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一級爽快片無碼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清澈透明的湖水緩緩流淌著,參天大樹環繞著湖泊,濃郁的靈氣充斥著整個
    空間。而在一旁的山巔,少女負手而立,修長的身姿亭亭玉立。迎面而來地輕風,
    將那垂及嬌臀地三千青絲吹得緩緩飄舞。裙角飛掠間。隱隱透出少女那完美地輪
    廓曲線。少女身著淡青裙袍,小蠻腰處輕束著一條紫帶,將那腰肢勾勒得極爲誘
    人。
      「終于要成功了嗎。這幺多年了,終于要突破圣品了?!故掁箖航^美的容顔
    因爲忍不住內心的浮現出了笑容,頓時令天地都黯然失色。隨即不在多想,直接
    盤腿坐下,抓住那一瞬的感悟運轉玄功。天地間的靈力不斷被她卷入體內,而她
    本人的氣勢也在節節攀升,很快的超過了仙品,朝著圣品邁進。而這原本平和的
    空間也因此開始混亂,隨著蕭薰兒實力的節節攀升,不斷有大大小小的能量漩渦
    産生,撕裂了空間,攪得這方世界天翻地覆。
      「還不行嗎……」臉上漸漸留下汗水,蕭薰兒緊閉雙眼咬緊了紅唇。把儲物
    道具中所有的靈石往外一拋,本來已經靈力貧乏的空間馬上充斥著大量精純的力
    量。蕭薰兒又接連拋出無數天材地寶,然后把心思徹底放在了突破上。
      所以她沒有發現,就在這之后,一個淡紫色的身影從被撕裂的空間外掉了進
    來。并馬上吸收了周圍的靈石開始變大,越來越大。然后開始吞噬樹木,流入湖
    泊。不斷讓其他地方被紫色的身影灌滿。而專心于突破的蕭薰兒根本沒有注意到
    這種情況,繼續運轉玄功下,竟然把那些紫色的東西一并吸入體內。
      紫色的身影,一下子進化到高階的觸手怪發出了痛呼,認準了那個山頂的女
    子就是敵人。它龐大的身軀開始移動,把整座山包裹進去??墒堑搅四巧泶┑?br/>色裙袍的女孩目前卻被一層屏壁擋住了。它無聲的嘶吼著,拍打著屏壁。
      漸漸地,它感覺屏壁無法阻止它了,因爲那股維持屏壁的能量明顯開始變得
    和它一樣。
      它將觸手鉆入屏障內,裹住了那個女孩。體驗著驕人那誘人的身體,隔著幾
    層絲布揉捏著女孩的翹臀,幾根觸手伸到衣服里撫摸女孩那柔滑的肌膚。從未經
    曆過女人的史萊姆興奮得顫抖著,它激動的捆住女孩兩只挺翹飽滿的雙峰,摩擦
    著女孩的大腿。觸手分泌的液體慢慢腐蝕掉女孩的衣服,很快女孩就變得一絲不
    掛。那猶如是那鍾天地靈氣而孕育一般的迷人胴體,出色得有些讓人目眩神迷。
      它紫色的觸手插進了女孩紅潤的嘴唇,和女孩的丁香小舌交纏起來。然后噴
    出一股又一股的液體,把女孩的嘴巴撐大。讓女孩無意識的喝下它的分泌物。一
    根觸手深陷在女孩的臀縫里摩擦,感受著嫩肉的包裹。女孩那沒有一絲贅肉的修
    長雪膩的大腿也被觸手撫摸著。觸手一直纏到腳趾頭上,把每個腳趾頭都仔細的
    摩擦著。一手纖手被用觸手綁著,在觸手的控制下擼動著觸手那最大的觸手。就
    連耳朵和鼻子都有沒有放過。
      蕭薰兒感覺很奇怪,身上黏糊糊,涼涼的。嘴巴里耳朵里甚至連鼻子里都有
    種被異物入侵的感覺。而整個身體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好像被什幺壓著摩擦著。
      「突破圣品怎幺會那幺簡單,這就是第一層磨練嗎。對付幻覺只要保持內心
    就好了,拼命抵抗反而會有反效果?!沟⑦@樣想著,這非但沒有讓她睜開美
    目,反而更進一步放松了身體,任由那不祥預感的警鍾在腦子里拼命的敲打著。
      而外界的觸手怪已經攥著女孩的雙手把她吊到半空中,分開了女孩的雙腿,
    露出那能讓任何男人瘋狂的肉縫。紫色的觸手貼在了肉縫上,然后猛的用力一刺!
      「嗚……」蕭薰兒忍不住發出了驚呼的鼻音,她明顯的感到了一股電流的快
    感從下體爆炸般涌出,和身體其他部位的感覺相交融下,就好像有一股強烈的能
    量在自己的體內爆炸。她的肉體瞬間繃勁了又馬上酥軟下去。蕭薰兒不由自主的
    搖起酥軟的腰肢,揮舞著自己的手腳。劇烈的擺動著想要逃開。體內磅礴的靈力
    就要噴射而出,損毀那帶給自己異樣感受的東西。
      「不行!」蕭薰兒馬上控制住身體,讓狂暴的靈力穩定下來,放松自己激烈
    掙扎的嬌軀,繼續專注于突破圣品?!肝椰F在可是在無盡火域內,怎幺可能會有
    什幺危險,更不會有人悄無聲息的潛進來對我做這等羞人的事……不愧是圣品,
    才剛開始就讓我有了膽怯之意?!?br/>  「難怪都說圣品之路唯有最勇猛不懼者才能沖刺,不能失去了自己的銳氣,
    不然以后后基本無緣它了?!褂秘慅X輕咬嘴里的觸手,眼皮緊緊的壓著,眉頭微
    微皺起。嬌嫩的胴體不斷顫抖著,十幾年沒有過的汗液漸漸流出,下體的蜜液更
    是源遠流長。但盡管全身上下都在發出危險的信號,能明確感覺到身體恐怕在某
    種春藥下發情著,那不詳的觸感帶給自己的大腦混亂。少女依然相信著只不過是
    突破時磨練的一環。
      觸手怪感覺到了蕭薰兒的變化更加興奮了,它拿起自己的觸手,那插入蕭薰
    兒下體的觸手慢慢退出,然后用更強烈的力量頂回去,周而反複的抽插起來。其
    他觸手也沒有停下,有的握著翹臀按壓,有的揉捏著飽滿的胸部。從觸手前端伸
    出的嘴一般的口器吮吸著乳頭,用細小的利齒咬住拉扯著乳尖,注入滿含媚藥的
    液體。蕭薰兒嘴里的觸手也分裂成無數小線,刺激著整個口腔,給蕭薰兒那誘人
    的小嘴帶來不弱于下體的享受更強烈。一條小觸手裹上陰蒂,然后用那鋒利的尖
    端插了進去。
      蕭薰兒又感到天地一陣旋轉,熟悉而又陌生的快感席卷了她全身上下。她已
    經十幾年沒有體驗過肉體上的快感了,更是這一輩子都未曾體驗過這迷人的感覺。
    她毫無抵抗的高潮了,蜜穴噴出的蜜汁超過這輩子任何一次的量。
      她感覺到恐懼,這股快感是如此的可怕。蕭薰兒的感官已經徹底混亂了,她
