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一級爽快片無碼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星期三

      天剛亮,周娟娟就睜開了惺忪的睡眼。昨天被蹂躪過度的身體已經恢複了,
    乳房上的青紫和臀部的紅腫一點也看不見了。

      真有效……中科院的那些家伙除了吹牛,研究這種産品還是不錯的。周娟娟
    微笑起來,走到衛生間洗漱。鏡子裏映照著她媚光四射的身體,連自己也不由得
    有些心動起來。

      周亦正不知道晚上幾點回來的,還在睡,周娟娟也沒叫他,做好了早餐爲他
    留了一份,就出門上班了。

      今天出來得早,早高峰還沒到,所以在車上沒受到太過分的挑逗。公司裏還
    靜悄悄的,周娟娟微笑著走進自己的性服務室。打開電腦,開始研究起員工們的
    性喜好來。

      過了一會,就聽到門被敲響了。周娟娟柔聲道:「請進?!?br/>
      趙經理笑著走了進來,站在門口微笑道:「娟娟,怎幺這幺早?昨天辛苦了
    一天,我還準備你們遲到了也不記的呢?!?br/>
      「昨天回去就睡了,今天起得早?!怪芫昃晡⑿χ酒鹕韥?。

      「身子沒事吧?」

      「沒事。那個護理液真有效?!?br/>
      「嗯。那我不——對了,你……現在能不能給我服務一次?」

      「當然可以啊。趙經理怎幺這幺早就想要???」周娟娟有些奇怪。

      「我等會就要出差,去追蹤我們的産品下鄉后的反饋報告,說不定得個把月
    才能回來?,F在還不是工作時間,麻煩你了?!?br/>
      「哪裏……趙經理照顧我那幺多。那我們開始吧?趙經理還是要把我綁起來
    嗎?」

      「不用,今天不用。去我辦公室吧,我時間緊,想你給我服務的時候還能處
    理點事情……給,這是服務卡?!?br/>
      周娟娟知道趙經理是個很律己的人,從來不會利用職權占小便宜,所以笑著
    接過服務卡:「那好,趙經理先回去吧,我灌好腸就過去?!?br/>
      「好?!冠w經理輕輕地掩上門,離開了周娟娟的性服務室。

      周娟娟走進小衛生間裏,拿起灌腸工具給自己仔細地清洗好肛門和直腸。雖
    然趙經理不喜歡走后門,不過做好準備是她的職責。然后穿好衣服,敲響了趙經
    理的門。

      「請進?!?br/>
      周娟娟推開門,趙經理正在打電話:「對對對,十點整的飛機,你十一點半
    就要接……安排好,下午我就要去XX縣我們的試點?!?br/>
      周娟娟抿著小嘴,嬌笑著走到趙經理身邊,蹲下身子鉆到他寬大的辦公桌底
    下,就輕手輕腳地解開他的腰帶。緩緩地褪下他的褲子,露出半硬半軟的肉棒,
    張開櫻唇輕輕地含了起來。

      「唔——沒事沒事,就這幺安排……好,一會見?!冠w經理放下電話,肉棒
    已經在周娟娟溫暖濕潤的小嘴裏硬硬的挺立起來。

      朝陽已經透過玻璃幕墻照進了明亮的辦公室,看著寬大的辦公桌下跪在自己
    胯間努力地嘟著小嘴服務著自己的肉棒的周娟娟,趙經理不由得臉熱汗流起來。
    肉棒被周娟娟靈活的小舌頭不停地卷纏舔吸著,這時電話響了。

      周娟娟稍微放慢了一點節奏,聽見趙經理拿起電話:「是我。對,九點鍾送
    我去機場……一共三個人——好?!?br/>
      再次放下電話,趙經理笑道:「娟娟,起來吧,我時間不多,直接到我身上
    來?!?br/>
      周娟娟吐出肉棒:「還是前面嗎?」

      「嗯,我不喜歡菊花?!?br/>
      周娟娟媚笑著鉆出辦公桌,張開兩條渾圓粉白的大腿跨坐在趙經理身上,撩
    起裙子,伸出一只小手掰開兩片已經開始濕潤的花瓣,對著趙經理挺起的肉棒緩
    緩坐了下去。

