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一級爽快片無碼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第三章 大劍神菲歐娜

    暖日旭昇,映射在清晨的帝都。

    一名身穿銀白鎧甲的金髮熟女正獨自走在城東的街道上,波浪捲的纖髮披散至胸背,脫俗而冷豔的面容,眉宇中散發著神圣的正義感,她負著一把的巨劍,劍柄是由黃金打造而成,劍身很長,近及地面,靠近劍柄的位置鑲嵌著一顆閃閃發光的金色寶珠,華麗魁梧的肩甲上,鏤刻著一個顯眼的金色鳳啄雕飾,性感的胸冑根本包裹不住那對36F的豪乳,大片暴露的雪白乳肉擠出一條惹火的乳溝,平坦的玉腹上可以看到健美的線條,一條三角狀的甲胄勉強遮住私處,上面鏤刻著一些精美的紋烙,一雙白銀長筒靴齊至膝蓋以上,雪白的大腿大部分暴露在外,忽然女劍士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往后望去,身后傳來響亮的踢踏聲,一個銀髮少年正騎著一只白色獨角獸朝她奔來。

    “師父,不好啦!”騎著獨角獸的少年氣喘噓噓的喊著,轉眼便來到了女劍士的身前,少年下了坐騎,彎著腰大口喘著粗氣。

    “瞧你那猴樣!急什幺急,慢慢說!”女劍士搖了搖頭厲聲道。

    “師父!河望鎮那邊也出事了!鎮長的女婿已經兩天沒看到人了!”少年一口氣把話吐完,接著大口換氣。

    “看來事情變得麻煩了呢,我得去一趟河望鎮,你先回去吧!”女劍士說完一把拉住旁邊的獨角獸跨了上去,徑直朝城外駕去。

    “餵!師父!你把它騎走了我怎幺辦??!”少年跪伏在地上大聲哭喊著。

    “……”沒有回應。

    “師父真狠心!”少年把手里的銀劍往旁邊一丟,坐在地上胡亂腳踢了一番,耍了一番情緒又拾起銀劍站了起來,往小巷中走去。

    ……

    “你知道嗎?據說咱們的女王已經激發鳳凰血脈了……”

    “那可是絕跡了幾百年的神力啊,太好了,真是天佑鳳凰王朝……”

    “唉,但是現在帝都也怪事連連呢,昨天晚上城里又有人憑空消失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少年一邊沮喪的踢著路上的石子,一邊聽著市民的閑聊,他似乎并不關心這些輿論,就算天塌下來也挨不到他的份,他從小就是個孤兒,出生的第一天就被遺棄在平民區街角,被偶然路過的女伯爵菲歐娜遇到并撫養至今,收他做了徒弟,儘管菲歐娜平時對他很嚴格苛刻,但他打心底還是很感激這個師父,師父還有一個弟弟,紈绔出名的法雷爾男爵,男爵嫌棄少年的卑微出身,沒少針對他,一直以來也多虧了師父護著他。


    云宮,女王寢宮。

    “啊~ 這就沒有了嗎?妾身還想要呢~ ”嬌甜的聲音從床上傳來,一個裸身男性正在一具性感的玉軀上賣力的耕耘著。

    “紅蓮女王,你可快點吧,看的我都忍不住了呢~ ”坐在窗前沙發上的白沁一手托著香腮望著床上的盡情交合的畫面催促道。

    “馬上就結束~ 白沁妹妹~ 咯咯~”紅蓮女王舔了舔玉指說道,胸前一對38F的傲乳在男人的抽送下有節奏的搖晃著,酥軟的豐腰下,一雙裹著紅色網襪的纖長美腿正緊緊的勾住男人的臀間,女王眼中的粉色霞芒逐漸濃烈,正散發著攝人心魂的魅力,男人直勾勾的注視著她的媚眼,面部表情癡迷而興奮,下體抽插的速度開始加快,挺動的弧度也越來越大,他大口的踹著粗氣,肉棒在女王的幽穴中激烈的抽送著,帶出一陣陣晶瑩黏膩的淫汁,淫液中透著一股令人迷醉的玫瑰花香,被男人大量吸入體內,媚香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讓男人沈浸在交媾的快感之中。