    想要隔絕這種讓她瘋狂,讓她想要付出一切的感覺,她想靠運作體內的靈力阻止。
    卻又強硬地壓制著自己,不讓自己突破就因爲這點「幻境」失敗。終于,她的身
    體先一步崩壞,被主人有意控制而無法抵抗侵腐的力量徹底暴動了起來。
      「不好!」蕭薰兒大感不妙,她現在正在突破的關鍵階段,可是靈力竟然暴
    亂起來。而且這股力量是如此的猛烈,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被媚藥侵腐過的身
    體竟然直接被頂上了一個高潮。她拼命搖著腦袋讓自己的一頭秀發在空中飛舞。
    這股力量是如此的恐怕,一邊撕裂自己的身軀一邊給予自己銷魂的快感。
      「這環境竟然如此恐怕,身體都做出了這樣的反應……難道真的……不行,
    現在得趕緊停下……」發蒙的腦袋實在無法進行更加深沈的思考,蕭薰兒現在只
    知道,若不阻止可不僅僅是突破不成功,變成廢人還是小,直接灰飛煙滅都有可
    能!她本來就緊閉的雙眼閉的更緊了。無暇再顧及某種已經快要錯覺的真相,一
    心撲在穩住體內的靈力。
      可伸入花徑的觸手不停地攪動著里面的肉壁,讓嫩穴發出愉快的顫抖。嬌軀
    輕顫,蜜肉不自主地收縮夾緊,更進一步增強了快感。那在揉捏陰蒂和乳房的觸
    手也不甘示弱,讓這另外兩處也爆發出驚人的快感。粗壯的觸手不斷沖撞著子宮,
    然后狠狠的插了進去!不僅如此,觸手的前端更是伸出一節小觸手,繼續深入。
      又一次被頂上高潮的蕭薰兒再也無法忍受了,她竟然感受到體內不受控制的
    力量順著高潮涌向了下體,然后從子宮那通過另一種途徑離開了自己。靈力被強
    烈的奪走卻帶給她更強的快感,她像張弓一樣挺起,然后又無力的軟下。
      她實在沒有精力在去突破,慢慢被吸干的靈力也說明她沒有能力再突破。
      「?」自己明明應該沒有繼續突破了,爲什幺「環境」還沒有消失?毫無力
    量的她無力地睜開雙眼,但看到的是一頭巨大的紫色怪物,它那可怕的觸手在自
    己的身體上發泄著的欲望。她清楚的感覺著那插進下體的東西是如此的粗大,每
    一次抽插都能清晰的感覺到它與肉壁的摩擦。
      「嗚,嗚嗚嗚??!」她想要發聲尖叫,但被什幺塞得鼓鼓的嘴巴已經發不出
    聲音,她想掙扎,但自己失去了靈力又全身酥軟,連扭動都極爲困難。她想要讓
    漿糊一樣的腦子恢複清醒,可是那讓人仿佛要失去自我的酥麻快感又接連不斷的
    襲來,她根本沒有辦法抵抗。
      感受到眼前那怪物埋在自己體內的觸手漸漸變大,從中感受到那慢慢凝聚起
    來的,讓自己心寒的能量。蕭薰兒混沌般的大腦感覺到了,有什幺來了,有什幺
    很可怕的東西要來了。那會徹底摧毀她的思維,把她變成奴畜,讓她掉到萬劫不
    複的地步。
      「你不是很想突破嗎?!鼓X中突然想起一個陌生的聲音?!赣质菑娔隳芰坑?br/>是奸淫你的,我也感覺過意不去,所以就讓我幫你一把吧?!贵w內的觸手噴發了,
    裹挾著非常強大的能量噴進了自己的體內。那無比陌生的靈力順著自己的經脈侵
    向全身,自己的每一滴血肉、每一根骨頭、每一絲毛發。最后涌向靈魂,
      「蕭炎哥哥!」那股靈力不僅帶給自己了自己力量,也帶給了自己史無前例
    的快感,被狠狠的推上高潮的蕭薰兒,睜大著自己無神的眼睛流出兩行清淚,最
    后一絲理智無助的喊出那個男人的名字,但確沒有得到回應。自己強韌的精神被
    那強烈的、從沒有沒有體驗過的、至高快感的快感徹底沖成碎片。
      觸手怪用深埋在蕭薰兒體內的觸手,把之前從她那里掠奪來的,又被自己汙
    染了的靈力一股腦的全部射了回去,根本不考慮后果?,F在抽出了觸手放下了蕭
    薰兒??粗c倒在地上的女孩身上發出淡紫色的光,氣勢不複先前軟弱,沖進了
    一個更高的層次??磥硎墙柚|手怪灌進身體里的精液所包含的力量,她終于一
    舉突破到圣品了。
      而之前被肆意玩弄的胴體因爲突破自帶的美容去虛弱效果,不僅變得更加迷
    人,還隱約透露出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嫵媚。而在這仿佛鍾天地愛戴而生的軀體
    上,盈溢著的紫色靈力也許是強者的本能,自動在一絲不掛的胴體上組成了一件
    華麗高貴的紫色裙袍,配上她迷人的完美軀體,二者相交更進一步勾勒出女孩的
    誘人。
      盡管此刻蕭薰兒的臉上滿是從兩眼無神上翻的眼眶里流出眼淚,和無法閉合
    般的嘴角流出的口水。盡管丁香小舌吐出無力收回,臉龐不知爲何有點扭曲的擺
    著一臉被玩壞的啊嘿顔。擺著啊嘿顔的臉蛋,但仍然是讓天地都失色的絕美。
      「接下來該怎幺辦好呢?」看著爬起來跪在自己的觸手前,像只野獸般求歡
    的蕭薰兒。把她變成這樣的觸手怪陷入了憂愁。
      …………………………………………………………
                   一個月前
      「啊啊~ 好厲害啊,主人,請繼續?!乖谑掁箖旱姆块g里,一陣陣誘人的呻
    吟從蕭薰兒嘴中傳來出來。只見她整個人好像母狗一樣趴跪在地上,身上那件華
    麗的紫色和服被撕的支離破碎。渾圓飽滿的玉乳、修長筆挺的雙腿以及豐挺迷人
    的翹臀都袒露在外,被一只觸手怪肆意玩弄著,蜜穴和菊穴更是被撐得鼓鼓的。
      「不行?!褂忠淮伟l泄出來的觸手怪隨手丟掉已經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蕭
    薰兒,默默的說到「我現在已經邁入第二階段,想要繼續變強只能靠奸淫其他女
    性。而你是我的寵物,所以根本沒效果?!?br/>  「主人的意思是想對我的姐妹們下手咯?」輕輕的用手指把臉上的精液刮下
    來含著,蕭薰兒不解的問道。
      「當然,不僅僅是你的姐妹,我希望奸淫所有的美女!」觸手怪揮舞著自己
    的觸手。
      三個月前,偶遇空間亂流而被卷入此地的觸手怪早就該死了,這里根本不是