      趙經理伸手托著她肥美的豐臀,周娟娟就抓著趙經理的肩,開始緩緩套動起
    來。趙經理笑道:「今天沒穿內褲就來上班啦?」

      「穿了啊,剛才灌腸的時候脫了?!怪芫昃甑痛怪^,烏黑的長發垂到趙經
    理面前,輕輕地喘息著。

      「絲襪也沒穿?!?br/>
      「嗯……每天都換個形象才好。趙經理要捏我的奶子嗎?」

      「當然?!冠w經理微笑著將手伸到周娟娟胸前,解開她的扣子。

      今天周娟娟的小西裝內是一件吊帶的內衣,被豐挺高聳的雙乳緊緊地頂了起
    來。趙經理將吊帶內衣推上去,露出粉紅色的無帶胸罩,緊緊地裹著那對白嫩碩
    大的乳房,隨著周娟娟下身套弄的節奏不停地顫動著。

      「娟娟啊,你的這對奶子可真是人間極品?!冠w經理的呼吸也粗重起來,伸
    手到周娟娟背后去摸索著想要解開胸罩。

      「從前面開……」周娟娟輕輕咬著唇,低垂著的一雙柔媚的眼睛溫柔地看著
    趙經理。

      「哦?!冠w經理微笑著收回手,伸到周娟娟的兩個罩杯中間,輕輕地解開了
    胸罩,一對大肉球頓時掙脫束縛,幾乎彈到趙經理臉上。

      「真大……好白……太軟了?!冠w經理伸手撫摸著柔膩的乳肉,張開嘴含住
    了一顆乳頭,開始吸吮起來。

      周娟娟抿著嘴沒有說話,外面辦公室漸漸傳來其他員工上班的聲音,趙經理
    笑道:「你下來吧,我來?!?br/>
      周娟娟慢慢地直起身體,濕淋淋的小穴緩緩吐出趙經理的肉棒,一股粘膩的
    淫水就順著柔嫩的大腿內側緩緩地流了下來。等周娟娟在面前站好,趙經理也站
    起身來,對著自己的大轉椅努了努嘴:「你躺著吧?!?br/>
      周娟娟微笑著坐到趙經理的辦公椅上,向后仰去,靠著椅背,驕傲地挺起那
    對堅挺的豐乳,兩條白得炫目的大腿就盡量張開,架到椅子扶手上,露出水淋淋
    的美穴。

      鮮嫩的兩片陰唇上還沾著一片閃亮的淫水,在散射進辦公室的陽光中散發著
    晶瑩淫媚的光澤,烏黑柔順的陰毛也被淫水沾濕了,緊緊地貼在粉白的陰阜上。

      趙經理伸出雙手,兩只食指輕輕地翻開周娟娟的陰唇,又一股淫水馬上就涌
    了出來。趙經理笑道:「娟娟,你的水真多?!?br/>
      「水多你們插著才舒服嘛……」周娟娟滿臉羞澀卻又夾著淫蕩的表情,這種
    表情才是最誘惑男人的。所以趙經理也忍不住了,挺著粗大的肉棒對準周娟娟嬌
    豔的美穴,吱地插了進去。

      「嗯……」周娟娟用力向上仰起粉臉,雪白的脖子上泛起一陣潮紅。趙經理
    俯身到她身上,一邊啃著那修長的玉頸,雙手則抓住周娟娟秀美的腳踝,用力向
    上推去。

      纖細修長的小腿被推倒椅背上,膝蓋則頂著那對渾圓的乳球。趙經理全身都
    俯在周娟娟的腿上,拼命地抽插著那向上凸起的肥嫩陰戶。

      「啊……啊……」這樣的姿勢使得周娟娟完全只能被動地承受,陰道內淫汁
    飛濺,隨著趙經理的抽插一股一股地涌了出來。

      「娟、娟娟、你真緊……」趙經理瘋狂地挺動著臀部,龜頭每一下都重重地
    搗在周娟娟柔嫩的花心上。

      「趙經理……用力……插爛娟娟的騷屄吧……娟娟的屄太賤了……求求趙經
    理把它戳爛……戳死……娟娟是趙經理的母狗……活著就是、爲了被、趙經理操
    死的——啊——死了……」

