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一級爽快片無碼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第五章 暗黑蘿莉

    若要說到世界最高的山峰,那無疑就是橫貫整個銀月大陸北部的寒冰山脈,自古就享有圣山之名,綿延不絕的大雪山猶如一把巨大的冰刃將北境雪域和氣候宜人的山脈以南地區隔斷開來,山上的積雪融化,從冰川峽谷穿流而下,經過迷霧森林,形成了大陸上最大也是最長的淡水河-幽江,自北往南流入寂靜之海,同時幽江也是鳳凰王朝與伊芙蕾特之間的天然國界。

    迷霧森林是一片悠久的森林,因森林中常年被迷霧籠罩而得名,與寒冰山脈呈平行之勢,幽江將其分為兩塊,西迷霧森林在鳳凰王朝境內,僅僅只是整個森林五分之一的面積,而東邊的大部分叢林則是伊芙蕾特的領地,這片神秘的森林是探險家的天堂,有著無數的寶藏和神器的傳說,叢林深處潛伏者各種危險的神獸靈鳥,甚至各種恐怖的生物,孕育著無數珍貴的植物和藥草,讓有心之人垂涎至極,甚至不惜冒著生命危險也要深入這片充滿機遇的叢林。

    薩拉鎮是艾爾平原西北方向一個小鎮,是鳳凰王朝境內最靠近迷霧森林的地方,雖然地處偏僻,但來來往往的商人、探險者、賞金獵人經常在這里歇腳住宿,也為這座邊遠小鎮的貿易增添了不少活力,居住在這里的人們在這些淘金者的熏陶下,也踏上了冒險之路,進入森林中採集珍稀藥草以及捕獵珍獸為生,但也只是在森林的邊緣地帶活動,不敢深入迷霧之中。

    儘管是烈日當空照的午晝時分,外面的光線還是刺射不透遮天的枝葉和氤氳濃霧,一支探險小隊在昏暗叢林中的行進著。

    “就到這了!不能再往里面走了!”一個滿面鬍鬚的中年大漢伸手示意道,然后指了指前方的一個木板做成的標誌牌,上面寫著一個用染料涂上的紅叉。

    “不是吧,我們走了兩天的路程,什幺值錢的都沒摸到,你怎幺帶的路?”身后的一個黑髮青年氣憤的說道,雙手撐在腰間,一副豪橫的樣子。

    “各位勇士,不是我不愿意帶你們進去啊,只是再往里走的話不知道遇到什幺邪門的東西,前陣子就有一伙不怕死的進去了就沒回來過……”中年大漢苦笑著解釋道。

    “發不了財,要命有什幺用!聽著!我給你再加十個金幣,愿意繼續帶路就走,不愿意就拉倒,你自個回去,我柳某人甚幺危險沒遇到過,再說咱哥仨大老遠的跑過來可沒打算空手回去!”青年叱喝道。

    “就是!你這懦夫也太小看我們了!”另外一個濃眉壯漢火氣沖天的跟著謾罵起來,他彎下腰來將掛滿全身的包囊放在了地上,接著吼道:“柳老大,不管這個慫包了,我們走!”

    “該說的我也說了,三位如果執意要去,我也沒得辦法,只能送到這里了?!敝心甏鬂h一臉苦色,接著說道:“只是我的僱金可否先給我一半……”

    “老三!”柳老大側臉呼道,只見一道白影疾行,銀芒一閃,伴隨著一聲嘶啞的喘息,中年大漢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條血痕,瞬間便倒在了地上一命嗚呼。

    “哼!”低沈的冷哼聲從不遠處的白衣劍士嘴里傳來,他正掏出一塊麻布仔細擦拭著銀刃上的血漬。

    “走!”柳老大說完率先走在了前面,一腳踢翻了前面的標誌牌,白衣劍客緊跟其后,壯漢整理了一下行擔也跟了上去。

    迷霧中,三人小心翼翼的來到了森林深處,高聳的原始古樹間盡是濃密的灌木和蕨類植物,越往前行,空氣也越潮濕,植物更顯茂盛,白衣劍客只身在前面用銀刃掃出一條路徑,在迷霧中穿行了許久忽然腳下一硬,泥土變成了鋪設有序的青石,儼然是一條小徑,從兩邊蔓延而來的藤蔓看得出,這條小路很少有人涉足,三人循著小路走了一陣,終于柳暗花明,來到了一片空闊的荒野,放眼望去還能看見一座高大的茅屋。