    它應該去的初始世界或新手村。但它十分幸運的遇上了蕭薰兒突破,也十分幸運
    的發生了蕭薰兒竟然因爲是突破而完全不管它的情況。所以它才能活到現在。只
    不過它的實力依舊弱小,如果不是最后一下用自己汙染的靈力強制把蕭薰兒推上
    圣品,使她無法拒絕自己。不然已經被蕭薰兒弄死了。但卻和蕭薰兒立下了「我
    可以隨你玩弄,但你不能再對任何人出手」這樣的契約。
      是的,盡管自甘爲畜,蕭薰兒依然想要保護大家,三個月前的她確實如此。
    是的,三個月前的她。
                   一個星期前
      「這里不行,還需要再做改進?!故炀毜呐闹聦俪噬蟻淼奈募?,女人身
    著一件雍容的紫色錦袍,錦袍之下的嬌軀,豐滿玲瓏,猶如那成熟的蜜桃一般,
    滲透出淡淡的嫵媚,一頭三千青絲,隨意的從香肩披散而下,垂直那纖細的柳腰
    之間,而在那錦袍之下,露出一雙筆直雪白的長腿,一股野性的妖嬈誘惑,讓得
    人莫名其妙的渾身有些滾燙。
      美杜莎女王,現名彩鱗。擁有著近乎完美的嬌軀和絕美的容顔。對于她,似
    乎唯有用妖豔兩個字來形容。而在那抹妖豔之下,卻偏偏又噙著一抹女皇般的高
    貴與雍容。與另一位妻子熏兒相比,她自信有著更傲人的身材。纖細柔軟的蜂腰、
    完美無缺般的傲人曲線、修長圓潤的玉腿、高挺的胸部。就算是自己的丈夫蕭炎
    也時??吹娇诟缮嘣?。
      「呼?!勾聦偃孔吖夂?,彩鱗輕輕得靠在椅子上。自己的無良丈夫只會
    做個甩手掌柜,現在無盡火域初建,光是要緊文件就疊了幾座山?!溉绻瑑好?br/>妹趕緊突破出來就好了?!褂挠臍U了口氣,另一位妻子已經去閉關突破圣品了,
    自己還在批改文件。
      「最近老是覺得太累,是錯覺嗎?」感到腦子有點暈,彩鱗疑惑到,自己好
    歹也是仙品,看最近卻有一種力不足的感覺??粗饷嬉呀洶迪聛淼奶炜?,她稍
    微一愣,猩紅的眼中閃過一抹紫色。然后渾身忽然像是失去力氣的癱倒在椅上,
    腦中不斷傳來情欲的信號,身體卻不斷訴說著空虛。
      「怎幺回事,我這是啊啊啊~ 」不由自主的呻吟出聲,眼中慢慢褪去了理智
    的色彩,反而充斥著要把自己也燃燒殆盡的情欲。她伸出玉手把自己的衣服從領
    口拖到腰際,裙擺也被撩到一旁。一手伸進下體已經濕潤了的蜜穴,熟練的將玉
    指來回抽插蜜穴,還用空閑的手指挑撥著陰核。另一只手用力的握住自己飽滿挺
    立的乳房揉搓,彈弄著兩粒嬌挺的櫻桃。
      于是,剛剛才靜下來的房間,又一次被嬌媚誘人的呻吟聲所填滿。坐在椅上
    的彩鱗抬起一只玉腿放置到桌上,兩手開始專心的萬能著蜜穴。把自己翹挺的胸
    部交給了不知道什幺時候出現在身后的蕭薰兒。
      「真羨慕彩鱗姐姐,竟然有著這幺迷人的胸部?!褂檬种改笾轭^,肆意把
    乳頭扯來扯去的。蕭薰兒把嘴巴貼近了彩鱗的耳朵,輕輕念到「那幺,高潮吧。
    你這淫亂的母狗?!?br/>  「啊啊啊啊啊~ 」彩鱗猛地浪叫一聲,感到下體彷佛有一道電流瞬間傳遍全
    身,讓她酸酸軟軟,心里涌出難以述說的甜美與迷醉,嬌嫩的肌膚變得嫣紅,誘
    人至極。蜜液洶涌的從花心涌出,打濕了椅子,然后順著椅子緩緩滴落在地。
      還沒有從高潮余韻中回過神來的彩鱗躺著椅子上更進一步的放浪呻吟著,晶
    瑩雪白的肌膚泛出醉人的紅暈,地板因爲不斷流落的蜜液,積蓄出一片片的淫靡
    水漬。半閉著媚眼,臉上充滿嫵媚春意的彩鱗扭動著自己不斷顫抖的軀體,浪聲
    一聲蓋過一聲。
      「不要,放,放過我吧?!棺屑毧淳湍馨l現,被蕭薰兒用手指捏著的乳頭不
    僅在慢慢膨脹,還有一絲雪白的母乳沖破了束縛流了出來。而正是這給了彩鱗難
    耐折磨「求求你了,發過我吧,不要再這樣折磨我了?!共树[還在苦苦哀求到。
      「真是長不大的孩子,不過既然彩鱗姐姐都這幺求我了,我也會不好意思的
    嘛?!拐f完蕭薰兒就松開捏著乳頭的手指,卻更加用力的捏起來整個乳房。
      「啊啊啊」終于彩鱗高聲淫叫一聲,全身有如弓弦般繃得筆直,已經無比膨
    脹的乳頭猛地噴射出白色的乳汁,好像飛箭一樣不斷的從乳尖噴射而出,給原本
    紫色的衣服染上一層淡淡的乳白色,讓空氣中都散發著濃郁的奶香。
      奶水足足噴射了好幾分鍾才停止,而在這期間,彩鱗又在奶水噴射的刺激下
    連續高潮了好幾次。伴隨著淅瀝瀝的聲音,蕭薰兒高興的發現一股尿水不受控制
    的從彩鱗尿道涌出。讓現整個人渾身酥軟的彩鱗躺在混合著自己尿水奶水和蜜液
    的椅子上,連思考的力氣也沒有。
      但蕭薰兒不管,她把拉到腰際的衣服重新拉回領口,大大擺開的裙袍也被擺
    了回了。然后舉起彩鱗用她的衣服把所有的痕跡擦得一干二凈,就這樣把她放回
    椅子上,完全沒有給她換下身上那件黏糊糊又濕漉漉的衣服的想法。
      「沒想到彩鱗姐姐這幺饑渴難耐呢。每天晚上都那幺激烈。果然彩鱗姐姐本
    性是非常淫蕩的,只是因爲蕭炎哥哥根本沒辦法滿足才一直沒被開發罷了。
      不過放心吧「蕭薰兒水中竄出了一股紫金色的火焰,她手一招?;鹧姹愀采w
    在彩鱗,而彩鱗只是象征性的掙扎兩下就放棄了。
      「肉體的敏感度已經提升到極限了,魂魄也刻上了主人的印記。彩鱗姐姐你
    在安心的等等吧。馬上你就會以自己最完美最懦弱的姿態,面對自己最無法抵抗
    的主人了?!?br/>                三天前
      一道曼妙的曲線嬌軀,緩緩地走了出來。
      「算算時間,蕭瀟也該醒了吧?!瓜氲阶约旱呐畠?,彩鱗一直冰冷的臉上露
    出了母性的笑容。自己的女兒蕭瀟,因爲體質問題時常陷入沈睡。雖然沈睡的時
    間是隨即的,但母親總有自己獨特的感應。
      懷著愉悅的心情,彩鱗推開了蕭瀟房間的門。然后她當場愣住了。
      蕭瀟是無盡火域的小公主,她的房間裝飾華麗,任何一塊磚都價值連城,到
    處都有貴重的裝飾物。但現在整個房間充斥著一股腥臭味,而自己的女兒,那個
    還小就不輸給自己的蕭瀟。正被一只丑惡的觸手怪吊在半空中!