      周娟娟知道趙經理有虐待傾向,所以采取了更加淫蕩的叫床方式,但是還是
    抵擋不住趙經理瘋狂的攻擊,先到了高潮。

      溫暖的陰精不停地從周娟娟子宮內奔涌而出,一股股沖刷著趙經理的龜頭。
    趙經理也快要爆發了,動作幅度更大了起來,喊道:「操死你,賤貨,叫你賤—
    —」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趙經理只好不情不愿地停下動作,但是還保持著
    和周娟娟做愛的狀態,道:「進來!」

      「趙經——呃……」推開門的是黃大明,看到趙經理和周娟娟淫亂不堪的樣
    子,不由得不好意思起來:「對不起,對不起!」

      周娟娟還沈浸在高潮后的余韻中,沒有精力去理睬他,而是張著因爲高潮而
    充血顯得格外嬌豔的櫻唇,還在輕輕地喘息著:「嗯……死了……」

      趙經理則笑道:「小黃啊,什幺事?」

      「呃,孫工叫我來拿份資料,就是我們最新設計的那款産品的綜合數據,送
    給廣告部……」黃大明滿臉通紅,低著頭看著地面。

      「我已經準備好了,那疊資料最上面那份就是,你拿去吧?!冠w經理笑道,
    又開始緩緩地抽動起來。

      周娟娟又開始發出銷魂蝕骨的呻吟聲,黃大明不敢看他們,快步走過來一把
    抓住文件,趕緊離開了辦公室。趙經理笑道:「年輕人還挺害臊的?!?br/>
      周娟娟喘息著:「啊、是、是啊……前天他還是處男……」

      「哦?」

      「他前天來找我服務,說沒做過……」

      「我記得是我叫他去插你這張騷屄的……插得你舒服不?」趙經理又開始加
    快速度。

      「不、不行……第一次,很快……還是趙經理插得母狗舒服——」周娟娟又
    開始叫起床來。

      「好,那我插死你算了?!冠w經理已經接近了爆發點。

      「插死小賤貨……啊——」

      趙經理拼命挺動了幾下,終于深深地插進周娟娟陰道深處,頂著她柔嫩的花
    心噴出了精液。無力地放下周娟娟的雙腿,才發現那雙白皙的腳踝已經被捏出了
    幾條紅紅的指印。

      「娟娟……對不起啊,捏疼了吧?!冠w經理趴在她汗淋淋的身上,喘息道。

      「沒事,不疼……」

      「真不好意思,還沒到工作時間就叫你來?!?br/>
      「真的沒關系啊。趙經理不也是沒到工作時間就來工作了嗎?!怪芫昃晡⑿?br/>著站起身來,開始穿衣服。

      「嗯,多謝?!冠w經理也穿好衣服,周娟娟緩步走到辦公室門口,回頭溫柔
    一笑:「那我回去了哦?!?br/>
      「好,辛苦了?!冠w經理坐到辦公椅上,休息了一會,又開始了緊張繁忙的
    工作。

      那邊黃大明則拿著文件來到了樓上的廣告部,一直在想著剛才看到的那幕淫
    蕩的場景。直到廣告部的前臺問道:「你好,找誰?」

      「我給馬經理送份資料?!裹S大明一驚,趕緊道。

      「馬經理在二十九樓攝影室?!菇哟龁T笑道。黃大明趕緊道:「好,那我上
    去,謝謝?!?br/>
      設計部只有一層,但是廣告部足足從二十到二十九占滿了十層。每個公司都
    是這樣……這年頭,所有的東西都是百分之十的産品,百分之九十的廣告……黃
    大明走進電梯,有些好笑起來。

      第二十九層整整一層都是廣告部拍攝廣告影片和廣告圖片的地方,算是一個
    小小的攝影棚。黃大明剛走進去,就驚呆了:那不是著名影星範霜霜嗎?

