秀可愛,雖然長得不如媽媽,不過也算個漂亮女人了。只是看起來怎幺這
    幺眼熟?

      妓女端詳了周亦正一會,有些吃驚地道:「小正?」

      整幺會有妓女知道我的名字?何況我應該不認識她!周亦正緊張起來,結結
    巴巴地問道:「你、你是哪位?我們認識嗎?」

      妓女突然笑了起來,走到周亦正身邊,俯下身子,小嘴對著周亦正的耳朵吐
    出了一陣幽香,輕輕地說了個名字。

      周亦正大吃一驚,幾乎從床上滾到地下,嘴巴張的幾乎可以塞進一個雞蛋:
    「表表表表表————」

      「呵呵……」她嬌笑著掩著嘴,美麗的眼睛向周亦正拋了個媚眼,嬌聲道:
    「現在是表姐了哦?!?br/>
      「表——表——那個,那個啥,你什幺時候做的變性手術?」周亦正還是抑
    制不住驚訝,結結巴巴地問道。

      「叫表姐啦!對啦……我現在還是叫李月,不過不是超越的越,是月亮的月
    哦?!估钤驴吹街芤嗾痼@的模樣,笑著轉過頭去,舉手投足間哪裏還有一點男
    人的樣子!

      周亦正的腦子還是止不住地混亂起來:「呃——月、月……月姐?!顾K于
    艱難地吐出了這個稱呼。

      「嗯,小正乖,姐姐這是變成女人以后第一次來完成國家規定的賣淫任務
    ……沒想到能碰到你?!估钤滦χ街芤嗾磉?,身上傳來一陣陣清香。

      可是周亦正卻完全無法把她和女人聯系到一起,只能窘迫地說著:「呃…
    …月、月姐,我們……那個啥,我們小時候……比過誰雞雞大的,現在——」

      「現在人家真的是女人了嘛!」李月撅起小嘴,嬌嗔道。

      「可是……」

      「哼!死小正!是不是嫌棄姐姐!告訴你,想和姐姐結婚的男人一大堆!」

      「不是——不是啦,月姐,我就是覺得有點怪怪的?!怪芤嗾谄诎匦?br/>道。

      「早知道不告訴你了……我現在真的是女人了,不信你摸摸……」李月笑著
    抓起周亦正的一只手,伸向自己堅挺的酥胸前。

      周亦正緊張地握住了李月飽滿的乳峰,雖然隔著胸罩,也能感覺到那自然柔
    軟的手感。李月輕笑著:「怎幺樣,信了吧?」

      「呃……」

      「還不信……好?!估钤峦蝗徽酒鹕韥?,脫去紗裙,然后解開胸罩,一對可
    愛的乳房就爭先恐后地跳了出來,歡快地在周亦正眼前跳動著。連兩顆小小的乳
    頭也呈現出自然的粉紅色,在兩圈緋紅的乳暈中傲然挺立。

      「你再來摸!」李月全身上下只剩一條小小的三角褲,撅著小嘴靠到周亦正
    懷裏,又一次抓起他的手放到自己乳房上。

      光滑……柔膩……溫暖……柔軟……堅挺……周亦正有些顫抖地輕輕揉捏著
    李月的乳房,不由得欲火熊熊燃燒起來:「月姐,怎幺會這幺真實的?」

      「這本來就是真的嘛!這是國家科技攻關項目,我是第一批做這個手術的。
    就是用我自己保留下來的臍帶血裏的干細胞用生物工程進行培養,植入我的身體
    后讓它們發育成我自己的器官。所以小正摸的,是真正的我的乳房哦?!?br/>
      「???還有這種事?」

      「是啊……這是個系統手術。我真的完全變成女人了呢?,F在我有卵巢,有
    子宮,有真正的陰道。腦垂體也動過手術,現在會分泌雌性激素……所以我還會
    來月經呢。以后還能生小孩……」

      「這……月姐,你真的是女人了啊,沒想到你做了女人這幺漂亮!」

      「整容了嘛……」

      「月姐,那個啥,就算做了女人,一想到被男人的雞巴插到身體裏面,會不
    會覺得奇怪?」

      「不會啊。國家現在的政策很好,男人想變成女人的話,不但免費變性,免
    費整容,還免費提供心理輔導,用什幺催眠啊、心理暗示啊、環境暗示啊……慢
    慢讓你覺得自己就是個真正的女人。所以我現在看到男人的身體就會覺得很想要
    ……」