      「媽……媽媽……」蕭瀟無力的喊著,聲音中滿帶迷茫?!肝乙恍堰^來,就
    這樣了……怎幺了,媽媽?」
      「不想你女兒有事的話,就乖乖別動?!棺仙挠|手怪說道。
      「你這個混蛋,快放開她!」彩鱗渾身因爲憤怒而顫抖,她恨不得立馬沖上
    去把這惡心的怪物碎尸萬段,竟然趁著自己女兒熟睡的時候綁架她,還拿著女兒
    要挾自己。但她確實不敢動,因爲那只觸手怪正抓著自己的女兒,可以悄無聲息
    的做到這個地方,對方也不是等閑之輩。但這不代表彩鱗就會束手無策,她已經
    向自己的丈夫發出了信號。
      「把衣服脫下來?!褂|手怪說道。
      「你說什幺?!還不快放開我女兒!」彩鱗用仇恨的眼光盯著觸手怪,完全
    不爲所動。
      「媽媽,啊啊啊?。。?!」而觸手怪看到彩鱗沒有按照自己的指示,毫不猶
    豫的對蕭瀟發動了攻擊。蕭瀟瘋狂扭曲著身體,一陣又一陣的電流不斷攻擊著她,
    漸漸的聞到了一股烤肉的味道。
      「你這個混蛋!放開我女兒?。?!」彩鱗尖叫著,彩色的靈氣從她身體里噴
    射而出,她憤怒的電射向觸手怪??墒菦_到一半就停下了,因爲她看到那只觸手
    怪直接把自己的女兒吃了進去!不知道攻擊會不會傷到女兒,所以一時間彩鱗竟
    然毫無辦法。
      「媽媽,好痛啊,媽媽??!」女兒的慘叫聲透過觸手怪傳了出來,彩鱗略一
    猶豫,直接一把扯開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誘人的身軀。她知道眼前的怪物想要
    什幺,所以甚至不用手擋著,鐵青著臉咬著牙,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的站在觸手
    怪前。
      蕭瀟的慘叫果然停止了,觸手怪又把它吐了出來?!笅尅瓔寢??」蕭瀟有
    氣無力的看著眼前的母親發出了驚訝的聲音?!甘挒t別看,媽媽很快就救你出來?!?br/>在女兒目前赤身裸體讓彩鱗有點臉紅,她的身體輕輕顫抖著,別過頭去。但依然
    挺立著自己的身體,讓觸手怪視奸著自己。
      「媽媽……」盡管沒有人說,但聰明的蕭瀟又怎幺會不知道。她漸漸流出來
    眼淚。
      「我已經脫了,你這家伙快點吧……?。?!」彩鱗驚叫起來,原來不知道什
    幺時候,觸手已經伸到了她胯下。
      「還不明白嗎?你想要救自己的女兒,能做的就只剩下好好用你的肉體來取
    悅我這件事了?!褂|手怪愉快的說道,又揚了揚自己身上蕭瀟,意義不言而喻。
      「……這樣可以嗎?」彩鱗背過身去,叉開雙腿,翹起了自己的臀部,用沙
    啞的聲音問道。
      「哦,屁股很豐滿嘛??磥砟艹浞值叵硎芤粋€成熟的身體了呢?!褂|手怪直
    接伸出了自己的觸手插進了眼前的蜜穴里?!腹?,嗚嗚嗚…啊啊…突,突然就,
    進來了啊……!」彩鱗的身體開始顫抖,臉紅的跟滴血一樣。但她還是保持這這
    個姿勢,體驗著自己的體內被異物侵入事實。
      「很久沒有過的感覺啊,但是,對方竟然是怪物。而且,爲什幺,身體會這
    幺敏感……敏感過頭了吧?!共树[咬著牙,小聲的說著。然后心里默默祈禱著自
    己的丈夫趕緊發現自己的信號趕過來。
      「不,不要緊吧?!媽媽……」看著那個一直非常堅強母親的臉微微扭曲起
    來,以爲母親在承受什幺巨大蕭瀟很緊張的問道。
      「哈,沒關系……這種程度,沒什幺大不了的。蕭瀟先把眼睛閉上,很快就
    會結束的?!?br/>  「但是……媽媽……」看著以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母親越來越控制不
    住臉龐,蕭瀟不忍就這樣閉上眼。
      「哈哈哈,在什幺都不知道的女兒面前被怪物侵犯,好好享受這一刻吧!」
    剛剛還只是插進去的觸手現在開始在彩鱗的蜜穴里蠕動著,觸手上的倒勾刮著彩
    鱗的肉壁。而觸手本身還開時進進出出的抽插著。
      「嗚啊啊……等等,突然這樣動起來的話……哇啊啊」彩鱗忍不住喊出了聲。
    而觸手怪卻興奮的說道「不枉費我一直只是暗中調教而不把你變成寵物,果然可
    以升級。你身體很緊嘛,而且從這個水流上看,期待很久了吧?」
      「才不是期待很久,不對,你剛才說你暗中……啊啊啊?!褂|手才不管她說
    什幺,明明已經到極限了,還是一股腦的往里插,內部被撐大的感覺化爲讓人酥
    麻的電流流過脊椎,直擊腦門。
      「膨脹了?這幺快就想射了嗎,真是沒啊啊啊啊……不對,這,這是兩根?
    哈……嗚,停下…………嗚啊啊啊~ 」彩鱗因爲強烈的刺激閉上了眼,兩手無力
    的扶著門讓自己不至于摔倒?!赴纬鰜?,拔出來啊……請你拔出來吧……」彩鱗
    的腦袋變得渾渾噩噩,體內涌出電流般的快感。那在身體里流淌的電流電的全身
    上下酥麻不已,花瓣在興奮的顫抖,被強制撐大的蜜穴竟然又微微舒張開來。
      「就算只有一根也比我唯一經曆過的那根厲害好幾倍啊,要是再加上一根,
    啊啊啊……快住手啊,我會變得不是我的……啊啊,在我體內蠕動著,緊緊的伸
    進去了……啊,貼到子宮壁了……」里面已經相當敏感了,強烈的感知到了插入
    身體里那觸手的形狀。
      「只是前面被插了兩根就這樣了,那后面在來兩根怎幺樣?」觸手怪的聲音
    猶如這世界上最可怕的聲音,彩鱗尖叫到「唉?不,請不要,后面的話,不要啊
    ……喔喔喔喔喔喔~ 」彩鱗一下子瞪大眼睛張開嘴巴,兩行清淚從眼中中留下,
    嘴角則滴著她的口水。
      「進來了,真的進來了。菊花被……那里不行啊……拔出來,請你拔出來…
    …」
      「反正你們又不需要排泄,留著這個器官沒用,那不如讓我好好玩啊?!?br/>  從未經曆過的感覺穿透了全身,后面明明不是做這個的,而且,還是在女兒
    面前,被人這幺粗暴的給……
      「呼啊……哈……呀……好緊……太大了啊……」
      「確實是很緊呢?!闺y得的,觸手怪應和著彩鱗的話。
      「那就趕緊把它啊啊啊??!等等你在干什幺,不要啊,現在都已經是,快要
    撕裂一樣的感覺了??!」原來觸手怪又插了一根觸手進去。
      「不過緊歸緊,但看來再加一根可沒問題哦~ 」
      「哦哦哦哦……太勉強了,兩根什幺的……啊啊啊……」彩鱗的雙眼向上翻
    著,無意識的吐出了舌頭。不斷顫抖的雙腿再也承受不住,然后趁著房門的手也
    無力的這一刻,便直接跪在地上,然后伏貼在地。當這兩根完全插入她的菊花后,
    她的小腹已經被4根觸手填滿了。
      「媽媽,媽媽!」蕭瀟對彩鱗的反應非常擔心,帶著不安的表情叫到。
      「不要看,不要看啊蕭瀟,前后都被填滿的我,不要看啊啊啊啊……!」
      在女兒的驚呼下,一只苦苦支撐的彩鱗反而被這幺一刺激,直接推上了高潮,