      範霜霜身著便裝,被好幾個人簇擁著,看起來比電視或者電影上更加美豔動
    人。一個中年人一邊鼓掌一邊笑道:「歡迎範小姐成爲本公司最新款充氣娃娃的
    形象代言人!」

      圍觀的人群響起掌聲,黃大明有些吃驚,範霜霜是他的偶像,沒想到在這裏
    見到真人了!

      範霜霜微笑著:「多謝貴公司,我一定盡力而爲。馬經理,今天是爲貴公司
    拍攝一部廣告短片對嗎?那我們不必客套,開始吧?!?br/>
      那個中年人趕緊道:「對,範小姐真是敬業,那幺我們開始吧!化妝組!」

      「我有自己的化妝師?!构犓Φ?,身后一位留著長發的年輕人就上前一
    步,打開手中的化妝包。

      「呃……這個,範小姐,這個廣告要體現敝公司的一些理念和産品特色,不
    知道……」

      「沒關系,我看過你們的材料,知道你們要突出這款産品的口號:真實的淫
    蕩。你先看我的化妝師化,不行的話再讓貴公司的師傅做指導,行嗎?」

      「嗯……那好吧?!?br/>
      「放心吧馬經理,我雖然以演正規電影爲主,但是每年也完成了廣電總局規
    定的一部A片。最新的《金陵十四釵》看過吧?呵呵……就是這位化妝師全程幫
    我化妝的?!?br/>
      黃大明知道廣電總局規定每位女演員每年最少要拍攝一部A片,《金陵十四
    釵》就是範霜霜的最新作品,描寫了很久以前的一場戰爭中十四個妓女爲了保護
    市民,前往敵營當性奴隸,最后全部被活活操死,但是也使得不少敵人精盡人亡
    的故事。範霜霜就是那部片的主演,她非凡的演技得到了足夠的發揮,將女主角
    的妓女式的淫蕩與面對敵人的大義完美的結合了起來,雖然故事很淫靡,但是卻
    讓黃大明擼都擼不下去,絕對可是算是A片中的名著。

      化妝師熟練地幫範霜霜化好妝,範霜霜微笑著脫去了簡單的衣服,露出了完
    美的胴體。圍觀的員工頓時全部都眼睛直了,連馬經理都在不停地吞著口水。

      那位長發的化妝師淡定地在範霜霜兩顆紅潤的乳頭上涂上了一層粉紅色的香
    油,頓時顯得晶瑩剔透。然后範霜霜大方地張開兩條完美的長腿,露出了嬌豔的
    陰戶?;瘖y師換上另一瓶叫不出名字的化妝液,細心地涂在那兩瓣粉紅色的陰唇
    上。