    “??!”一聲粗獷的喘息從男人嘴里傳來,他已經不記得這是他的第幾次高潮,稀薄的精液從龜頭中射了出來,射進了紅蓮女王的蜜穴之中,高潮中的男人卻沒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依舊堅挺的肉棒一邊噴流著精液一邊繼續在花穴中抽插。

    “啊~ 好美味的精液~ 再給我更多~ ”紅蓮女王盡情的扭動著纖腰,豐臀迎合著肉棒的激烈沖撞,淫穴一邊饑渴的吸收著精液一邊慢慢的蜷縮,緊緊的纏住肉棒,一層一層的柔滑膣肉就像波潮一般不斷的揉刮著肉棒,子宮內的吸引力也越來越強烈。

    “來~ 喝下我的乳汁~ ”女王嫵媚的說道,男人目光呆滯的朝著身下的艷軀壓了上去,女王一只手托住飽脹的巨乳,另一只玉手勾住男人的腦后,將嬌嫩的粉紅色乳蒂塞進了他的嘴中,男人如餓狼一般開始瘋狂的吸舔起來,大量香甜的乳液被男人吞進了嘴里,順著喉嚨流進了他的體內,逐漸侵蝕著他的每一個細胞,將男人體內的養分轉化為精液,此時男人正以一個艱難的姿勢在抽插著,蜷伏著上身不斷吸吮乳液的同時,下身的肉棒仍激烈的捅撞著女王的淫穴,男人不斷吸吮著乳汁,乳汁不斷催化著他的身體產生精液,全部射進了女人的子宮中,男人陷入了無窮無盡的淫欲天堂中,完全不知自己的肉軀正以緩慢可見的速度慢慢枯瘦。

    紅蓮女王雙頰緋紅的享受著肉棒帶來的快感,在交媾的過程中迎來了幾次高潮,每次高潮來臨,紅脹的乳蒂中就會噴出大量鮮白的乳液,此時雙乳間早已乳汁橫流,還有許多噴射在了男人的胸上,脖子,和臉上,畫面極其淫艷。

    漸漸的男人的身體逐漸變得虛弱,全身肌肉迅速萎縮,動作也漸漸遲鈍下來,隨著肉棒最后一下狠狠的插入,男人的身體終于消瘦到了極致,全身只剩一副皮包骨,射出最后一發精液之后肉棒便萎縮在女王的濕膩蜜穴中,男人乾癟的軀殼僵硬的定在女王的嬌軀上,一個完整的生命就這樣消逝。

    “呵!賤男人~ ”紅蓮女王一把推開了男人的干軀,從床上坐立起來。

    “研究的怎幺樣了~ 白沁~ ”紅蓮女王穿著衣物問道,在擬態絲襪融合后不久,一次偶然的機會,紅蓮女王遇到了出現在王宮的白沁,兩人注意到彼此腿上的絲襪,不照而宣,關係很快就親密起來。

    “紅蓮女王,已經有了初步的了解,這是一種來自異界的病毒,有意思的是,它只會寄生在女性身上,男性對其免疫……”白沁起身說道。

    “女人在感染上這種病毒之后,基因會與之融合,進而進行基因重組,這個神奇的重組過程已經不是我們當前文明能解釋的了,紅蓮女王,你的鳳凰血脈被激活也正是這種病毒的功勞,重組后的基因和宿主的大腦保持著超乎尋常的信息傳遞并做出超強的處理……簡單的說呢,就好比魔導師一樣,在大腦的精神作用下,才能釋放出各種火球和冰箭,感染后的體質也能在精神的支配下發揮出各種未知能力?!卑浊呃^續認真的講述道。

    “哦?”紅蓮女王還是一臉疑問。

    “而且,每個被感染的女性都可能融合其他的外界基因片段,而獲得相應的能力,隨著宿主的身體的感染程度不斷深化,也就是被融合改造的基因數量不斷增加的時候,宿主的各項能力也會變的越來越強……”白沁接著說道:“而且病毒融合在女性身上的副作用也是很明顯的……”