    但兩個洞里起伏扭動的觸手沒有停下,有節奏的摩擦著肉壁。嬌柔的陰壁和腸胃
    承受著觸手的摩擦,一波一波似波浪般快感擴散至全身。她也和自己的女兒一樣,
    被觸手吊了起來。
      「哈哈哈……不停沖擊著,要壞掉了,要壞掉了啊~ 」被高潮徹底沖散了理
    智彩鱗帶著崩潰的表情淫亂的呻吟著,「哦……根本停不下來,好舒服啊…
      …唔……「彩鱗喘氣開始加劇,明明已經高潮過了,可欲望根本沒有減弱,
    快感也一波比一波強烈,身體止不住的開始扭動她的思維越來模糊,就好像漿糊
    一般,只剩下對近乎本能般的對快感的追求。
      「胸部……嗎?好啊,快來啊」兩只觸手纏上了胸前兩團隨著抽插而劇烈跳
    動的白嫩美肉,捏著豐盈的雪乳,揉捏抖動著粉紅的乳頭。噗的一聲,竟然噴出
    了乳汁。
      四根觸手同時抽插著,交替侵犯著。不但下體被侵犯,連敏感的胸部也被搓
    揉玩弄。
      「看在你誠實的表達了自己淫亂的姿態,也看在你讓我玩的很爽,給你點獎
    勵吧?!?br/>  「什幺淫亂的姿態啊,什幺……獎勵……我才不想要呢,才不稀罕呢」、
      「我夸獎的是你的肉體在誠實的追求欲望,你的精神要不要誰關啊~ 還沒發
    現嗎,自己的肉體已經爲了追求快感而出賣你了。不信你看?!拐f著,幾根觸手
    把她的頭扭向了墻壁上的鏡子,讓美杜莎女王好好看著自己淫亂的姿態。
      「哈……什幺?我竟然……」只見鏡子的彩鱗眼神渙散,三千發絲散落在地
    上,明顯已經化作一團美肉,討好的搖擺著美臀。汗水淚水口水流滿整張臉,嘴
    角卻笑得合不攏。不受控制的敏感蜜屄不停的噴濺出蜜汁,而她還在浪叫不已。
    一波又一波如潮的快感使她的嬌啼聲一聲蓋過一聲,彩鱗從沒有想過世上還有如
    此令人瘋狂的快樂,足以讓她變成這無比羞恥的姿態。
      「快感什幺的,不可能的,怎幺會舒服,我可是在女兒面前,得做好一個母
    親啊啊啊啊啊……」彩鱗瘋狂的扭動著自己的腦袋,啊嘿顔藏都藏不住。
      四根觸手的前端同時膨脹起來,在彩鱗體內噴出大量精液。
      「黏糊糊的、熱熱的、在子宮和直腸里,噴灑的到處都是……哈哈,四根同
    時,出來了,哈哈,四根同時噴出來了啊。這幺強列的,還是第一次啊啊?!?br/>  「怎幺樣,喜歡我的獎勵嗎,你淫亂的母豬?!灌弁ㄒ宦?,觸手拔了出來。
    失去了觸手支撐的彩鱗掉到了地上,她掙扎著站了以來,握住觸手,渴望的望著
    觸手怪?!刚?,請更多的侵犯我吧……啊哈,很抱歉撒謊了,但我我已經離不開
    您了。用更多,更多的精液澆灌我吧……」
      好舒服,這是什幺樣的感覺啊,已經什幺都不想去想了。精液在體內流淌,
    好棒,好棒啊。菊花也是,第一次就這幺舒服,好棒……下半身就好像要熔化了
    一樣……
      「媽媽,你怎幺了媽媽?媽媽!」蕭瀟無助的留著淚,她對著變得不認識的
    母親呼喊著。
      「不要緊哦,蕭瀟,媽媽現在啊,感覺非常棒呢,你看,這是多幺粗壯,多
    幺強大的觸手啊。對,對了……」
      彩鱗轉頭看向觸手怪「只有我這幺舒服是不行的,這幺舒服的事情,蕭瀟怎
    幺可以不參與呢。請把觸手的好處也交給蕭瀟,用您的觸手,對我們繼續過多的
    調教吧~ 」
      「看來效果還不錯呢?!箍粗蜐q的經驗條,觸手怪大笑道「那我就恭敬不
    如從命了。你就作爲服侍我的范本,讓蕭瀟好好學習吧?!?br/>  「遵命,主人~ 」
      「不要,媽媽,我是蕭瀟啊,媽媽」
                    今天
      「真好吃,爲什幺我以前要拒絕這樣的東西呢?!垢吲d的吞吐著觸手,蕭瀟
    一臉幸福的說道?!覆粔蜻€好,現在發現也不遲?!?br/>  「是啊,能享受到這種極樂和佳肴,蕭瀟你一定要好好感謝主人呢?!共树[
    跪在一旁邊舔觸手邊說道?!附裉炜墒悄阆蛑魅诵?,放棄人的尊嚴和資格變成
    奴隸的日子。不能遲到哦?!?br/>  「那是當然?!故挒t小臉一樣自豪,她站了起來,向門外走出去。
      彩鱗看著女兒走出去??粗畠荷碇嗜?,將那玲瓏有致的嬌軀襯托得更加
    淋漓盡致。那猶如遠山般的眉黛,挺翹的瓊鼻,紅潤的小嘴,以及那修長睫毛之
    下,一對鳳目滿是火熱,猶如火一般的耀人眼球。
      一頭如波浪般的長發,猶如天鵝般優雅的雪白脖頸,精致的鎖骨,顯得纖細
    性感纖細柔軟的蜂腰,完美無缺般的傲人曲線,修長圓潤的玉腿令人口干舌燥。
      特別是那一張妖媚的俏臉,眼波流轉間,仿佛是散發著種種魅惑,讓人心神
    搖曳。那種火熱與妖媚結合起來,有著讓任何人化身爲獸的能力。
      樣貌魅惑天成,一顰一笑的魅惑之意比自己這個母親還要美豔幾分。
      看著出落的如此動人的女兒,彩鱗不知爲何心中一痛,眼角不受控制的留下
    淚水。
      ……………………………………………………
      「怎幺……回事?」感覺腦子迷迷糊糊的,視線一直在不停的閃爍移動。
      好不容易穩定下來了,蕭炎終于好好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一時因愕然說不出話,眼前正是無盡火域的廣場,理所當然的,這
    里很大。但此刻看起來它卻顯得有些小了。紫色的觸手與它噴射出來的粘液在廣
    場上隨處可見,隔一段距離就可以看見一個半透明的肉囊,里面依稀可見被一些
    觸手綁著的人。
      而有不少的觸手上都可以看到正在被侵犯的豔麗女子。有的衣冠不整,有的
    干脆全裸。一些人自己跨坐在觸手拼命的扭動軀體浪叫著,一些人卻被綁的嚴嚴
    實實,動彈不得。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守衛打扮的女子,可是不僅穿著暴露,還都
    面紅耳赤嬌喘連連。挺立的葡萄隱約可見,下體更是源遠流長。
      也就是這樣蕭炎才發現自己無法控制身體,別說上去救她們,連移動一下視
    線都做不到。
      「這是怎幺回事?!」蕭炎聽到后面傳來震怒的聲音,然后自己的嘴巴自動
    張開用清脆的女音說道「沒什幺,就是爲了慶祝炎帝大人突破而開的慶功會而已,
    干嘛大驚小怪的?!?br/>  「怎幺可能!」明顯震驚的不止蕭炎一人,后面的聲音繼續吼道「趕緊發出
    警報,然后……」伴隨著一閃而逝的紫光,話說聲愕然而止。好像猶豫了下,才
    繼續說道「我在奇怪些什幺啊,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谷缓笥弥黠@發情的癡
    女聲說到。
      「那還不趕緊走?!棺彀陀肿约簞恿?,腳也自己邁開向著廣場走過去。蕭炎
    的心里十分著急,眼前的情況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情況。但是身體不受控制,他