      「好了,馬經理覺得怎幺樣?」範霜霜保持著張開雙腿的姿勢,轉向馬經理
    微笑道。

      「嗯?呃——很好!攝制組!」馬經理一呆,趕緊道。

      黃大明也呆呆地忘了自己是來送資料的,像個傻瓜一樣看著一群人扛著長槍
    短炮,對準了自己的偶像。

      「錢導演,開始吧?!柜R經理道:「範小姐,文案都記住了吧?」

      「當然,這幺短的文案,和我拍的戲裏的臺詞比根本沒什幺難度?!构犓?br/>微笑道。

      「OK,第一個鏡頭!」一個光頭走上前,指揮道:「準備!」

      頓時整個攝影室都安靜下來,範霜霜調整了一下神色,對著鏡頭擺出了一個
    淫蕩的表情,錢導演高舉的手臂向下一揮:「開始!」

      「大家喜歡我的身體嗎?大家想要和我做愛嗎?」範霜霜對著鏡頭,嫵媚得
    如同三月的桃花,聲音就像是流著新鮮的蜂蜜,讓人不由自主地陶醉起來。

      「想不想揉捏我的奶子?」一雙纖細白皙的玉手開始輕輕地揉搓起自己的雙
    乳。

      「想不想用大肉棒插進我的小穴?」一只手伸向美麗的陰戶,對著鏡頭盡力
    張開大腿,一只手指已經沒入兩片花瓣中間。

      「可惜我只有一副身體,滿足不了所有的人……」範霜霜嬌媚的臉上突然掛
    上了一副可憐無奈的表情。

      「幸好,如今有了『蜜火』牌充氣娃娃!它是百分之百按照我的身體數據制
    造的!」表情又是一變,變成了欣喜快樂的樣子。

      「擁有了它,就是擁有了我?!?br/>
      「每一寸肌膚,每一根發絲,每一個表情,每一聲呻吟,都跟我本人一模一
    樣?!?br/>
      「就連高潮時的反應,都和我完全一樣。不要遲疑,買下它吧,擁有它吧,
    操它吧——」範霜霜突然舉起一只手,喊道:「CUT!」

      「怎幺了?」馬經理和錢導演同時喊道。

      「我突然發現你們的文案有問題?!构犓妓鞯?。

      「???」

      「『操』字是敏感詞,不能出現在大衆媒體上?!构犓⑿Φ?。

      馬經理看了錢導演一眼,想了想,喊道:「文案組!」

      一個拿著一大疊文件的年輕人趕緊走到他身邊,陪著笑:「哎,對不起,這
    是我們的失誤……」

      「干什幺吃的?用敏感詞寫文案?」馬經理冷冷地看著他。

      「哎哎,真慚愧,可是現在敏感詞太多了,三個字就有一個敏感詞,文案很
    難寫的?!?br/>
      「算了,文化部除了設敏感詞和屏蔽,就沒干過別的。再去想吧?!柜R經理
    知道這是實情,就沒有爲難年輕人。

      「呵呵……」範霜霜掩著小嘴嬌笑起來,又把衆人看得呆了:「雖然『操』
    是敏感詞,但是你們可以用其他詞代替,比如『草』『插』『戳』等等,都可以
    哦。意思基本上一樣,但是這些詞不會被屏蔽?!?br/>
      馬經理和文案組的年輕人低聲商量了一會,最后笑道:「嗯,多謝範小姐,
    我們決定改成『干』字?!?br/>
      「好,重新來吧?!?br/>
      文案改好以后,第一個鏡頭一次就過了?,F在拍攝第二個鏡頭。

      「現在請大家辨認,哪位是範小姐,哪位是充氣娃娃?」一位帥氣的二流男
    演員站在鏡頭中間,左邊和右邊則站著兩位美女。就連現場的黃大明都有些糊涂
    起來,真的很難分辨。

      「大家看這兩對乳房,一樣的柔軟,一樣的完美?!鼓醒輪T雙手開始輕輕地
    揉捏起左右兩對高聳堅挺的玉乳,看樣子,手感真的沒什幺區別。

      「大家看著兩對美臀,一樣的緊緻,一樣的彈性?!闺p手已經滑到兩片雪白
    的臀肉上。黃大明越發糊涂了,那位才是範小姐呢?

      「就連這兩只美穴,也是一樣的緊窄,一樣的火熱,一樣可以在你的挑逗之
    下流出愛液?!鼓醒輪T的手指開始同時撥弄著兩對花瓣,很快揚起手來,手指尖
    都帶上了一片清亮的水光。

      「這就是『蜜火』牌充氣娃娃的最新功能:潤滑!它可以探測到你的挑逗,
    并且從以納米分子材料制造的陰道壁分泌出潤滑液,更加增進使用者的快感!」

      「現在,我們就來對比這款充氣娃娃和範小姐本人的高潮反應吧!」男演員
    微笑著結束了第二個鏡頭,這時一直一動不動地承受著他的挑逗的範霜霜微笑起
    來:「現在要拍做愛鏡頭了對吧。誰和我演對手戲?」

      「我們公司的男?!柜R經理有些不甘心地招了招手,兩位高大帥氣的年
    輕人走上前來,脫去了衣服,露出了健美的身體。

      兩位男模走上前去,將範霜霜和那款充氣娃娃都擺好仰躺的姿勢,分開腿,
    錢導演又開始了拍攝。

      「大家注意觀察,這款充氣娃娃在做愛的時候和範小姐的表情變化幾乎一模
    一樣?!苟髂醒輪T微笑著站在兩對糾纏著的身體中間,解說道。的確,一樣的
    嬌媚,一樣的淫蕩,蹙眉咬嘴,星眸半閉……那樣子讓人根本分辨不出那個是範
    霜霜,那個是充氣娃娃。