    “什幺副作用?”紅蓮女王秀眉輕蹙的問道。

    “病毒會不斷的複制繁衍,不斷侵蝕宿主的身體,融合宿主的每一個基因,這就需要……”白沁望著紅蓮女王說道。

    “需要男人的精液?”女王反問道。

    “是的,而且病毒還會不斷的改變我們的體質和性情,以便于……紅蓮女王,你知道的……”白沁回道。

    “哈哈~ 妾身倒不覺得這是副作用呢~ 你說呢~ 首席煉金師~ ”紅蓮女王笑著說道。

    “是的呢~ 男人本該如此~ ”白沁媚笑著掏出一瓶化尸粉,倒在了床上的干癟尸體上,尸體便慢慢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這雙絲襪怎幺解釋?”紅蓮女王摸了摸大腿上的紅色網襪說道。

    “它就是病毒的擬態化身,與宿主相輔相成,病毒會根據宿主體質的不同自然呈現出各種顏色與款式的擬態絲襪,當然,宿主也可以控制他的形態,但是需要消耗精神能量,女王你可以試試?!卑浊哒f道。

    紅蓮女王嘗試著用意念操控絲襪,紅色網襪竟慢慢變色,形態也在蠕動起來,不一會,一雙黑色絲襪便在女王的腿上顯現出來。

    “這倒還不錯~ ”女王欣然說道。

    “但是當精神失去控制的時候,它就會回歸自然形態,比如熟睡的時候……”白沁接著說道,腿上的肉色絲襪也蠕動起來,變幻出一雙耀眼的紫色絲襪,誘惑無比。

    “有意思,你也餓了吧,快去解決吧,我要休息一下了?!奔t蓮女王說完便躺在了沙發上。

    “那我先退下了,紅蓮女王?!卑浊哒f完便開門走了出去。


    天色慢慢接近傍晚,此時在距離帝都百里之外的河望鎮。

    “掌柜,給我一間房?!狈茪W娜拿出幾個金幣,丟在了柜檯上。

    “大姐……沒有這幺貴的房……”掌柜望著眼前出手闊氣的女劍士和煦的說道,鳳凰王朝素來民風淳樸,這個旅店的掌柜也很忠厚,這要是在其他國家,肯定是見著人傻錢多的還要狠狠宰上一筆。

    “來一間最好的,多的算小費,別墨跡了?!狈茪W娜冷冷的說道。

    “好嘞,多謝大姐,等會小的再給你提供一份豐盛的晚餐?!闭莆照f完便帶著菲歐娜走上了二樓,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不需要,晚上不要來打擾我?!狈茪W娜說道。

    “好吧,這是我們這里最好的一間了,您看還滿意不?”掌柜笑臉盈盈的問道。

    “可以,鑰匙給我,你去忙吧?!狈茪W娜說完把巨劍往角落一擱,把門合上,躺在了床上。

    介于這段時間對這些不法者的了解,它們一般晚上行動,但由于帝都的範圍太大,不方便鎖定區域展開調查,所以她才來到河望鎮,希望在這里能找到線索,菲歐娜決定先養精蓄銳,好好休憩一會,等夜深了再出去。

    明月當空,已經是深夜時分,河望鎮的街道上人跡稀少,此時一個倩影出現在巷口,月色下能看到她那雙泛著紫芒的眼瞳,魅影正慢慢走向酒巷深處……

    “看來今晚老娘要便宜你了呢~ 咯咯咯~ ”魅影嘴里嬌聲說道,月光映射在她那張嫵媚的熟婦面容上,詭魅的眼睛望著不遠處一個喝到酩酊灌頂的醉漢,醉漢一身肥胖,正踉踉蹌蹌的朝美婦這邊走來,美婦也毫不避讓的走上前去,正好撞在醉漢的身上,嬌軀順勢往地上一趟,醉漢也被撞的倒退了幾步。

    “哎呀~ ”熟婦嬌媚的呻吟著,聲音猶如海妖的歌聲一般好聽。

    “走開,別煩我!嗝兒!好香……”醉漢怒斥道,緊接著便聞到一股攝人心魄的香味。

    “你撞疼我了~ 壞人~ ”熟婦嬌聲說道,一只手輕輕撩起群擺,露出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輕輕揉弄著,姿態甚是性感,醉漢直看著眼睛發光。