      「呃……月姐,那你爲什幺要去變成女人——??!」李月的手已經伸向周亦
    正的褲襠,緊緊地抓住了他的肉棒。

      「娶老婆太難了……我又沒你那幺漂亮的媽……」李月嬌笑著褪下了周亦正
    的褲子。周亦正已經在她的挑逗下高高舉起的肉棒頓時跳了出來,直直地向上指
    著。

      「呃……不過……我今天是來嫖的,這樣對月姐好像不太尊重?!怪芤嗾F
    在已經完全相信面前的是個不折不扣的女人了。

      「哎呀……小正的雞巴這幺大了啊?!估钤滦χ掌鹬芤嗾娜獍?,輕輕套
    動著:「沒什幺啊……也只有這樣小正才能跟我做愛啊……要不我嫁給你?」

      「呃……我已經跟我媽求婚了……啊……」李月笑著低下頭,含住了周亦正
    的龜頭,開始慢慢地吸吮起來。

      可惜李月的口技似乎很一般,雖然努力地想讓周亦正更舒服,但是牙齒還是
    時不時碰到他敏感的龜頭,一陣陣刺疼。舔了一會,李月吐出周亦正的肉棒,不
    好意思的笑道:「對不起啊小正,姐變成女人還不到半年,還不太會吹……我們
    直接做,好不好?」

      「好……好?!怪芤嗾咽怯鸱偕?,一邊答應著一邊就伸出手,拉掉了李
    月的小內褲。飽滿的陰阜上長著稀稀落落的一小片陰毛,周亦正將手指伸到陰戶
    上一探,頓時沾了一手的淫水。

      「咦,月姐,你居然還會流淫水???」周亦正好奇地將手伸到自己鼻子前聞
    了聞,沒什幺味道。

      「說了啊……我現在是個真正的女人!女人是什幺樣我就是什幺樣!」李月
    有些不滿起來。

      「好啦……乖月姐,對不起啦?!怪芤嗾χё∷募纭挥羞@肩膀還
    有些寬,似乎還帶著男人的一些特征,不過也算是光潤膩滑,非常漂亮。

      「嗯……那,小正想怎幺做?姐現在還不太會服侍男人,小正想舒服點的話
    就自己來?」

      「好?!怪芤嗾χ鴮⒗钤峦频乖诖采?,李月張開一雙修長挺拔的腿——這
    雙腿已經完全是一雙女人的腿了??礃幼?,只要不動骨頭,這個變性手術能把人
    身上的每一個部分都變成女人——露出了嬌豔誘人的陰戶。

      「月姐,你的小穴好漂亮……」周亦正贊歎著握住自己的肉棒,大龜頭頂著
    李月的陰唇,輕輕地撥弄了一下那晶瑩粉嫩的花瓣,一縷清亮的淫水又緩緩流了
    出來,李月緊緊地抓住床單,呻吟起來:「小正……別逗姐了……」

      「姐,你的陰蒂勃起了呢……和以前雞雞勃起的感覺有什幺不同?」周亦正
    笑著用龜頭頂住李月微微探出頭來的陰蒂,揉了幾下,李月頓時渾身顫抖起來:
    「啊、啊……不知道……別揉了……插進來……」

      周亦正這才笑著將肉棒對準那條淫水橫流的細縫,粗大的龜頭緩緩分開兩片
    陰唇,慢慢地插進了李月的陰道。

      「月、月姐,你這個小穴……是真的哎!」周亦正驚歎道,柔軟濕潤的嫩肉
    溫柔地將周亦正的肉棒緊緊包圍,似乎還在輕輕地吸吮。

      「說了是真的啦!」李月不滿地伸手用力捏了周亦正一把,輕嗔薄怒的樣子
    完全是個嬌俏的少女。周亦正心神大蕩,忍不住俯下身去,輕輕地啃著她柔滑的
    粉臉,含混不清地呢喃著:「太舒服了,舒服得像做夢,所以我才問的啦?!?br/>
      「哼……騙人……」李月咬著小嘴,微微閉上眼睛,隨著周亦正在體內緩緩
    的抽動喘息起來。

      「姐……你好緊……」周亦正以最大的幅度和最慢的頻率慢慢地感受著李月
    陰道舒適的摩擦感,每一個進出都帶出一絲粘滑的淫水。李月呻吟著:「我、我
    還沒和幾個男人、做過愛呢……」

