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一級爽快片無碼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第四章 墮落的圣光

    帝都的上層區是王宮貴族的居住地,許多生活在下層區的人們終其一生都不可能踏上這片璀璨的高地,坐落在這里的建筑均是豪宅別墅風格,也有不少城堡式的房屋,與下層區相比顯得華麗而莊嚴。

    夜色下一騎銀影疾行,穿過城門往王宮的方向奔去,最后停在了伯爵府的門前,菲歐娜躍下坐騎,氣喘吁吁的打開府門,匆匆走向自己的寢宮,從河望鎮回來的途中她的身體變得很奇怪,滿臉紅暈,私處燥熱酥癢,在顛簸的鞍座中上竟略感舒爽,一路上心里抱著快點回府的想法,她不斷催促著獨角獸的奔跑速度,也靠著這種激烈的撞擊給他的肉體帶來持續的慰藉,但下了坐騎之后,這種怪異感又強烈了起來。

    “師父!你終于回來了!”徒弟圣宇激動的從主殿中沖了出來,活兔般朝菲歐娜奔去。

    “嗯,圣宇,今天修行了沒有?”菲歐娜強壓著體內的怪異感覺詢問道。

    “嗯嗯!我今天可努力了!師父!”少年似乎早就料到了師父會問這個,神情堅定的回道。

    “很好!”菲歐娜點頭道。

    “師父你怎幺了?你的臉色看上去不太好……”少年的眼神變得擔憂起來。

    “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狈茪W娜說道。

    “哦……那就好……”少年見菲歐娜說沒事也稍微放心了,緊接著又說道:“對了,男爵他又……”

    “我知道了!懶得管他!去把獨角獸拉回獸欄!別來煩我!”菲歐娜一臉冷漠的打斷了少年的話便快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合上了大門。

    少年撅了撅嘴巴哼了一聲便無趣的轉身往府外走去。

    菲歐娜背靠著房門,內心一片悸動,正猛烈的撲騰著。

    “怎幺回事!剛才的那種感覺!”菲歐娜呢喃著,剛才少年沒說完的話似乎給她帶來了很大的沖擊,她知道家里的這個不成器的弟弟是貴族圈出了名的種馬,仗著優越的家族背景和俊美的模樣誘惑下層區的少女,經常帶進府中行姦淫之悅,完全不顧及家里有沒有其他人,有時候甚至直接膽大的在大院中交合,菲歐娜無意間都目睹了幾次,兩姐弟的關係自小就結下仇視的芥蒂,到現在都是無相往來,互不干涉,適才徒弟圣宇一提,她腦海中瞬間就出現了大量淫豔的畫面,一陣莫名的沖動襲來。

    菲歐娜裸身躺在浴池中,水面上漂浮著一層紅色的花瓣,遮掩著乳溝下的誘人胴體,她輕輕勾起玉腿,望著那雙不知道什幺時候出現在腿上的白色絲襪,曾幾次試圖把她脫下來,但是這雙絲襪卻似乎極不愿意離開她的身體,像個頑皮的孩子一樣緊緊的貼附在她的肌膚上,她已經意識到很可能就是這雙奇怪的絲襪導致了她身體的異樣,使得她情慾高漲,然而不知為何,除了肉體變得敏感的同時,自己的功力造詣似乎也在一夜之間提升了一個境界,各方面的感官都變得超常敏銳,方圓一里之內的所有事物都清晰的映現在自己的腦海中,隔壁弟弟房間的交媾聲以及每一個細節動作她都能清楚的感知到,她試著閉目寧神想讓身心清凈下來,但還是沒用。

    法雷爾男爵這時正猛烈抽插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少女扎著一頭黑色馬尾束髮,面容姣好,臉上有著一絲清純,上半身趴在桌上,嘴里不時的發出嬌哼,正仔細的數著桌上的一堆銀幣,玉臂間一對還在發育中的飽滿玉乳有節奏的聳動著,美臀高高翹起承受著身后男爵的肉棒沖頂,一絲處女之血伴隨著淫液順著雪白大腿流了下來。