    “不好意思啊,美人,我這就來給你摸摸……”醉漢看著媚婦這種作態,又被她身上散發的香味迷惑,頓時心生歹意。

    “這里疼~ 哎呀~ ”美婦指了指自己的黑絲美腿說道,眼神中閃過著一絲邪魅,醉漢完全沒有想到美婦竟毫不避諱,還躺開身姿讓他摸,臉上頓時露出一副色瞇瞇的眼神,嘴里口水直流,粗糙的手掌在美婦的大腿上撫摸一番后,直接大膽的伸進了她的私處按揉起來。

    “討厭~ 這里不方便~ ”美婦的媚語似乎在暗示著醉漢。

    “美人放心,我經常夜行此巷,這條街晚上沒人來的?!弊頋h更加得意了,傻子都聽得出這美婦的意思,心里還在嘚瑟著怎幺會遇到這樣的桃花運,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掉進了美婦的溫柔陷阱之中。

    “那你可要輕點~ ”熟婦的聲音猶如致命的毒藥一般,醉漢這時早已按奈不住,藉著酒勁一頓亂扒,就把躺在地上的熟婦剝的只剩一條纖亮的晶絲內褲和大腿的黑色絲襪,肥軀撲了上去抓住熟婦的一對飽滿巨乳狂吸亂舔。

    “別急~ 你先解衣~ ”美婦嬌聲說道,醉漢這時才醒悟過來,趕緊猴急般將自己的衣服脫了乾凈。

    “美人,這下好了吧。 ”醉漢說完再次急忙的撲了上去,身下的美婦將大腿攤開,張開雙臂勾在醉漢的腦后,瘋狂的親吻起來,兩片舌頭在唇齒間親密交纏,醉漢只覺得美婦的唾津甘甜無比,隱隱帶著一絲柑橙的味道,醉漢本就酒后乾渴,美婦的唾液就像是滋潤心靈的甘泉一樣讓她迷戀,他不斷吸吮著熟婦的唾液,而美婦嘴中的口水似乎無窮無盡一般,不斷的分泌出來,醉漢飽吸一番后不由得打了一個嗝兒。

    “壞人~ 快插進來~ 外面涼~ ”美婦在醉漢耳邊低吟道,伸出香舌輕輕舔了舔他的耳朵,醉漢頓時情慾高漲,猛的挺起腰桿,將堅挺的肉棒對準美婦的蜜穴狠狠的捅了進去。

    “啊~ ~ ~ ”美婦嘴里發出一聲高亢的浪叫,沒料到醉漢會這幺突然的插進來,這一下可要了她的小命,只弄的美婦玉臂緊擁,幾片紅色的指甲都深深的扎進了醉漢背上的肌肉中,刮出幾道細長的血痕。

    “啊~ 壞人~ 干死我了~ ”美婦嘴里雖然嬌嗔著,但眼中卻春潮如水,媚意橫生,緊接著說道:“再來~ 不要停~ ”

    醉漢在美婦的淫聲魅語下開始劇烈的抽插起來,肉棒在蜜穴中深進深出,大量淫汁濺射出來,交合處一片狼藉,在月色下反射出淫靡的水澤,激烈抽插一陣后,淫穴內的膣肉似乎越來越緊,再加上子宮中傳來的一股奇怪的吸力,醉漢的肉棒抽插速度漸漸慢了下來,但是快感反而越來越強烈,每次肉棒抽出來再插進時,都很輕易的刺入美婦的花心,只頂子宮,就這樣連續抽插了十幾下,醉漢終于忍耐不住,將第一發精液交出,肉棒在淫穴里顫抖了許久才疲軟了下來,哆嗦一陣后醉漢便攤倒在美婦的懷里打起呼嚕睡著了。

    “咯咯咯~ 這幺快可怎幺行~ 人家還沒滿足呢~ 臭男人~ ”說完美婦便翻過身來,玉靨湊到呼呼大睡的醉漢身下,紅唇微啟,含住肉棒開始吞吐吸舔,不一會肉棒再次堅挺了起來,美婦抬起翹臀,握住醉漢的肉棒對準自己的蜜穴,慢慢的沈了下去,待肉棒全跟沒入后,便開始擺動纖腰,嘴里不斷分泌出甘甜媚液,滴流而下灌進了醉漢大呼的嘴中,熟睡中的醉漢臉上這時露出一個幸福的微笑,他正在做著一個美夢,夢見自己正躺在一朵粉色云朵上,柔軟舒服,愜意的品嚐著一瓶絕世珍釀,一個絕美的仙女正馳騁在自己胯上盡情的擺弄著各種妖嬈的媚態,身體不斷的迎來高潮,不斷的將自己的精液射進女神的美穴中。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美婦仍盡情的在醉漢胯上瘋狂搖扭著,雙手支撐在醉漢的腹部,雙腿跪地,蛇腰以各種詭異的弧度帶動著肥臀不斷套弄著身下的陽物,月光下皎潔的嬌軀上彌散出一陣陣妖豔的粉霞,醉漢的身軀早已暴瘦無比,枯瘦如柴,全身膚色泛黃,彷彿只剩下乾涸的皮膚包裹著全身的骨骼,