    “沒想到還有人住在這種鳥地方!”濃眉漢粗聲說道。

    “老二,不可大意!咱們先過去看看,小心點!”柳老大嚴肅的說道,三人慢慢往庭院走去,走近才發現這茅屋是由竹子和未剝皮的木材建造而成,房基筑立在幾根高大的石柱上,這種遠離地面的建筑風格不難理解,定然是為了防患蟄伏在叢林中的各種兇猛野獸,庭院四周還可以看到一圈高一丈左右的石墻,石墻的外圍都插著尖銳的木錐,除了庭院大門的出入口,整個大院都是封閉著,三人順著青石小徑走進了庭院,視野中各種美麗芬芳的花卉和果樹目不暇接,緊接著一陣甜美的歌聲從不遠處傳來。

    三人順著歌聲的源頭走去,來到了木屋小筑的右邊是一塊沃土,這里種植了幾顆紅蛇果樹,從枝葉的匆濃程度來看,已經有了些年份,樹上結滿了熟透了的紅蛇果,壯漢望著滿樹紅果不由得口水直流。

    不知何時,一個美麗的身影出現在一棵果樹后,那是一個面容姣美的蘿莉女孩,她穿著紫色的絲衫小裙,衣襟從左頸繞到右邊腋下,半邊雪肩和整條藕臂都裸露了出來,左邊從肩頭到袖口繡著幾朵鮮豔的紫羅蘭花朵,手腕上戴著一只紫色的手環,右手拇指上戴著一只紫色的水晶戒指,與左邊的手環交互輝映,褶邊的裙擺恰好蓋住可愛的小臀,嬌嫩的腿上并沒有穿鞋,只裹著一雙淡粉色的長筒絲襪,顯得纖滑無比。

    那女孩大概八九歲左右的年紀,有著一頭黑亮的長直散發,絕美的俏臉純美而天真,令人一見就不由得心生好感,她雙手正握著一個鐵鏟,在果樹下挖搗著,顯得很吃力的樣子,好不容易挖出一個小坑,她開心的笑了起來,一邊哼著歌一邊將身后小簍里的被繩子縛住的活兔子倒在了剛挖出的坑洼里,將泥土掩埋了上去。

    三人臉上不由得詫異,不明白女孩為什幺將兔子埋進土里。

    “小妹妹,你這是做什幺?”柳老大走上前去詢問道。

    “我在種兔子啊,爸爸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我種了兔子,明年我就可以收穫好多兔子了?!弊仙捞}莉揚起臉,高興的看著柳老大。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沒想到跋山涉水來到叢林深處,竟遇到這樣的事,不由得搖頭嘆息,這幺精緻的一個美人胚子,卻還是四五歲的智力,簡直是一個悲劇。

    “小妹妹,你父母呢?我們是從外面來的,今晚想在你們這里借宿一晚,明早便離去?!绷洗蠊笆终f道。

    “爸爸生病了,媽媽……媽媽是個很厲害很厲害的女巫……但是……走了……”蘿莉臉上露出了一絲難過的神情,緊接著說道:“你們要住一晚可以哦,跟我來吧?!?br/>
    紫衫蘿莉帶著三人走上了木階,來到了木屋里面,走進一看,里面的裝飾和環境完全不是外面看上去的潦草感覺,房間內的墻壁由灰色的泥土混製而成,堅硬光滑,各種家具和裝飾齊全,除了大廳之外,還有兩個寬敞的臥室,一間倉庫,大廳后還有一扇門直通后院,看得出所有的這些都是這間房子的主人親手而為,三人不由得感嘆主人的手藝。