    “婊子!水這幺多!裝什幺清純!”男爵嘴里咧笑著,握著少女的柔腰抽插的更厲害了,粗大的肉棒在少女的蜜穴中來回進出。

    “啊~ 啊啊~ 少爺~ 慢點~ 好疼~ 啊~ ”少女轉過俏臉來嬌聲說道。

    “疼嗎?”男爵說著從兜里掏出一瓶粉色的藥劑,往桌上一放,喝道:“喝了它就不疼了,會讓你更爽!”

    “不喝~ 啊~ 啊~ ”少女一邊浪叫著一邊搖頭拒絕,顯然并不是很信任男爵。

    “喝了它我再給你一百銀幣!”男爵說著拍打了一下少女的雪臀。

    “好~ 我喝~ ”少女拿起藥瓶揭開蓋子就往嘴里倒去,殊不知這是法雷爾男爵找黑市買來的一種烈性春藥,名叫焚情膏,這種春藥比市場上一般的春藥要霸道的多,只需一滴就可以讓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的行為變成蕩婦一般,更可怕的是這種改變具有不可逆性,對女性的副作用也很大,嚴重一點會傷及大腦,影響神誌,少女這一下就喝了整整一瓶,后果自然是不堪設想。

    “哈哈!馬上就爽死你!”男爵壞笑道。

    不到一會功夫,藥效便開始發作,少女的臉上逐漸泛起紅暈,嬌媚無比,美目中波光水靈,嘴里發出的嬌喘也變得淫浪起來,呼吸越來越急促,渾身肌膚通紅,體溫驟升,在男爵抽插下的幽穴敏感度更是成倍上升,少女的翹臀開始不經意的迎合著男爵的肉棒,兩片交合處一片狼藉,淫蜜四濺。

    儘管墻壁的隔音效果極好,淫靡的交媾聲還是很清晰的傳進了菲歐娜的耳中,她此時已經洗浴完畢正在床上輾轉反側,浴火焚身的她身體不停的顫栗著,儘管自己使出了清心咒來凝聚心神,但效果并不明顯,隔壁傳來的聲音讓她的慾望更加強烈,不斷擊潰女伯爵的精神,終于她不再妥協,一只玉手不知不覺間摸到了私處,觸電般的感覺頓時從下面傳及全身,那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愉悅感覺,她漸漸放開心扉,玉指在陰蒂上開始輕揉起來,一陣陣酥麻的感覺讓他慾不罷手,揉弄一會后她將另一只手也伸到了下體,將一根手指慢慢伸進了自己的幽穴中,那是一片神圣的地帶,為了專注精神以便更快的領悟圣光神技,菲歐娜一直壓抑著情感,清心寡欲,三十芳齡的她還沒有和任何男人有過曖昧,貞潔的美穴被自己的手指插入,她不禁發出了一聲酥柔至骨的嬌吟。

    隔壁的交媾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浪,少女此時正仰躺在桌子上,雙腿緊緊勾在男爵的腰間,紅潮滿面,媚態淫浪,雙手抓揉著自己的雙乳,兩個粉嫩的乳蕾由于充血而變得通紅凸硬,嬌豔至極,藥效發作后不到一會功夫就丟了兩次陰精,私處的淫蜜狂涌不止,在桌面和地板上淋濕一片。

    “啊~ 少爺~ 你~ 干死~ 我~ 了啊~ 嗯啊~ 好~ 舒服~ ”少女被男爵抽插的嬌喘急促,俏靨亂搖,激情中伸出一根玉指放在嘴里,一副享受的神態開始吸吮起來。

    “嘿嘿!騷貨!”男爵咧嘴笑道,忽然停下了動作,將肉棒從氾濫的蜜穴中抽了出來。

    “少爺~ 不要停~ 求你~ 狠狠的插我~ 插死我好了~ 給我大肉棒~ 狠狠的干我~ ”粗俗的話語從少女嘴里喊出,快感突然中止,她似乎陷入了無助的迷茫之中,彷彿只有男人的肉棒才是她活著的意義。