    “嗯啊~ 嗯~ 又要來了~ 啊~ ”美婦嘴里嬌吟逐漸變得高亢,一手撐在醉漢的大腿上,一手用力的抓揉著巨乳,猶如脫韁的野馬一般,翹臀在蛇腰的扭動下時而猛烈的撞擊著肉棒,時而一陣旋轉研磨,不斷交替動作,不一會便贏來高潮,一股陰精子宮里泉涌而出,也就在這時,蜜穴中的膣肉變得異常興奮,陰道內壁上變幻出一道道螺旋狀媚肉,就像波浪一般,不斷的揉刮的肉棒,從未有過的奇特快感瞬間擊潰醉漢陷入夢鄉的大腦,一層層涌動的媚肉將肉棒推入花心,再加上子宮深處傳來的強大吸引力,幾種快感同時疊加在肉棒上,終于,醉漢的身體迅速的瘦癟下去,全身殘留的最后一些養分隨著高潮的爆發源源不斷的射進了美婦的子宮之中。

    “啊~ 好爽~ 這下你可吃飽了吧~ 咯咯咯~ ”美婦媚眼如絲,蜜穴繼續夾著肉棒研磨著,盡情享受著醉漢最后的精華,不知道為什幺,獵物在臨死時的那一波高潮彷彿是最美味的,那種伴隨著生命的隕落而榨出的最后精液讓她有一種上癮的感覺,而此時腿上黑絲的顏色也變得油亮光滑,儘管絲襪的外觀形態沒有改變,仍能看到那些細絲在興奮的蠕動著。

    “什幺人?!”美婦突然秀眉一蹙,從舒爽的媚態中回過神來,俏臉一轉,往身后的黑暗街巷望去,一個高挑的魅影出現在巷角。

    “黑寡婦法琳娜,要不是親眼所見,我怎幺也不會想到你會出現在鳳凰王朝,怎幺?在大陸各國的通緝下走投無路,來鳳凰王朝避風頭來了嗎?”魅影慢慢從陰影中走了出來,沐現在月色下,一身銀色盔甲在月光下閃耀著。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掛著女伯爵之名不管政事的大劍菲歐娜,我勸你也別管這事,免得丟了性命!”黑寡婦說道。

    “那很不巧,我就是來管你這事的,最近的案子都是你作的吧?!狈茪W娜從背后拿下巨劍,劍鋒著地,朝黑寡婦走去。

    “看來你是不想活了!”說完黑寡婦眼瞳突然變了顏色,一對紫瞳乍開,玉軀開始浮現出異樣,雙手的五指逐漸變大,轉眼間變成了紫紅色的烙焰魔爪,腋下長出紫色透明的蝎甲,像一層瑩潤的甲胄,從乳側一直延伸到乳下,包裹著雪滑的乳肉,蝎甲的支撐使她雙乳愈發飽滿挺翹,腰臀相接處也有兩列紫亮的透明甲殼,呈V字型伸入臀溝,就像一條誘人的丁字褲,在他臀后的甲殼尾椎不斷伸長,在身后長出一條蜿蜒的紫色蝎尾,半身長的蝎尾尖端是透著紫紅色光芒的蝎刺,還有兩列甲殼從大腿外側蔓延而下直至腳跟,她的腳足也和手爪一樣,也變化成了魔爪形態。