    們一直走到廣場邊緣,已經可以感受到觸手氣息的地方。那里擺著很多的丹爐,
    還有一些穿著煉丹師衣服的人。
      「曹穎?還有丹晨?還有白薇、葉欣藍?」蕭炎愕然看著眼前的女子。那名
    妖媚動人,盡管下體正被塞著觸手侵犯依然留有絲絲冷傲氣質的黑衣女子,不是
    號稱曹家妖女的天才煉丹師又是誰?而一旁忘情的跨坐在觸手上,自己扭動著腰
    擺的,正是本青澀的丹晨,再過去的,性感的身材凹凸有致,一張秀美的臉頰顯
    得格外的嫩紅的,便是白薇和葉欣藍。
      而再往后,還有很多穿著煉丹師衣服的女孩,人數衆多。有蕭炎認識,有的
    不認識。而她們的煉丹服也不複以往那種寬松華麗。上面一直裁到鎖骨以下,領
    口處還開了個大大的V,露出大半酥胸,僅僅擋住了那圓潤弧線中央的兩粒凸起。
      下面雖然沒有變短,還是長到角裸處。但好像是制作者偷工減料,布料減少
    到只有左右兩塊不相連的布,衣服下面又開叉極高,一直到大腿根部。走動間完
    全沒有遮擋作用,不僅修長潔白的長腿清晰可見。連挺翹的屁股和兩腿間的三角
    地帶都隱約可見。除了這件誘人犯罪的煉丹服外她們都沒有穿任何東西,就連煉
    丹服也是松松垮垮的披著。
      在這衣服的襯托下,少女們本就玲瓏有致的嬌軀被突顯的更具誘惑。
      應該是爲了煉丹需要,周圍的觸手并沒有對這些少女進行侵犯,只不過是讓
    每個少女下體都塞上觸手,還保持著她們的行動能力。但一旁堆放著的材料:魔
    欲果、淫龍心、迷幻草、失神蠱……這煉的都是什幺???!甚至還有不斷被收集
    過來的觸手怪粘液和女性淫水,整個廣場就像是爲她們提供的藥庫。
      「新來的嗎?過來試藥吧?!寡龐频呐又S滿火辣的身材,「妖女」曹穎
    拿著一些剛從丹爐煉出來的丹藥走了過來?!覆缓?!」蕭炎心中暗叫不妙,但女
    孩們的毫無抵抗的乖乖張開紅唇一一服下。很快的,一個個都不停的扭動著火辣
    性感的軀體,美目中波光瀲瀲,飽滿的胸部隨著胸口的起伏抖動著。
      蕭炎也驚恐的發現自己雖然無法控制身體,但身體傳來的感覺卻更加敏銳。
    這具身體,也在發情!吃下遞過來的不知名丹藥后,身體的敏感度直線飆升不說,
    還迅速發熱無力,嬌喘聲脫口而出。僅僅是衣服與乳頭和蜜穴的摩擦,就讓身體
    微微一震,一股蜜液噴了出來。
      「我的身體,到底是……」高潮后腦子又變的迷迷糊糊,連凝聚意識的時間
    都沒有,蕭炎就感覺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當他再次醒來時,便聽到了優美的樂聲。睜眼一看,面前穿著華麗典雅的女
    人們或坐或立,帶著端莊圣潔的表情用自己的纖纖玉手嬌嫩口舌演奏著各色樂器。
    而自己的動作倒是在翩翩起舞。
      這次蕭炎先從她們的眼里看到自己的情況,但那肯定不是自己!
      正不知羞恥地穿著輕薄如絲的情趣衣服,擺動著婀娜多姿的身體跳著妓女都
    不一定會跳的淫蕩舞蹈,凹凸有致的胴體在主人熟練的扭動下盡顯風情。如此淫
    亂下賤的人怎幺會是自己?!而且仔細看看,眼前這些莊嚴肅穆的樂師也不過是
    表面工作,一個個都俏臉通紅姿勢不端,還時不時扭動著身體。褲裙上一大片的
    濕痕,身下不停滴落的蜜水,甚至聚成了一個小水洼??瓷先ゲ粌H僅是在發情,
    而且還不知道已經高潮過多少次的樣子。
      只不過自己也差不多,挺立的乳頭,流水的蜜穴。這些敏感部位與情趣衣服
    的摩擦讓蕭炎有種失神的感覺,這是從沒有體驗過的感覺。
      「你們都在干什幺?不許給我偷懶!」就在這時一名女子吸引了蕭炎的注意,
    她穿著紫色的衣裙。沒有奏樂或跳舞,而是巡視著她人的情況,不時做出評價。
      「都給我打起十二萬分精神了,我們這些母畜有幸被主人洗腦,免去了作爲
    試驗品的命運。就要爲了取悅主人拼盡全力。如果連催眠音和催情舞這種基礎中
    的基礎都學不好,那你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什幺啊,這是……啊……」蕭炎還沒有想完,就被一陣酥麻的快感擊碎了
    意志,那從身體四處産生,又在體內流竄的快感。他對這種感覺毫無抵抗力,自
    己的意志馬上被擊打的昏昏沈沈,但就在他可以失去意志時,自己移動的眼睛看
    到的東西讓他猛地一驚。
      彩鱗,他的兩位夫人之一。那個不對他人有任何好臉色,在自己面前卻像個
    小女人的彩鱗。她此刻穿著透明的輕絲做出的衣服,火辣的身體清晰可見。
      只有個別敏感部位稍微加厚,營造出一種朦朧感。而下體卻不再是那讓自己
    看的口干舌燥的玉腿,而是初次見面時的紫色蛇尾。她腰細腿直的身體就這樣像
    蛇一樣扭動著自己的胸挺臀翹,豐滿火辣的胴體仿佛沒有骨頭。釋放著一股淫靡
    放蕩的氣質,讓空氣中充滿著情欲的氣味。
      而隨著她的熱舞,下體的蜜穴不斷噴射著淫液,胸前的兩粒也慢慢流出甘甜
    的乳汁。偏偏這美女蛇還半閉著眉眼一臉嫵笑,仿佛這只是在做一件平常無奇的
    事。但她的呼吸急促,一對獸瞳中絲毫沒有理智的存在,只有烈火般的欲望灼燒
    一切。
      看久了蕭炎只覺得浴火難忍,按照剛才紫衣女子的說法,這應該就是催情舞
    乃至更高的舞步。但自己的身體伴隨著舞動即將攀登下一次巔峰,自己就像暴風
    雨中的一葉小舟,一道道快感的大浪打來,意志好像被打的越來越碎。他的理性
    慢慢消失了,開始想要不顧一切的追求快感。
      快感愕然而止,小穴訴說著空虛。蕭炎驚訝的發現自己又不在剛才的地方了,
    而是……觸手堆里?可以感覺到自己身無寸縷,而一根觸手就伸在自己面前。
      「我們都是被主人的力量強制洗腦,有幸被灌入對大人臣服的意志,所以我
    們必須讓身心都保持著淫亂放蕩的姿態,放棄身爲人的資格,成爲只知道讓服從
    主人,讓主人滿意的下賤的母畜。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一名青衣女子義正
    言辭的說道,仿佛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話語是多幺的淫蕩。
      剛剛的快感還十分清晰,現在卻只能感覺到無比饑渴。蜜屄瘙癢難耐,眼前
    的觸手又有著無窮的吸引力。但蕭炎還是把女孩的話完整的聽見去并牢記于心。
      服從……主人……
      「所以我們必須鍛煉自己,開發自己所有價值。小穴、肛門、嘴巴重點。
      你們已經通過了音樂與舞蹈的考驗,我期待你們的表現。從現在開始,你們
    就要不斷的進行各種性的訓練?,F在讓你們的前輩示范一下?!?br/>  頭部自己扭轉到一邊,蕭炎本來渾渾噩噩的精神再一次震驚到了。那個青衣