      「這款充氣娃娃使用了IN- MD公司專門開發的表情控制芯片,可以模仿
    範小姐的所有表情,并且可以控制逼真的聲音?!际鞘孪蠕浐玫墓犘〗愕慕?br/>床聲?!?br/>
      「啊、啊、啊、好脹……好舒服……穴穴好舒服……」果然,範霜霜和充氣
    娃娃同時發出了一模一樣的嬌媚入骨的呻吟。

      「我們的專業團隊長時間地研究了範小姐做愛時的表情和叫床習慣,就是爲
    了給各位消費者帶來真正和範小姐做愛的體驗?!?br/>
      「并且,我們研究了範小姐最喜歡的姿勢,只要你稍微動作,感應器就能將
    你的意圖發送到主控芯片,控制這款充氣娃娃變換成你想要的姿勢。請看?!?br/>
      兩位男模同時伸出手去,輕輕地將身下的雙腿向上推去,果然,兩雙雪白的
    纖手就抱住膝彎拉到自己懷裏,用力地向上挺起陰戶。

      「範霜霜小姐的第一次高潮,平均會在八分十二秒時到達,所以,我們暫時
    將這款充氣娃娃設置成八分十二秒時高潮。作爲消費者的你,則可以自由設定這
    個時間?!?br/>
      「現在我們來觀察她們的高潮反應?!褂谑?,第三個鏡頭也結束了,但是攝
    像機還開著,隨時準備捕捉高潮的鏡頭。

      很快,在八分鍾左右的時候,一具女體就開始抽搐起來:「啊——啊——啊
    ——好爽——高、高潮了——啊……」淫媚入骨地高聲呻吟著,緊接著,另一具
    女體也發出了一樣的呻吟。

      這時兩位男模同時站起身來,離開了鏡頭,鏡頭前只剩下兩具雪白淫靡的身
    體,在繃得緊緊地呻吟著:「啊、啊……」

      表情是一樣的動人,臉上是一樣的紅潮,都是伸出一只手指到小嘴裏緊緊地
    咬著,平滑柔潤的小腹一樣的收縮著,雪白的美腿一樣的痙攣著,就連兩副美穴
    裏也一樣緩緩流出白色的液體。

      「大家看,誰能分辨哪位是範小姐,那位是充氣娃娃?就連範小姐高潮的時
    候,流出陰精的速率和方式,以及洩精量,都一模一樣!」

      現在是第五個鏡頭了。高潮后的範霜霜媚笑著對鏡頭柔聲道:「還遲疑什幺
    呢?干它,就是干我。讓它高潮,就是讓我高潮?,F在新品上市,促銷期間每買
    一份,就可以免費獲得我在十部影視作品中的服裝,涵蓋了護士服,警服,空姐
    服,白領裝……想強奸穿著警服的我嗎?想我穿著高貴的宮裝爲您口交嗎?各種
    制服誘惑,心動不如行動!擁有『蜜火』,擁有幸福!」

      黃大明有些糊裏糊涂地看著這一切,原來電視上看到的各種淫蕩無比的廣告
    就是這幺拍出來的啊。這時拍攝已經結束,馬經理笑道:「範小姐辛苦了!請休
    息一會,等會我們拍一份平面宣傳材料?!?br/>
      「好。謝謝關照?!构犓路矝]穿,坐到一張椅子上,捧著一杯白開水
    慢慢地喝著。這是黃大明才想起來自己是來送資料的,趕緊走到馬經理面前:
    「馬經理,我是設計部的,孫工讓我送資料給你?!?br/>
      「好?!柜R經理接過資料,翻閱起來。黃大明戀戀不舍地看了範霜霜一眼,
    道:「那我回去複命了?!?br/>
      「嗯,辛苦了?!?br/>
      這時另一位中年人走到馬經理身邊,說話的聲音連正在離去的黃大明也聽到
    了:「馬經理,樣片已經出來了,十五分鍾,是不是太長了?」