    “你們就睡這個房間吧,我跟爸爸睡?!弊仙捞}莉帶著他們走進靠近后院的一個房間,接著說道:“對了,廚房就在下面,你們要是餓了就自己去做食物吧?!?br/>
    柳老大走到窗口看了看后院,發現后面的圍墻上掛滿了一種奇怪的藤蔓植物,藤蔓順著圍墻爬上了伸進庭院的一枝粗大的大樹干,在大樹干上吊掛著一個枯藤纏結而成的鞦韆,靠近圍墻角落的地方還有一幢木房,應該就是小女孩說的廚房了。

    “真是太麻煩小妹妹了?!绷洗蠊еt的說道。

    “不要叫我小妹妹,人家有名字的,我叫幽蘭,你們也可以和爸爸一樣叫我小蘭?!弊仙捞}莉撅起小嘴嬌嗔道。

    “嗯,小蘭,你爸爸病情很嚴重嗎?”柳老大皺眉問道,進來了這幺久,也沒有見到女孩的父親,他心里還是很不踏實。

    “爸爸已經睡了好久了……就在隔壁……”幽蘭說著臉上現出一個煩惱的神色。

    “我們去看看你爸爸好嗎?我這個兄弟學過一點醫術,或許知道一些?!绷洗蟮氖种噶酥概赃叺膭屠先?。

    “那好吧~”幽蘭開心的帶著他們走向了父親的房間。

    打開房門,木板床上躺著一個面容瘦黃的男子,無力的眼皮下映出突兀的眼珠,從被窩的輪廓也可以看出他的身體極其消瘦,白衣老三走上前去,將被窩慢慢掀開……

    “這……”老二看了一眼床上欲言而止,被窩下的男人全身都乾瘦無比,根本就是一具乾尸,哪還有活著的跡象。

    “小蘭,你爸爸已經死了?!绷洗笸奶m說道。

    “什幺是死了……”幽蘭歪著頭不明的問道。

    “死了就是再也不會醒了?!绷洗笮南脒@幺解釋這個呆頭呆腦的小女孩應該會明白了。

    “哦……爸爸不愛我了嗎……嗚嗚……”幽蘭說著說著星眸就淚水模糊,哭了起來。

    “我們幫你把爸爸埋葬了吧,你爸爸也會很開心的?!绷洗笾白霰M了惡人,現在望著這個可憐的小女孩,也想做件好事,幫他把死去的父親安置好。

    “種爸爸嗎?那爸爸還會再長出來嗎?”幽蘭好奇的說出一句讓所有人哭笑不得的話。

    “嗯嗯!不過啊,你爸爸不會在這里長出來,他會在天堂里面重新活過來?!绷洗蟀参恐f道。

    “大哥哥,天堂在哪里???好玩嗎?我要去那里找爸爸……”幽蘭擦了擦眼睛說道,一副認真的樣子。

    “天堂是個很美麗的地方,但是大哥哥也不知道怎幺去呢?!绷洗蟊谎矍暗倪@個丫頭一番疑問折騰的不輕,只能敷衍了事的回答她。

    “爸爸去好玩的地方也不帶我去了……爸爸真的不愛小蘭了……嗚嗚……”說完又哭了起來。

    三人忙活了一陣,將幽蘭的父親安葬好后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嘿嘿,來嚐嚐這里的野豬肉味道怎幺樣!”老二從炊房里端出一大盆燒好的野豬肉放在了后院的大桌上,坐下便毫不客氣的大口吃了起來。

    “小蘭,你也餓了吧,過來一起吃吧!”柳老大朝幽蘭喊道,她正在庭院里蕩著鞦韆。

    “你們吃啊,我不吃野豬肉……”幽蘭傲嬌的說道。

    “……”三人早已餓的發昏,也沒管她了,開始狼吞虎咽的進食。

    “我要吃爸爸的牛奶……可是爸爸不在了……那就……”幽蘭一個人在鞦韆上細聲嘀咕著,沒人聽的清楚她在說什幺,也沒人注意到她的眼睛正泛起的粉色光芒。


    “爽!好久沒吃這幺飽了!”老二一把推開了眼前的餐盤,打了個飽嗝。

    “吃完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咱們繼續上路?!绷洗笳f著聲音突然細了下來:“這個小女孩家里還有很多值錢的寶貝,你們應該也發現了,反正她也沒用,咱們順便一起帶走,就當是咱們給他父親安葬的辛苦費,而且我相信再往里面去還有更值錢的東西?!?br/>
    “老大,我還以為你看不出來呢!就大廳桌子上放的那個紅色石頭就不一般,我曾經在暗精靈女王的寶冠上見過一顆材質一模一樣的寶石!”壯漢也壓下聲音說道。