    “給你來點刺激的!”男爵握著肉棒頂在了少女的后庭處,那里早已在淫水濕潤,龜頭稍稍研磨一番后,男爵便輕輕一挺,將整個龜頭都插進了少女的嫩肛之中。

    “不要!那里~ 不行!啊~ ~ ~ ”少女一聲嬌叫,性器剛剛被破處不久,后庭又要失防,少女本就交媾經驗甚少,萬萬沒想到還能這幺玩的,頓時菊門一縮,緊緊的夾住了沒入的龜頭,男爵只覺得肉棒在嫩菊里寸步難行,但也難不倒他,他將龜頭先拔了出來,借助淫液的潤滑再次送了進去,循序漸進著插入。

    “嗯~ 嗯~ 啊~ ”少女秀眉緊蹙的嬌哼著,隨著肉棒漸漸沒入肛門,一種與之前不同的快感從嫩菊中傳來,再次重新點燃了她的慾望之火,直到男爵的肉棒全根都插了進去,她才舒緩了一口氣,繃緊的嬌軀酥軟了下來,男爵直接開始在濕膩的嫩肛中猛烈的抽插起來,絲毫沒有憐香惜玉之心,一絲絲血跡從后庭溢出,也幸好少女在焚情膏的藥效下,被快感湮沒了疼痛,很快就再次淪入了愉悅的狂潮中。

    激情的聲響不斷沖擊著正自我慰藉的女伯爵,她一手揉弄著酥胸,一邊扣插著瘙癢的蜜穴,玉指隨著耳中傳來的交合節奏而慢慢加快,帶出一陣陣濺射蜜液,大腿上的白色絲襪這時也開始躁動起來,陌生的快感不斷遍及全身,菲歐娜不在壓抑內心,開始順著感覺嬌吟起來,隔壁少女的浪叫聲越來越急促,眼看又要迎來高潮,菲歐娜也挺起了纖腰,在少女的逐漸興奮的叫床聲中加快了動作,纖指在嬌穴中越插越快,越插越深,浴火充斥了女伯爵的腦海,她嘴里也跟著少女輕喊著“干死我~ 干我~ ”的淫浪話語,美豔的胴體在燈光下香汗淋漓,紅潮泛現,終于,在少女的一聲高潮的浪叫后,菲歐娜也將玉指猛的捅進了花心之中,迎來了生平的第一次高潮,嬌軀一頓亂顫,大量溫熱的陰精從蜜穴中涌流而出,伴隨著一絲處女的落紅。

    高潮過后的菲歐娜慢慢睜開了眼睛,美麗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紫色的斑芒,她望著沾著血液的玉手,嘴角閃過一絲苦笑。

    “什幺圣光神技,誤人青春,不練也罷,呵呵!”菲歐娜伸舌舔了舔手上的落紅冷笑道。

    自慰帶來的快感稍微平復了女伯爵的暴漲的情慾,她在舒悅的狀態下睡了過去,而體內的病毒正在悄無聲息的改造著她的軀體和性情。


    第二天上午,菲歐娜被窗外嘈雜的壞境吵醒,慢慢睜開雙眼,從床上坐立起來,望了望外面的庭院,只看見昨晚那個少女正一絲不掛的追逐著自己的徒弟。

    “小弟弟~ 姐姐真的好想要~ 來干姐姐嘛~ ”少女追在圣宇后面癡笑道,臉上一片紅暈,眼中春意連綿,紅脹的私處正滴著透明的淫液,顯然焚情膏帶來的后遺癥已經深深的刻在她的肉體上了,此刻的少女宛如一具腦子里只有性交的蕩婦,只要是根肉棒她都不會拒絕。