    “去死吧!”黑寡婦魔爪一揮,幾簇紫紅色的熾尖猶如飛刀一般朝著菲歐娜襲來,菲歐娜提起大劍一側,尖錐全部擊在了大劍寬刃上,輕易的躲過了攻擊,緊接著菲歐娜托著大劍急突過去,在石板地上劃出一道土痕,伴隨著嗡鳴的聲響,很快就沖到了黑寡婦的跟前,大劍往上一挑,朝黑寡婦掃去,黑寡婦腳爪用力一踩,往后躍起與她拉開了距離。

    菲歐娜托著大劍繼續逼近,沈重的大劍在她手上時而無比輕盈一般,揮舞之半空,黑寡婦的身手也還算敏捷,幾次都完美的躲過了她的斬擊,空隙之余還不時的拋擲紫焰尖錐來壓制她的攻擊,兩人互相纏斗起來。

    “就這點本事嗎?女伯爵~ ”黑寡婦躲開了一下大劍的重擊后說道,在菲歐娜強勢的追擊下,黑寡婦似乎躲閃的游刃有余,剛才的一番盤斗她似乎摸清了菲歐娜的攻擊招式,在菲歐娜的下一次重擊著地后,黑寡婦輕盈的側身躲過,倩影疾行,蝎尾飛速的席捲過來,將菲歐娜的一只手臂和上身緊緊纏住,蝎毒注入,一只魔爪制約住女伯爵另外一只握著大劍的手臂。

    “真是難看呢~ ”黑寡婦伸出舌頭舔了舔菲歐娜的玉臉,眼神妖媚無比的望著束手無策的菲歐娜。

    “是嗎?”只見菲歐娜眼中閃過一絲金芒,黑寡婦暗覺不好,正要往后退去,可惜已經太晚了。

    “圣光之怒!”一聲大喊從女伯爵嘴里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從菲歐娜身上爆散出來,猶如烈日近身一般,整個空間瞬間一片白化。

    “怎幺會!??!”金色閃光過后,一口鮮紅的血液從黑寡婦嘴里吐出,她雙腿跪地,身上的紫色甲胄破裂不堪,身體上多處部位均被光刃刺傷,鮮血直流,驚異無比的眼神中映出一個圣潔的天使化身,眼前的菲歐娜這是渾身沐浴在圣光之中,一對圣光虛翼從背后長了出來,神圣無比。

    “惡女,你作惡多端,準備接受正義的製裁吧!”菲歐娜提起巨劍,劍柄下的那顆金色寶珠在圣光之軀的加持下更加耀眼,隱隱發出清脆的聲音。

    “我要殺了你!”黑寡婦眼中現出憎恨的眼神,渾身開始生長出紫色的幾丁質,化為無數彎曲的細長尖刺,朝菲歐娜扎去,重傷的她已經沒有反擊的力量了,只能使出了同歸于盡的絕招。

    “沒用的!”菲歐娜冷冷的說道,不作任何閃避,密密麻麻的紫焰尖刺插進她的身軀后,不一會便開始被圣光凈化,傷口癒合如初。

    大招被化解,黑寡婦爬伏在地上,身體恢復了原來的肉軀,大吐了一口鮮血,嘴里虛弱的喘息著,菲歐娜將大劍刻在了她的肩上,輕輕一劃,伴隨著一聲痛呼,黑寡婦倒在了地上,從脖子上的刀痕處攤流出大量鮮血,在地上形成了一片血泊。

    ……

    惡名遠揚的世界通緝犯黑寡婦法琳娜被女伯爵就地正法的消息第二天傳遍了帝都及周邊城鎮,女伯爵也在河望鎮百姓的歡送下騎上了獨角獸,離開了小鎮,沒人發現她的腿上多了一雙白色的絲襪。




    妖姬圖鑒
    姓名:法琳娜
    國家:無
    背景:世界通緝犯
    身高:168cm
    胸圍:90cm
    腰圍:55cm
    臀圍:92cm
    絲襪:黑色連體絲襪
    階段:初階
    手交:S
    口交:S
    乳交:S
    性交:SSS
    足交:S
    淫技:
    淫毒媚液
    魅惑之瞳:紫
    媚肉之香:香橙
    異化淫穴
    簡介:世界S級通緝犯,通常手段是勾引男性與其相好,然后伺機謀財害命,事后憑藉著高超的易容術瞞天過海躲過各國政府的追擊,感染病毒后,作案更加頻繁,最后一次在鳳凰王朝的河望鎮被女伯爵菲歐娜斬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