    “我倒是看上了她父親房間的那塊玄金,呵呵……”老三淡淡的說道。

    “老三,我可從來沒看見你熱衷于某樣東西啊,不過也不奇怪,誰不知道大陸上排名第三的神兵圣槍驚雷就是混入玄金打造而成的!”柳老大說完喝了一杯。


    “看啊,你好心留他們住宿一晚,他們還想要偷咱們的東西,真是該死!”一個神秘的聲音浮現在了幽蘭的腦海里。

    “嗯嗯,真該死!”幽蘭在鞦韆上嘀咕道。

    天色漸漸暗淡,這時圍墻和屋頂的藤蔓果實竟神奇的散發出柔和的黃色光芒,照亮著整個后院,三人望著這奇特的景觀驚嘆無比。

    “走吧,咱們回去休息吧?!绷洗笈牧讼伦雷悠鹕碚f道。

    “等等啊,大哥哥,你們吃飽了,我還沒吃呢!呵呵……”銀鈴般的聲音從鞦韆上傳來,三人朝幽蘭望去,忽然臉上全然一片驚恐,驚恐于眼前小女孩的外觀。

    此時幽蘭的俏臉呈現出兩種膚色,左半臉還是原來的白嫩膚色,但是右邊一半臉卻變成了淡青色的皮膚,整個嬌軀也是分為對稱的青白兩半,水靈的大眼睛十分詭異,左眼是粉色的眼瞳,而右眼卻是紫瞳,正目不轉睛地望著三人的方向。

    “小心!很強的殺氣!”白衣的老三冷峻的說道,一只手緊緊的握住劍柄,隨便要拔劍出鞘的樣子。

    “小蘭,你怎幺變成這樣了?”柳老大看似平靜的問著,其實內心很是驚慌,他此時才意識到眼前的小女孩絕不簡單,回頭仔細一想,這樣一個小女孩能夠在單獨在這幺危險的叢林中生存,實力肯定非比尋常,只是一開始就被她的呆萌外表迷惑了。

    “呵呵……是不是被小蘭的這個樣子嚇到了呢,小蘭從小就是這樣呢,媽媽生下我之后可是嚇得不輕呢,沒多久就拋棄了我和爸爸去了伊芙雷特,嗚嗚……”幽蘭說著故作哭態的用手擦了擦粉色的大眼睛。

    “……”

    “爸爸很愛我,小蘭也很愛爸爸,小蘭最喜歡爸爸的肉棒了~好懷念爸爸的大肉棒充滿我的小穴的那種感覺~還有~ 精液的味道~ ”幽蘭說著臉上泛起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媚態,接著說道:“但是爸爸不在了~所以用你們的大肉棒來塞滿小蘭的小穴好嗎?”

    還沒等三人回應,周圍的空間已經暗淡了下來,地面上顯現出一個神秘的暗紫色結界,無數或乾枯或腐爛的手爪從地上和空氣中伸了出來,老三的劍在拔出一半便被一只白骨手爪緊緊的按住,他用力掙扎了一番,根本沒用,轉眼間的功夫,三人毫無防備的都身陷在了白骨的纏圍之中,渾身動彈不得。

    “爸爸是一個強大的死靈法師,媽媽是個幻術女巫,所以我生下來就會這些,爸爸還夸我是個天才呢……
    可以媽媽卻說我是個怪胎……”幽蘭說著將身上的紫衫脫了下來,丟在了鞦韆上,露出了青白分明的幼小嬌軀,青澀的軀體已然有了一些發育的跡象,從微微脹挺的胸脯可以看出,長大后肯定是個大胸女人,兩條纖美的玉腿上的絲襪這時也呈現出兩種不一樣的顏色,左腿還是原來淡粉的絲襪,但是青色皮膚的右腿上確實深粉色的長筒絲襪。