    “滾開!瘋女人!”圣宇弓在庭院中央的石質圓桌后,作出一個蓄勢待發的奔跑動作,警惕的望著與他隔著石桌的少女,驚慌的神色中帶著一絲害羞。

    “母狗找賤種!絕配??!哈哈!”不遠處的法雷爾男爵正坐在亭子中品嚐著美酒,觀賞著眼前的好戲,突然一股涼意從回來傳來,脖子上隱隱一疼,一把巨刃搭在了他的肩上,劍刃在頸上劃出一道細微的血痕。

    “十分鐘后這個女人要是還在府中,殺了你?!迸粽f完把巨劍收了回去,男爵露出一個難看的表情便起身了,儘管是親姐弟,但他還是相信如果不照做的話,菲歐娜真的會殺了他,兩姐弟的關係早就已經水火不容了。

    菲歐娜在安排好圣宇的修煉功課后,便只身出了門,前往王宮,來到了王室煉金房。

    “哎呀,什幺風把尊貴的女伯爵吹到這里來了?!卑浊咄崎T而入的菲歐娜笑道。

    “白小姐,幫我看看,我腿上的這雙絲襪是怎幺回事,有沒有辦法能幫我取下來?!狈茪W娜走上前來便直奔主題,抬起了大腿給白沁看。

    “……”白沁望著女伯爵腿上的絲襪,驚愣了片刻,隨即開口笑道:“恭喜伯爵大人,獲得了神賜之力!”

    “什幺意思?”菲歐娜不解的問道。

    “這是一種來自外界的病毒,不瞞您說,紅蓮女王和我都染上這種病毒了,雖說是病毒,但對我們來說卻是良性的,你有沒有發現你的功力變強了?”白沁反問道。

    “確實如此!怪不得我的圣光之軀奈何不了它?!狈茪W娜回道。

    “伯爵大人,它來自其他位面,你只有接納它,才能發揮其真正的神奇?!卑浊呙男χf道:“看來伯爵大人也領略了她的美妙之處了?!?br/>
    “是啊,我三十年的圣潔就因為它失去了,以后的修煉可就難了?!狈茪W娜低聲說道,臉上閃過一絲紅霞。

    “伯爵大人應該高興才對,放棄男女之悅來速成功法本就是一種弊端,而它恰巧相反,能讓你在享受性愛的同時增強功力,豈不是更好?不要抗拒它,多去享受性愛,就沒問題的?!卑浊卟]有說的太透徹,更多陰暗的秘密還是讓女伯爵自己去發現吧。

    “多謝指點!”菲歐娜拱手說完便轉身離去。


    度日如年的一天終于過去,菲歐娜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裸身蜷縮在床頭,一整天下來滿腦子都閃現著法雷爾男爵與各種女人交媾的畫面,而且在街上近身男人的時候就有一種強烈的性沖動,雖然大部分圣光之技無需禁慾也可修煉,但長久禁慾的她似乎還是有點不愿接受,大腿上的白絲興奮的躁動著,似乎很迫切的想要吸食男人的精液,兩個對立的思想在她的腦海中互相爭執糾纏,星眸中的紫芒時而閃爍時而消失,終于,浴火壓過了理智,黑色的眼瞳完全變成了紫色媚瞳。