    女子正是熏兒!她還是和以前一樣,但美目中也沒有清明。她指示著一旁的女子。
      「哦哦哦~好深~啊~脹死了~啊~不愧是是主人大人~好厲害~啊~」
      嬌小玲瓏的身體滑嫩的如同小女孩一般的肌膚,卻有著飽滿的酥胸和翹翹的
    小屁股。以前古靈精怪的氣質蕩然無存。自己的親人蕭媚用下體吞吐著觸手,用
    玉手和小腳幫它們服務。她的媚骨配合著那張媚氣動人的臉,盡管不知道有沒有
    用還是在竭盡所能的誘惑觸手。
      而另一位親人蕭玉自己上下挺動著身體,用蜜穴套弄著觸手,用自己飽滿的
    胸部爲觸手做著乳交,并張開嫩唇含入觸手的前部。無法說話的蕭玉向上翻著的
    眼里已經沒有了一點神采,不知廉恥的侍奉著觸手,青絲散亂。她看起來已經累
    壞了,她那引以爲傲滿的修長玉腿不穩的抽動著,無力的小腿上還是大力繃的抽
    筋一般抖動著,可愛的腳趾彎曲著逗弄著觸手的前端,她還在努力的給觸手做著
    足交,讓它噴射的白色粘液沾滿自己的雪腿。
      而后面的女子一頭銀發飄動,妙曼的身姿凹凸有致,嬌軀激烈起伏著,精致
    的俏臉媚氣十足。雪白的雙峰被觸手用力的拉扯著,兩眼上翻露出大片眼白,大
    大張著嘴吐露著嫵媚的呻吟,口水順著嘴角止不住流下。便是往日冷淡的冰山美
    女韓月。
      再過去是她的妹妹韓雪和更多蕭炎的紅顔知己……
      蕭炎已經無暇顧及她人了,當熏兒那一聲「現在開始」的口號響起,他就徹
    底沈淪在欲望的海洋里。他聽著不知道誰發出的嬌喘呻吟,不斷扭動著的赤裸嬌
    軀就像水里游動的魚。應該是察覺到即將到來的巔峰,軀體的動作愈發激烈起來,
    呻吟也一聲高過一聲。
      「唔啊啊啊~~」終于在一聲高昂的淫叫后,身體猛繃得筆直。一股蜜液從
    蜜穴中噴涌而出,凸起的乳間也不甘示弱的噴射出白色的乳汁,給空氣中更是散
    發著一股濃郁的奶香?! ∽阕銍娚淞撕脦追宙R。而在這期間,他又在觸手的刺
    激下連續高潮了好幾次。
      觸手不由分說的噴出粘稠的濃液,讓他感受到全身上下都已經被精液覆蓋了
    滿滿的一層。從各個部位往里灌,甚至流到肺部。再因爲嗆氣倒灌而出。
      「給我,我還要……」嘴里喃喃著什幺,蕭炎甚至無法決定這是誰的意志說
    出的話。
      …………………………
      「混蛋,你們想要干嘛?!」長著一對翅膀的女人激烈掙扎著,但關壓著她
    的人毫無反應。面無表情的把手中的丹藥強行喂進了她的嘴里?!缚瓤?,你們這
    群混蛋,我可是翼魔族的族長,你們給我吃了什幺啊,啊啊?。。?!」肉體上猛
    然涌出了強烈的刺激,滿含憤火的臉神色突然泛著情欲。
      「怎幺回事,你們給我,啊啊~ 你們無盡火域作爲大千世界三大煉丹機構,
    不是一直都啊啊啊啊……」語氣慢慢變軟,聲音在顫抖著?!笭懯茬?,爲什幺?。?!」
      無視身后牢籠里那域外邪族的哀嚎,蕭炎打量著眼前的地牢。這段時間來他
    倒是搞清楚了,自己會不定期的在隨即人物身上蘇醒,而且發現隨著熟練度的增
    加自己慢慢的可以控制蘇醒時的軀體。
      「你想獲得解放?好啊?!拱滓掳兹?,風華絕代的美女子云韻扭著自己豐滿
    的嬌軀,走到了那域外邪族面前,舔著嘴唇戲虐的說道。然后她伸出了自己的玉
    足踩在那域外邪族臉上,「那你可得讓我滿意才行啊。恩?!」眼中微微露出驚
    訝的神色,云韻用自己的腳趾勾住了什幺拉了出來。
      「哈哈哈,原來也是個小浪貨,這不是舔的很爽嗎?」原來她勾住的正是不
    斷舔著她的一條丁香小舌。那個有翼魔族的族長已經意亂情迷,她跪舔著云韻的
    腳乞求得到一點慰藉?!缚茨氵@幺乖,我就發發慈悲吧?!乖靖哔F的好似不食
    人間煙火的空靈氣質蕩然無存,云韻邪笑著讓下屬,已經是蕭炎現在的身體拖出
    一只野獸來。
      這里是關押域外邪族和各種奇珍異獸的地方。給他們喂下各種藥物,然后禁
    錮在牢籠里。等要用的時候在拖出去,進行各種改造的實驗。是的,改造的實驗。
      最后看了一眼被野獸侵犯著的有翼魔族,蕭炎跟著云韻離開了地牢。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件充滿了現代氣味的實驗室。
      在這段時間里蕭炎大致上也搞清楚了無盡火域現在的情況,有一只觸手怪恐
    怕占據了自己的身體,然后它控制住了自己的妻女,并借助她們進一步控制整個
    無盡火域。它的能力不怎幺樣,單純看戰斗力的話連至尊鏡的都可以秒殺它。
      但是它有著各種奇特能力,比如洗腦、肉體改造、發情等等。雖然對于無盡
    火域的大部分人來說只不過是暫時有效。但它通過被控制的煉丹師,不斷發行著
    各種藥物,有的可以加強控制,有的只是單純的春藥。
      蕭炎一開始見到的正是被洗腦的人帶著清醒的人去實驗新的丹藥。這樣不管
    她們的洗腦解除的有多快,都不再有了反抗能力。運氣壞的下場就是廣場上那些
    女子。
      之前摩訶天率領族人欲圖侵占無盡火域,但是不僅明面上被打退,暗地里更
    是給無盡火域打開了侵略摩訶族的缺口。短短數天里,幾個長老和族長便相繼隕
    落,只留軀體像自己的一樣被那該死的觸手怪占據。族內的更是被鎮壓,現在爲
    無盡火域提供了大把的奴隸和物資。就好像現在。
      「你們想干嘛,不要……」一名掙扎著的女子被強制塞進了一個肉囊里,她
    的尖叫在肉囊閉合后便沒有傳出來。此女乃是摩訶族族長之女,實力高達仙品,
    但現在不過只是試驗品之一罷了。
      伴隨著肉囊的閉合,黑白兩色的液體從左右注入,猶如陽陽交彙。很快就淹
    沒了里面的人影。那液體是從被汙染的摩訶陽陽瓶里流出的,對于一般天至尊都
    有著無比力量,對上摩訶族人,越強受到的影響就越大。所以現在已經不局限洗
    腦功效,而是試圖開發其他用途了。
      掩飾住自己的心情,蕭炎現在控制著身體,如果有什幺不同尋常的表現很快
    就會被發現,他需要更多情報,不能在這里功虧一簣。
      因爲并沒有需要在這做什幺,她們很快就離開了。經過廣場時中蕭炎還瞄過
    一眼廣場邊緣的場景,心里更加痛心無比。
      除了上一次所見之景外,這次在中間的大水球里還漂浮著一個仙女般的女子,
    但她面色潮紅,漆黑的瞳孔里只有濃濃的情欲,誘人紅唇不住張合著但卻無法發
    出任何聲音。她那纖細白嫩的手指此刻正插在自己的蜜穴之中瘋狂的抽動著,另
    一只則是不住的揉捏著自己的玉乳。那是小醫仙,因爲厄難毒體的特殊性,她被
    不停的喂下各種藥物,然后用自己的身體進行提純煉化,再提供體液派出。那水
    球不是別的,這是她自己的蜜水……
      小醫仙散發的氣味也有強烈的催情能力。慢慢的,蕭炎也感覺口干舌燥,忍
    不住把手伸向了自己,苦苦保留最后一絲神智下浪叫起來。痛快發泄一番后,他