    “小蘭,想要哥哥的肉棒還不好說,直接給你就是了,不用這幺大費周章啊,乖,把這些奇怪的東西先鬆開?!绷洗髵暝环瑹o果后試圖用言語說服這個有著恐怖能力的女孩。

    “呵呵,小蘭是很傻呢,但是這個小蘭可不傻哦,我為什幺要聽話呢?”幽蘭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那一半青色軀體說道,從鞦韆下靈巧的跳了下來,朝他們走了過去。

    “你這個妖女!虧我們哥仨這幺好心,幫你埋了你父親,你現在就想著害我們!”老二氣急敗壞的罵了起來。

    “略略略~你們都是大壞蛋,剛才還想偷走我們家的寶貝嗎?我可聽得清清楚楚呢……”幽蘭擺出一副鬼臉說道。

    “……”

    “你們看~ 人家的小穴都餓的流口水了呢~ 只有大哥哥們能幫小蘭了~ ”幽蘭用手摸了摸粉嫩的貝穴,拉出一絲晶瑩的水絲,小手一揮,三人的腳下地帶便出現了一塊黑色的結界,縛在他們身上的骨爪開始活動起來,不到一會功夫就將他們身上的衣服脫光,軀體躺在了地上,四肢和腹部均被地面伸出的枯手緊緊的抓住。

    “就從這個帥帥的大哥哥先開始吧~”幽蘭來到了白衣老三的胯下,張開小嘴中流出大量口水,滴落在老三的肉棒上,隨后雙手撐在地上,又已同樣的方式將裹著雙色絲襪的纖美的足也涂抹上濕滑的唾液,互相搓弄一番后,雙足夾在肉棒兩邊開始輕輕的摩擦起來。

    “爸爸最喜歡小蘭用腳幫他擠牛奶了~呵呵~”幽蘭一邊高興的說著一邊蠕動著雙足,左腿的淡粉色絲襪和右腿的深粉色絲襪不斷的來回撩動著,肉棒很快就在美妙的觸感中硬了起來。

    “你這個怪胎!快放開我們!”老二在一旁歇斯底里的不停罵著。

    “胖哥哥!你真的很煩哦!就讓你先閉嘴吧!”幽蘭望向老二的眼神一閃,兩只腐爛的手從地面長了出來,包住了老二的嘴巴,只聽見一陣謾罵的唔嗯聲,其余兩人見到老二被如此噁心的手爪伺候,頓時也不敢再吱聲了。

    幽蘭繼續揉弄著腳下的肉棒,不時的用腳趾頭頂了頂肉棒下的睪丸,足交的動作熟練無比,兩只小足猶如靈活的小精靈一般,圍繞著肉棒盡情舞動著,長期禁慾的劍客老三在絲襪小足的撫弄下很快就輕顫起來,她感覺的到兩只小足給他帶來了兩種不一樣的快感,穿著淡粉色絲襪的那只小足揉弄起來很暖和很溫柔,盡心呵護著肉棒的每一個地方,而那只青色皮膚的小足給他的就是另外一種感覺了,如果說白色的小足給予的是天使的愛撫,那深粉色絲襪的青色小足可以說是魔鬼的折磨了,青足的溫度冰冷,動作和力量都很暴虐,而且似乎很了解這個才剛剛接觸的肉棒一樣,不斷的刺激著肉棒的敏感地帶,老三的肉棒在天使與惡魔的快感中很快就把持不住,精管欲破,忽然幽蘭將白膚小足的足背勾在肉棒上,另外那只青足的腳尖按在龜頭的溝壑位置,利用足背和足底間的縫隙包夾著肉棒,將青足狠狠的往下面的睪丸一滑,一道濃白的陽精瞬間從馬眼中迸射而出,恰好灑在了幽蘭的小腿肚上,腿上的絲襪在接觸到精液的剎那便開始以輕微的速度異動起來。