    一個曼妙的身影行走在幽暗的走廊中,來到了法雷爾男爵的寢放外,敲響了房門。

    “誰??!”法雷爾的暴跳如雷的聲音從里面傳來,不一會房門打開,他望著門外一絲不掛的菲歐娜頓時語塞,一臉詫異擺在臉上。

    “干我!”令人不敢相信的話語從女伯爵嘴里說出。

    “哼!瘋婆娘!你又想怎幺害我!”法雷爾望著菲歐娜的性感裸軀,臉上的神色從驚訝轉為冷靜,心里在琢磨著這個素來對他沒好臉色的姐姐在打什幺算盤。

    “我叫你干我!”菲歐娜冷冷的說道,推開門走進了房間。

    菲歐娜的嬌軀在明亮的燈光下一覽無余,法雷爾看到眼前姊親的極品身材不禁眼睛發亮,他閱女無數,玩過數不清的女人,但能媲美菲歐娜這身材的女性實在是屈指可數,金色波浪長發下的玉乳結實而飽滿,沒有絲毫下垂的跡象,平坦小腹上的馬甲線清晰可見,讓這具軀體更顯韻味,大腿也在常年的修行下健美高挑,麥色的肌膚光滑柔韌,火熱的軀體足以讓任何男人都心花怒放?!耙腋赡憧梢?!可是我這家伙看著你硬不起來??!”法雷爾輕蔑的說道,如此性感的尤物就在自己面前,說沒想法那是假的,再說要是這個女人此刻來強姦他,他也沒辦法還手,還不如順了他,只是心里實在沒想明白這個瘋婆娘到底是中了什幺邪,這個姐姐儘管平時行事瘋狂,但也是潔身自好,怎幺突然就發起瘋來,要跟自己交配,至于亂倫什幺的,自己本就是個不羈之徒,不在乎這些,難道她也吃了焚情膏? 。

    男爵的腦海里飛速運轉著,都沒有想到一個合適的理由,只認為她是誤食了某種烈性春藥,才會一反常態,矜持全無,而菲歐娜接下來的動作令她出乎意料,她對性事沒什幺實戰經驗,但平時也無意間看到過弟弟與女人做愛的畫面,也多少清楚一點,只見她彎下身子蹲在了法雷爾的身下,將他的褲子褪了下來,張開嘴唇便含上了龜頭,男爵的下體不由的微微一顫,眼前這個一直仇視自己的姐姐此刻竟然蹲在地上在給他口交,刺激是刺激,但他心里還是有些膽怯,生怕這個瘋女人突然就咬下了他的命根子,男爵抱著複雜的心情望著身下的菲歐娜,看她賣力舔弄自己肉棒的樣子,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女伯爵的口舌功夫自然是生疏的很,但儘管是這樣,男爵的肉棒也很快在禁忌的快感中硬挺了起來,腰桿也微微挺動起來,在姊親的柔軟口腔中慢慢抽插起來,菲歐娜悶哼著,任由著肉棒在自己嘴里來回抽插,不知為何,剛才接觸到肉棒的那一刻,身體就表現出一種莫名的滿足感,暴漲的情慾的身體瞬間就得到了些許緩解,讓她甚至有些迷戀這根陽具了,菲歐娜開始主動的含吞著肉棒,幾次都讓肉棒狠狠的塞進了軟喉深處,柔軟的食管包裹著肉棒不留一絲縫隙,換做一般女人,肯定會感到不適,但菲歐娜在體內的圣光之力的護佑下,宛若無事,就這樣深進深出了幾十下,每一下都只頂深喉,抽插間,她的嘴唇,舌頭,口腔,喉嚨均是酥麻無比,媚態一片迷醉。

    亂倫的刺激和對姊親的憎恨讓男爵的快感更甚,嘴里的呼吸越來越粗重,此時他只想將精液狠狠的射進菲歐娜的嘴里,隨著動作逐漸加快,高潮步步逼近,男爵用手抓住菲歐娜的腦后,一陣劇烈的挺動之后,整根肉棒都沒入了菲歐娜的嘴里,龜頭沖進了柔軟的食管中,菲歐娜也將溫唇緊緊含住肉棒的根部,等待著即將爆發的強烈精潮。

    “啊……”男爵嘴里發出一聲大叫,下體一陣猛烈的哆嗦,精關一鬆,肉棒在女伯爵的嘴里猛烈顫抖了許久,一股滾熱的精液直接注入了菲歐娜的食管之中。

    菲歐娜秀眉緊蹙,發出一陣悶哼,喉頸間鼓動一陣便將精液盡數吞食了下去,吞嚥掉肉棒的最后一滴精液后,她才從慢慢移開嘴唇,吐出了疲軟的肉棒,饑渴的肉體在吸收到精液后似乎無比的興奮,但這些精液還遠遠不足以填充她的軀體。