    也只能繼續踏上前往下位面的路。
      在一方下位面,一座巍峨的宮殿內,這座宮殿的女王,是個容顔極爲的清麗,
    膚白如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孩。在白裙的包裹下,有著動人的曲線,她的柳眉
    顯得有著一絲英氣,明眸中,含著一絲威嚴,顧盼下,顯得頗有壓迫之氣。
      「是的,奴婢愿意將自己的一切獻給主人?!怪徊贿^現在這名女子一名白裙
    倩影,千嬌百媚的跪在地上??斩吹难凵?、機械的聲音。與其說是女王,不如說
    是人偶??粗鴦倓傔€在王座上的女王現在跪在王座下。蕭炎心里五味具雜。
      這里只是一個下位面,但她們卻來到這里進行侵略。
      「質量還行?!雇踝系呐⑤p笑道,年齡似乎并不大,一身淡綠的清雅裝
    束,身子雖然嬌小,不過卻是奇異的發育得較爲成熟,只不過看上去略微有些青
    澀而已。一張可愛的精致瓜子臉,猶如一個美麗的瓷娃娃一般,怯生生的模樣,
    如同那擔驚受怕的小兔子,讓得人心中不免有些憐惜的感覺。
      但看久了,就讓人覺得一股邪火直竄而出。女孩的清純之下,是情欲的誘惑,
    猶如一條美女蛇在嫵媚地扭動腰肢一般。讓人想把她壓在身下,肆意馳騁。
      「看著姐姐你這幺乖的份上,給你點小獎勵吧~ 看著我的眼睛?!骨嗔纵p輕
    的睜開眼睛,原本的' 碧蛇三花瞳' 現在變成了紫色。而和她對視的白衣女王嬌
    軀輕顫,本無表情的臉漸漸變得潮紅,空洞的眼神里倒映出情色的眼波。女王躺
    著地上扭動著自己凹凸有致的肉體。然后她把雙腿放開,將自己的私處暴露在無
    數雙眼睛下。又將手伸向下體,當自己的手指碰觸到蜜穴的時候,女王的身體顫
    抖起來。無師自通的用手指肆意揉捏、撫摸、玩弄著自己的蜜處。最后將一根手
    指隔著衣服插進了自己的蜜穴之中。
      「啊~」完全無法抵抗蜜穴所傳來的快感,女王不由的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接著她插進了第二根第三根手指。動作越來越熟練。但每每到處女膜都會變得輕
    柔。青鱗笑著從王座上起身,蹦蹦跳跳的來到女王面前,然后直接抬起了自己的
    腳用力踩了下去。
      「哦哦哦哦哦哦哦~ 」女王的蜜穴噴涌般的涌出大量蜜液,突破了衣服的阻
    隔,順著青鱗的腳不住滑落??峙率窃谇圜[一腳下體會到了第一次高潮。
      雙眼迷離的女王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自己的淫水沾濕,使里面的肌
    膚若隱若現。隨著急促的呼吸慢慢平穩,雙眼竟也恢複了以往的色彩。但她卻不
    顧身上的水澤,玉手拉住束著小蠻腰的紫色腰帶,輕輕一抖。只見得那華麗的衣
    裙,竟是在此時盡數的滑落下來,那猶如白玉般的嬌軀,微微顫抖著,猶如被剝
    光的小羊羔一般。
      她跪伏在青鱗的身前,長發披散,光潔的玉背與那翹臀之間,形成了一道驚
    心動魄的曲線弧度?!父兄x青鱗大人點化,小女子白素素愿終身爲奴,奉上自己
    的所有?!?br/>  蕭炎不禁握拳,他確實親手把這些下位面的女子變成奴畜。而在現在的無盡
    火域里,失去價值的或沒有太大價值的,通通會由精明能干的「金之女皇」
      雅妃張羅,賣給各個勢力謀取最大的利益。而還不知道自己今后命運,可能
    哪怕知道也不會反抗的她只是跪伏在牧塵的面前,乖巧的模樣,猶如任人宰割的
    小羊羔一般,白玉般的嬌軀,在燈光下,散發著令人迷醉的光澤。
      …………………………………………
      「已經發現了嗎……不,我會輾轉多副肉體就是你搞的鬼吧?!故捬子悬c絕
    望的說道。
      在他眼前,他高坐在王座上。蕭薰兒在王座旁正輕撫著素琴。在他后面,妖
    嬈嫵媚的美杜莎女王彩鱗扭動著蛇般的嬌軀,意亂情迷的抱著他的身軀撫摸著,
    半解衣衫,用豐滿的乳房壓著他的背。在他胯下,嬌小清純可愛到了極點的小女
    孩紫妍歡快的吮吸著他的肉棒,然后緩緩變大,成爲一個有著一頭柔順紫色長發,
    扭動著豐滿肉體的女子,挺起自己挺翹的雙峰做著乳交。
      青鱗跪在他后面,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舌頭爲他做毒龍。而蕭家兩女蕭媚蕭
    玉一人捧著他的一只腳,一邊摩擦雙腿一邊一心的舔著。
      而在他面前,以小醫仙爲首的衆人踩著舞步,穿著仙女般飄柔的雪白勁裝。
    已經媚毒入骨的身軀散發出醉人的迷香,像只發情待操的母狗般風情萬種的表演
    著淫蕩的舞蹈。輕薄的衣料根本無法掩蓋住女子們誘人的身材,若隱若現的胴體
    反而更具誘惑力。
      她們圍繞著宮殿跳著舞,中間則是納蘭嫣然和云韻這對師徒在舞劍。這對師
    徒都是絕世美人,該凸的凸該翹的翹。而現在兩人相互舞著玉劍,抓住機會切開
    對方的衣服,露出下面的肌膚。更是迷人。
      而蕭炎痛苦的閉上了眼,這才開始通過靈魂感知身體,結果微微吃了一驚。
    自己這些時間來已經輾轉了不知道多少身體,但是和這具身體的美豔程度完全不
    在同一級別上。長發如銀河,璀璨奪目。容顔傾國傾城極爲的美麗,白皙的肌膚
    泛著瑩瑩玉光,紅潤小嘴微微翹起。
      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那一對清澈宛如琉璃般的雙眸,眸子純凈得宛如能夠直
    視人心,讓得每一個人看向那對眸子時,都是有些爲之迷醉。
      那如天鵝般優雅修長的脖頸,其下便是精致性感的鎖骨以及凸顯出飽滿弧度
    的胸前,再往下,則是曲線收攏,勾勒出了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身材宛如黃金
    般的完美比例。豐滿的玉乳,修長的大腿,渾圓的翹臀。令人感歎造物主的神奇
    ……
      這真是一個鍾天地靈氣般的女孩。盡管被以十分淫蕩的姿勢捆綁,依然散發
    著一股拒人千里的冰涼感。
      「這可是千萬年前號稱大千世界第一美人的洛神之軀。在捕獲她后人洛璃時,
    感覺到了洛河底的奇特氣息??墒遣徽撊绾螌ふ叶紱]有蹤跡,于是由我親自出手,
    終于從洛河里挖出了她的殘魂。于是我們將這縷殘魂融入你的魂魄,再借助洛河
    就是由她所化這點,將你的肉體放在洛河里以魂魄重修肉體之法,終于再現了上
    古第一美人?!雇踝系乃_口說道,言語間有一股自豪感。
      「這是我的身體?!你到底是誰?」蕭炎一時間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回到了自
    己的身體,這副連聲音的清澈如玉珠落銀盤般清脆動人的身體。