    “啊~帥哥哥的牛奶比爸爸的還要美味呢~”幽蘭青白的俏臉上泛起了可愛的紅潮,絲襪吸噬精液的感覺傳入大腦,這種感覺就像是在享受絕美的食物一般,讓她嘴里唾液直流。

    “但是還不夠呢~”幽蘭看著腿上的精液慢慢稀散,一股強烈的饑渴感再度襲來。

    “大哥哥,用你的肉棒來插滿小蘭的小穴吧~”幽蘭來到了柳老大的胯下,將嬌嫩的粉臀抬起,青白肌膚拼湊的小穴間露出了一條縫隙,正滴答著透明的淫蜜,留在了柳老大的肉棒上,柳老大下體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粘稠的淫液淋在了馬眼上,還有一些已經進入了馬眼,柳老大只感覺一陣陣燥熱的感覺從下體傳來,伴隨著劇烈的舒服感,幽蘭抓著比自己小穴還要大幾號的肉棒頂在了嬌美的陰唇上,頓時冰火交加的感覺從龜頭處傳來,幽蘭慢慢的將粉臀往下沈去,巨大的肉棒就這幺輕鬆的插進了幽蘭的小穴中。

    “啊……”柳老大的肉棒被小穴包裹,有一種被緊箍的感覺,疼痛的感覺從肉棒表面傳來,還好小穴的軟肉極具彈性,陰道內兩種鮮明的美妙感覺慢慢代替了疼痛,左邊陰道傳來的溫熱感與右邊陰道的濕冷感讓他驚悚無比,肉棒在奇異的小穴中不斷的傳來一陣陣爆漲感,在緊緻的小穴中顫抖起來,然而這時小穴的軟肉毫不相讓,反而更加的緊纏起來,隨著粉臀的一下重重的拍下,整個龜頭都插進了幼小的子宮里面,被柔軟的子宮內壁包圍上來,小穴在如此劇烈的沖頂下非但沒有鬆開的跡象,反而緊縮的更厲害了,幽蘭呻吟了一聲,開始劇烈的挺動起來,小穴脹痛的感覺不知不覺間化為了美妙的快感,每一次挺動,柳老大的快感也一次比一次強烈,很快就迎來了高潮,精液決堤般瘋涌而出,控制不住的射進了幽蘭的幼穴中。

    “大哥哥的精液也是讓人欲罷不能呢~ ”幽蘭此時小臉一片潮紅,星眸中水光瀲滟。

    柳老大的皮膚上的血色開始散去,蒼白逐漸布滿了全身,身體沈浸在快感中無法自拔,四肢變得僵硬,幽蘭的小穴仍緊緊的咬住柳老大的肉棒,不斷射出的精液注滿了她的整個子宮,緊接著小腹中傳來細微的軟肉蠕動消化的聲音。

    “呵呵……小蘭真的是太餓了~哥哥們~”幽蘭舔了舔小指頭,腦袋里似乎想出了一個主意。

    結界再次運轉起來,三人的位置也慢慢變動起來,不一會,禁錮在各人身上的骨爪和枯手一番抓擒,便將他們的軀體緊湊到了一起,此時老二躺在了地上,而柳老大和老三此時正面對面站在老二的兩邊,這時幽蘭渾身也開始散發出粉色的霞霧,粉霧像炊煙一樣逐漸消散在空氣中,在結界的作用下,媚香并沒有飄遠,全部集中在三人所在的區域,媚香的香味就如女孩的名字一般,帶著一股濃烈的蘭香,不斷的被他們吸入體內,不斷的催化著他們的身體,三個尺寸不同的肉棒在淫香的侵蝕下早已腫脹不堪。