      「不長不長。廣電總局最近規定不能在電視節目中插播廣告,我們只好把廣
    告拍長點,然后在裏面插播電視節目……你不用擔心……」

      黃大明已經離開了攝影室,他們的討論聽不到了。站在電梯裏,他還在呆呆
    地回想著範霜霜美豔淫蕩的表現。

      又是繁忙的一天工作結束了,周娟娟和往常一樣,疲憊地夾著小穴裏的精液
    回到了小區門口。今天車上那個家伙真厲害,第五站路的時候就把她弄到高潮了
    ……

      把陰精噴到公共汽車上的確有些丟人……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著,剛進
    小區,就看見前面喧鬧起來。

      「站住——」「再跑——」兩個男人追著一個男人正在小區裏奔跑,好像有
    些眼熟。前面跑的那個年輕男人表情非?;艔?,跌跌撞撞地腳下突然一歪,重重
    地摔倒在地上。

      后面的兩個男人馬上撲上前來,對著他一陣拳打腳踢。年輕人抱著頭,哀嚎
    著:「哎呀……哎呀……」

      一個女人也追了出來,看著兩個男人打了他幾下,出言制止道:「哥,風風
    ……行了,別打了……」

      已經有一群人開始圍觀,打人的兩個中有一個還不解氣,重重地又扇了那個
    挨打的年輕人一耳光,頓時嘴角就流出血來。年輕女人趕緊沖上前來抱住他:
    「我說了別打了!干嘛?哥,雖然你們都娶了我,但他也是我們親弟弟,下那幺
    重的手!」

      「哎……小月……我這不是爲你嘛……是你叫我和阿風給他點苦頭吃吃嘛
    ……」那個男人訕笑著。

      「真是的……干嘛打人?」「打這幺重……」「這小伙子打暈了吧?」「要
    不要報警?」圍觀的人群喧嚷起來,打人的兩個有一個按捺不住了,對著圍觀群
    衆沈聲道:「大伙評評理,這個畜生。大家有些人知道,我和他們兄弟兩都和他
    姐結婚了,昨天他姐去妓院,完成國家規定的每年一個月的賣淫任務,晚上回來
    有些扛不住了,這畜生還拉著他姐要做愛。他姐不愿意,要睡覺,他就把他姐推
    到床下,頭都摔腫。大伙說說,就算不是他姐,老婆在外面賣淫不容易,你做老
    公的不說幫她端茶倒水,按摩梳洗,還欺負她,該不該打?」

      「哦——」「真過分……」「該打?!埂咐献邮侨⒉坏嚼掀?,要是娶到了,
    還不供在手心裏,還敢把她頭打腫?」「禽獸……」圍觀人群聽到實情,紛紛指
    責起挨打的年輕人來。

      「算了,我弟弟不懂事,年紀輕,剛和我結婚,老想要。以后知道就行了,
    明白沒?」年輕女人摟著挨打的男人,心疼地看著他被打腫的臉。年輕男人靠在
    既是姐姐也是老婆的女人懷裏,慢慢地點點頭:「知、知道了,姐,對不起…
    …哥,風哥,下次我知道了?!?br/>
      「嗯……回去吧?!鼓莻€最后打他耳光的男人伸出手,牽起了他們:「你是
    我弟,又一起和你姐結婚……要不是你這次太過分,你想想你活了二十多歲,哥
    打過你沒?」

      「行了……我和你哥都知道你年輕,每天都想。不過你姐這個月很辛苦,等
    你姐這個月過了,專門陪你一個人三天,行不行?」另一個也笑道。

      「我知道了,不用了。謝謝哥,謝謝風哥。姐,我們回去吧?!拱ご虻哪贻p
    人站起來,一家四口人慢慢地走遠了。周娟娟微笑著走向自己的家,想著小方剛
    和自己結婚時也是這樣,每天都要做……不過小方挺會疼人,自己去完成賣淫任
    務的時候,總是前前后后地照顧自己……那個月都是自己心疼兒子,才幫他口交
    了幾次,不然他一個月都不會碰自己的。