      加快了一些抽插的幅度,周亦正笑著問道:「姐、你還沒變成女人的時候、
    和女人做過愛嗎?」

      「???」李月張開眼睛,眼神裏有一些迷茫,似乎已經忘了身爲男人時候的
    感覺,沈吟了一會,才輕聲道:「做、做過幾次……」

      「哦……那是男人做愛的時候舒服,還是女人做愛的時候舒服?」

      「哎呀……死小正,我都、都忘了男人做愛是什幺感覺啦……」李月粉面飛
    紅,害羞地轉過臉去。

      「不是吧。好姐姐,告訴我嘛?!怪芤嗾χ斐鲭p手將李月的俏臉擺正,
    軟語央求道。

      「是、是做女人舒服……不過女人不是每次都能舒服……」李月不敢睜眼,
    輕聲道。

      「哦……那我今天讓好姐姐舒服?!怪芤嗾χ偷拈_始抽動起來,突然受
    到粗暴的侵犯,李月不禁叫出聲來:「??!」

      一聲還沒落地,又遭到周亦正暴雨般的攻擊,周亦正急速地挺動著腰臀,把
    粗大堅硬的肉棒一次次毫不留情地送進李月陰道深處,搗出了一連串的水聲,和
    李月情不自禁的嬌吟:「啊啊啊啊啊……」

      周亦正一邊努力地抽動,一邊將雙手伸到李月膝彎下,將那雙白嫩的粉腿架
    到肩上,轉過頭氣喘吁吁地啃著柔滑的小腿:「姐……你以前、腿上的毛呢…
    …現在這幺好看……」

      「手術去了、毛囊……啊、」李月突然伸出雙手,緊緊地摟住周亦正的背,
    全身繃得緊緊的,失神地張開小嘴,抑制不住地叫了出來。

      看著在自己簡單粗暴的攻擊下很快高潮的李月,周亦正沒有停止動作,就著
    李月陰道內溫暖的陰精的潤滑,抽插得更激烈了,還不忘挪揄李月:「姐、你還
    會高潮、還洩了啊……」

      「啊……啊……姐……姐洩給、小正了……」李月無神地看著周亦正汗流滿
    面的臉,語不成句地呻吟著。

      「姐舒服了?」

      「舒、舒服……舒服了……」李月繃緊的身體突然松弛下來,周亦正肩扛著
    她的雙腿,雙手撐在她身邊,開始盡情地享受起來:「那該我舒服了?!?br/>
      「嗯……好小正……姐、隨你舒服……」

      一時間房間裏只剩下電視上的新聞,和兩個人的喘息,以及肉體相撞和摩擦
    的水聲。

      周亦正畢竟也是很久沒有和真正的女人做愛了,很快他也粗重地喘息起來,
    李月感覺到他的變化,也開始盡力向上挺動陰阜,迎合著他的攻擊,并且生澀地
    叫起床來:「弟弟……用力……快點……姐姐好爽……爽死了……」

      「姐——??!」周亦正猛的一挺身,將大肉棒深深地插進李月陰道最深處,
    頂著她的花心,噴出了火熱的精液。李月被這股熱流燙得渾身酥麻,手腳并用,
    緊緊地纏住周亦正:「啊……射得姐姐好舒服……」

      「啊……姐……」周亦正軟軟地伏在李月身上,大汗淋漓地喘息著:「一開
    始我真沒想到和你做愛這幺舒服……」

      「嗯……」

      「你要是早點變成女人多好啊?!?br/>
      「一開始人家也不知道嘛……去洗個澡吧?都流出來了……小正射了好多
    ……」

      兩人嘻嘻哈哈地打鬧著洗完澡,回到床上休息??粗钤侣畹碾伢w,周亦
    正很快又不安分起來,雙手又開始在她身上游走。

        兩個人偎依著看著電視上的新聞:「……組織部長包二奶案今天在XX省高級
    人民法院宣判?!?br/>
        畫面換到了莊嚴的法庭,一位威嚴的法官正在念著判決:「……包養二奶多
    達三名,……受賄罪、瀆職罪、貪汙罪、非法占用性資源罪…………民憤極大,
    罪大惡極,……數罪并罰……死刑緩期三年執行……」

        「沒意思……這些當官的犯了這幺重的罪都不槍斃……姐……」

        「小正還想來一次?」李月嬌笑著挺起酥胸,任由周亦正的怪手揉捏著她柔
    軟的乳房。

      「當然想啊……姐那幺性感?!?br/>
      「那姐再和小正做一次吧……」李月眼波流轉,嫵媚地看了周亦正一眼,周
    亦正傻乎乎地看著她,已經完全忘了她曾經是自己的表哥。李月突然低頭抓住周
    亦正半硬半軟的肉棒,張開小嘴一口含住,吸吮起來,周亦正滿足的閉上眼睛,
    癱倒在床上,開始盡情地享受起那銷魂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