    “再來~ 像平時干其他女人一樣干我~ ”菲歐娜的聲音此時魅惑至極,顛覆了她在法雷爾眼中一向冷漠的形象。

    “你這個瘋女人,看不出來你這幺欠干!”法雷爾沒好氣的說道,轉身從抽屜中找出一瓶壯陽藥,喝了下去。

    “這幺好的精液與其射給別的女人~ 還不如全部射給你的親姐姐呢~ 不是嗎?”菲歐娜的玉容逐漸變得嫵媚,眼眸中的紫芒無比閃亮,正春意朦朧的望著男爵。

    “呵!真是個變態女人!”法雷爾冷哼道,刻意趁她誤食春藥的時候,不斷的逞口舌之強來數落她。

    “誰叫你總是帶別的女人來家里亂搞呢~ 搞得姐姐啊~ 滿腦子都是你的肉棒呢~ 咯咯~ ”菲歐娜一邊說著一邊爬上了床,仰靠在床上,擺出一個極其性感的姿勢。

    “快來~ 我的親弟弟~ 今晚你要是不把姐姐搞定~ 姐姐就~ ”菲歐娜柔媚的說完舔了舔嘴唇,然后語氣一冷,說道:“殺了你!”

    法雷爾聽見這話不禁毛骨悚然,肉棒一軟,早上的陰影還在,現在又被威脅,心里自然難免膽戰心驚,也不敢再亂說話了。

    “好,我這就來?!狈ɡ谞柕恼Z氣恭謙了許多,乖乖的脫掉衣物往床上走去,剛爬上床就被菲歐娜的長腿勾住了后腦勺。

    “來~ 幫姐姐舔下面~ ”勾在男爵頸后的玉腿稍一用力,就將男爵的頭部帶到了私處面前,鼻子正好栽進了蜜汁橫流的幽穴間,一股香橙的清香頓時充斥而來,弄得男爵心曠神怡。

    男爵雖然是個風流之人,但用口技侍奉女人卻還是第一次,迫于無奈他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將舌頭舔在了充脹的粉嫩陰蒂上,時而舔弄,時而含吸,只弄的菲歐娜玉體亂顫,幽穴中清泉溢涌,香橙味的蜜液讓男爵不由得驚嘆,他開始興奮的舔吸起來,舌頭深進蜜穴中恣意撩刮,吸吮著美味的香釀……

    隨著強效的淫毒媚液大量灌進了男爵的嘴中,很快就產生了作用,男爵的眼神逐漸渙散,猶如醉酒一般醍醐灌頂,不時的打著飽嗝,身下肉棒在壯陽藥和媚液的雙重效果下硬如鋼鐵。

    “來~ 干我~ ”菲歐娜嬌媚的說道,輕輕張開了雙腿。

    男爵很聽話的停止了口舌,爬上了美豔的嬌軀,肉棒在兩片陰唇間摩擦了兩下便狠狠的捅了進去。

    “?。。?!”菲歐娜突然一聲大叫,花容失色,巨大的硬物一下就插進了從未被男人開發過的嬌穴中,她當然受不了,但一陣疼痛過后舒爽感也隨之而來。

    “姐姐…姐姐……”男爵神情木然的低喊著,此時媚液已經侵蝕了大腦,處于半醒半醉的狀態,他已經很久沒有叫過菲歐娜一聲姐姐了,也許太久了… …

    “啊~ 弟弟~ 你終于不恨姐姐了~ 姐姐~ 也不恨你了~ ”菲歐娜憐愛的望著男爵說道,張開雙臂將男爵拉進了她的懷里,激情的舌吻起來。

    男爵賣力的挺動著腰桿,迷茫中只覺得姐姐的蜜穴緊緻無比,兩片陰唇也緊緊的附著肉棒,若不是有淫液的潤滑,想要抽插起來恐怕并不容易,陰道間的膣肉似乎還在詭異的蠕動著,緊緊的纏裹著進出的肉棒,男爵才抽插了一小會便已抵擋不住快感的來臨,抽插的頻率逐漸加快,幅度也越來越大。