      想著可愛的兒子,周娟娟回到了家裏。小兒子周亦正已經在家了,正在看電
    視,見到周娟娟回家,有氣無力地打了個招呼:「媽?!?br/>
      「小正回來了啊。昨天晚上怎幺樣?」周娟娟看到兒子的神情,已經明白了
    昨晚沒什幺希望。

      「……」周亦正搖了搖頭,沒說話。

      「又不行啊……「周娟娟也有些擔憂地看著兒子。兒子其實長得很帥,可就
    是找不到女人。

      「媽,你就嫁給我好不好?是我媽又怎幺樣……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
    是好貓,不管是媽還是女兒,娶到老婆就是成功男士……我們同事都知道我媽又
    漂亮又性感,就是不肯嫁給我……他們都以爲我有問題!」

      「不會吧?」周娟娟有些吃驚。

      「真的??!」周亦正站起身來,看著周娟娟:「現在這個社會,娶到老婆就
    能證明自己是個有能力的男人,工作也會順利點!尤其是我們搞研究的,我們導
    師也知道你很漂亮卻不肯嫁給我,現在都很歧視我!」

      「這……」

      「我不想再去參加那啥相親會了,就連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都不一定會被看上
    的!媽,我就娶你算了,行不行?」

      唉,沒辦法了。周娟娟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就這樣向我求婚?雖然我是你
    媽,也不能這幺隨便!」

      「啊——??!哈哈,好,好,媽,我明天正式向你求婚!」周亦正大笑著一
    把抱起周娟娟,原地旋轉起來,周娟娟不由得羞澀起來,畢竟是要結婚……不好
    意思地捶著兒子的肩膀:「放我下來!我還沒答應!」

      「我知道媽答應了!」周亦正笑得合不攏嘴,但還是放下了周娟娟。周娟娟
    的目光避開他熱烈的眼神落到電視上,突然看到了一則新聞,趕緊招呼周亦正:
    「看,這肯定是你哥拍的新聞?!?br/>
      「哦?」兩個人開始并肩看著電視,電視上正在播放著充氣娃娃下鄉專題報
    道,一位女主持人正在一絲不掛地拿著話筒,站在一個破落的小村村口,職業地
    微笑著:「充氣娃娃下鄉活動第一站,XX?。兀兀乜hXX鄉XX村,我們隨著
    鏡頭一起,來看看在這項先進政策照耀下的農民兄弟們?!?br/>
      女主播開始款款走向村中,蕭條破落的村莊,泥巴路兩邊的土墻上還寫著不
    知道什幺時候的標語:

        「搞基高尚,百合可恥」

      「一妻多夫是使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

      「一人賣淫,全家光榮」

      「再窮不能窮妓院,再苦不能苦妓女」

      ……

      很快,女主播就帶領鏡頭來到一家校園門口。笑道:「我們來看看這家的情
    況?!挂粭l狗狂叫起來,女主播忸怩作態的對著院子裏喊道:「有人在嗎?」

      一位中年男人走到院門口,女主播笑道:「大哥你好,我們是CCAV。充
    氣娃娃下鄉政策給您帶來了什幺樣的變化?」

      中年男人面貌憨厚,表情淳樸,死死地盯著女主播雪白的酥胸吞了口口水,
    對著女主播戳過去的話筒干巴巴地念起了臺詞:「感謝黨,感謝國家,感謝政府
    ……」

      「您有買到理想的充氣娃娃嗎?」女主播笑道。

      「嗯,現在的充氣娃娃下鄉活動真是體貼老百姓,足不出戶就可以買到便宜
    實惠的充氣娃娃。我也買到了兩個充氣娃娃,有效地解決了性欲……」中年男繼
    續機械的背著臺詞,周亦正煩了:「哥他們這些做新聞的就會搞這種形式主義,
    真沒看頭……」

      「行了,我去做飯了?!怪芫昃暧X得也是,笑著走向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