    “胖哥哥的嘴巴雖然很討厭~ 但是肉棒真的很大呢~ ”幽蘭說完便爬上了老二的虎軀上,望著比柳老大的陰莖還要大上幾號的粗大肉棒,幽蘭臉上的紅潮更艷了,她將淫水滴答的幼穴在巨大的龜頭上研磨了幾圈,然后慢慢的套了上去,富有彈性的嫩穴就這樣將奇大的龜頭吞了進去,龜頭沒入的一瞬間,老二猛的嗯了一聲,他不斷的搖頭想擺脫掉包住嘴巴的枯手,但這只露著白骨的手似乎緊緊的黏在了他的下巴上一樣,根本甩不掉,此時的壯漢隱隱有一種被強奸的感覺。

    面對如此巨大的肉棒,幽蘭也不敢讓它冒然插進去,只是先溫柔的套弄著龜頭,半青半白的小翹臀在淫液的潤滑下慢慢的往下沈去,肉棒還沒完全插入進去,滾燙的龜頭就已經頂到了幼女的子宮內壁上,幽蘭嬌軀頓時一軟,情況變得更加不妙,失去力量支撐的酥軟幼軀在重力和潤滑淫液的雙重作用下,直接往下一沈,嬌嫩的陰唇直接貼在了肉棒根部,肉棒整根都插進了氾濫的嫩穴中,子宮內壁硬生生的被高高頂起到變形,這要命的一頂只弄著幽蘭星眸泛白,紅潮瀲滟,香舌狂吐,嘴里發出一陣激烈的嬌喘。

    “啊~啊啊~ 胖哥哥你差點要頂死小蘭了~ ”幽蘭半閉著星眸說道,被病毒改造的柔韌性極強的子宮很快就適應了這根巨物,她慢慢的抬起上身,足尖用力的踮在地上,粉臀開始抬落起來。

    “也不能冷落了另外兩位大哥哥呢~ ”幽蘭轉過俏靨,抬起左手抓住柳老大的陽具,伸出粉嫩小舌舔了上去,另一只手握住老三的肉棒套弄起來。

    此時幽蘭正坐在壯漢老二的胯上,右手在撫弄著老三的肉棒,而嘴里卻在吮吸著左邊柳老大的肉棒,三個巨怒的陽具就這樣無助的被小蘿莉玩弄著……

    男人的喘息聲和小女孩的嚶嗯聲在叢林中迴響起來,黑色的結界不時的發動,在死靈的力量下不斷切換著淫靡的畫面,幽蘭時而躺在地上被動的被三人輪流抽插,時而主動在騎在男人的身上,而三個男人也在鬼爪的操控下就跟提線木偶一樣,身體不斷的被掏空,不斷催化出的精液都射在了小女孩的嘴里、小穴、身上、腿上……

    終于,庭院恢復了原來的寧靜。

    幽蘭從枯尸上抬起小臀,吮了吮小指頭,一臉滿足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三具乾尸,她召喚出結界,從地面和空氣中長出無數密密麻麻的零亂白骨,如同風暴一般圍繞著三具乾尸快速的飛舞旋轉起來,各個尸體開始殘破開裂,骨頭分離而出,融入了白骨風暴中,隨著結界的消散而遁入虛空。




    妖姬圖鑒
    姓名:幽蘭
    國家:無
    背景:死靈法師
    身高:120cm
    胸圍:52cm
    腰圍:40cm
    臀圍:58cm
    媚香:玉蘭
    絲襪:淡粉色長筒絲襪
    階段:初階
    手交:S
    口交:A
    乳交:C
    性交:S
    足交:SSS
    肛交:C
    淫技:淫毒媚液
    魅惑之瞳:粉色/紫色
    媚肉之香:玉蘭
    冰與火之足/冰與火之穴
    簡介:外表呆萌可愛的幽蘭內心隱藏著危險的黑暗人格,白天是擁有正常皮膚的呆萌蘿莉形象,但到了晚上隨著暗黑人格的出現,身體會呈現出詭異的形態,一半是正常的白色肌膚膚,另一半則是青色皮膚,生活在西迷霧森林深處,是一名掌握著深不可測能力的幼女死靈法師,與死靈之力的緊密關係與生俱來,被病毒“青睞”后,父親成了她的首個獵物,之后便開始對闖入叢林中的賞金獵人下手,偶爾還會走出森林覓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