    “啊~ 弟弟~ 啊啊~ 要~ 啊~射了嗎~ 嗯啊~ 姐姐~ 嗯啊~ 也要來了~ 啊~ ”菲歐娜嘴里浪語連篇,媚態淫浪,她仰起頭來望著兩人的交合處,準備迎接著肉棒爆發前的沖刺。

    一陣激烈的抽插過后,男爵身子一挺,龜頭擦過花心重重的插進了菲歐娜的子宮之中,隨著一聲粗重的喘息和一聲高亢的浪叫,姐弟緊緊相擁,同時迎來了禁忌的高潮,子宮內精液爆射,陰精狂淋,一片渾濁,但很快精液就被子宮內壁吸收進去,只剩下透明的陰精流了出去。

    被精液灌注的女伯爵渾身泛起一層粉色霞霧,粉霞下的玉體正發生著肉眼可見的變化,胸前的C罩杯玉乳不斷挺起,轉眼間已長至E罩杯,纖腰漸漸消瘦,翹臀像充氣了一般增大了好幾圈,腿上的白色絲襪也變得晶瑩無比,隨著粉霞散去,一具完美的魔鬼身材呈現了出來。

    “弟弟~ 接下來~ 讓姐姐來吧~ ”菲歐娜爬了起來,雙手搭在弟弟的雙肩,慢慢抬起肥臀,吸食了精液的淫穴此時擁有了活性,兩片貝唇正蠕動著朝兩邊分開,露出了里麵粉嫩的膣肉,菲歐娜將肉棒頂在陰唇之間,輕輕的將豐臀旋轉了幾圈,然后慢慢沈了下去,陰道內的媚肉頓時興奮的蠕動起來,緊緊的纏裹著逐漸刺入的肉棒……

    禁忌的交媾在房間中持續到了午夜。

    “啊~ 弟弟~ 再射給我一次~ 好嗎~ ”女伯爵跪趴在床上浪叫著,肥圓豐臀性感的翹起,嬌容淫媚至極,唇齒間口水不停的滴流著,持續了三個小時的抽插已經不記得高潮幾次了,身后的男爵此時已經成了一具乾尸,肉棒卻還是堅挺無比的姐姐的淫穴中進出,動作也慢慢的遲鈍下來,最后一下挺進之后尸骸便停止了動作,靜止的跪立在床上,肉棒也漸漸的干癟,溢出最后一滴精液,流進了菲歐娜的淫穴中。

    菲歐娜移開了身子,轉過身摸了摸男爵那乾涸的臉龐,紫色的媚瞳散去,流出了一滴淚水。

    “弟弟啊,你恨了姐姐一輩子,就讓這最后的美好回憶成為永恆吧?!?br/>


    妖姬圖鑒
    姓名:菲歐娜
    國家:鳳凰王朝
    背景:女伯爵
    身高:170cm
    胸圍:98cm
    腰圍:56cm
    臀圍:98cm
    媚香:香橙
    絲襪:白色連體絲襪
    階段:初階
    手交:S
    口交:SSS
    乳交:S
    性交:S
    足交:S
    淫技:
    淫毒媚液
    魅惑之瞳
    媚肉之香
    ?
    簡介:菲歐娜的家族原本是鳳凰王朝的名門望族,也是唯一一個伯爵世家,在一次幾乎要毀掉家族的政治丑聞后,從她父親那里繼承了家族的控制權,家道開始中落,菲歐娜也因此決定不再乾涉王朝政事,從此以游俠的身份出沒在銀月大陸,在河望鎮將黑寡婦法琳娜斬除后,寄生在法琳娜身上的異界絲襪病毒在她殞命之際離開了前任宿主,重新選擇了菲歐娜作為新任宿主。
    PS:小伙伴們久等了 ,還是希望你們能收到你們有營養的回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